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东京引渡人 > 第一百四十二章 那黑岛樱呢?那小杏呢?
    “你是说,橘爱羽就是都市传说中的那个飞缘魔?”

    晚上的,两个大老爷们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

    由于一条榊是“员工”,而越前春树则也是主动要成为员工,所以他们就失去了客人的待遇,住在了员工房。

    还别说,不亏是大户人家的床,就算是给员工谁的都舒服无比,房间还很大,甚至应有尽有。

    应该是考虑到两个年轻人生活乐趣的问题,所以在房间中还配备了电脑以及游戏机,反正绝对不会无聊。

    只不过,心累身体更累了一天的二人洗完澡躺在床上后就不想动了。

    “嗯,不过我也不太确定,但是百分之八九十的几率是有的。”

    就在刚才,越前春树已经把那天和橘爱羽一切逛街的事情和自己的猜测全部告诉了一条榊。

    “有点麻烦啊。”

    “榊你打不过她吗?”

    “以前的话是打不过,现在倒是没什么问题。”一条榊搓了搓手,将空调调高了几度,“只不过按照你说的,我担心是有什么东西占据了橘爱羽的身体,万一它拿原来的橘同学威胁我,那怎么办?”

    “怎么办?”

    “鬼知道啊。”一条榊白了越前春树一眼,“唉......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先把这边的事情解决了,然后我还要去神户一趟,还有一件遗留的事情。”

    “为什么我感觉你的业务很繁忙啊?”

    “嗯,我也这么觉得。”

    “等等......”好像突然想起什么,越前春树一下子抱住了一条榊,“你处理事物?这栋宅子不会不干净吧?”

    一条榊把这家伙给扒开:“这宅子就算是有鬼也看不上你,放心就好了。”

    “对了,你的那个前不知道多少任的女友怎么样了?”

    “哦,你说夏子啊,还好吧,她跟父母撒了点慌,外加上雨中大叔在电话中解释,最后和原本打工的女仆餐厅串通,说是什么女仆进修,夏子的父母也是放下了心。”

    “那你的父母呢?”

    “我就更不用担心了,我直接说在外面和搞艺术短时间不回家,这就OK了。”

    “......为什么我感觉你不是亲生的?”

    “不,我们家这教育方式是放养。”

    “......”

    “算了,睡吧,明天还要扫大楼呢。”

    说着,一条榊把灯一关,眼睛一闭,被子一卷,安稳地进入梦乡。

    只能说这被子够大,深夜的时候两个人卷成了两条春卷还有多余的地方......

    第二天一早,真的如一条榊说的那样,他们被一位年纪比较大,但是严格的要死的老管家派去了扫大楼。

    扫完之后还不能休息,还要去进修礼仪课程,一条榊和越前春树觉得自己上课的时候都没有这么认真过。

    也许是沾了一条榊的福,也许是所有的执事都要上这些课,

    进修完礼仪课程之后还被留下来,各种老师轮流来,在一条榊和越前春树的面前晃来晃去,从礼仪到语言,再到一些商业课程和音乐美术鉴赏,甚至一条榊就不懂了。

    他丫的《园艺》是什么鬼?

    不过,当知道这里的随便一位女仆都是名校毕业,甚至随便拉出去一个都可以弹一首钢琴曲的时候,一条榊知道这是这位老管家不想自己拉低雨中家执事的水平......

    一条榊还好,因为有高于常人三倍的身体素质,也就是说记忆力和精力都是常人的三倍,所以这些课程一条榊学的很快,基本上都是当堂掌握。

    而越前春树就惨了,他每天晚上还要做功课,甚至他觉得自己高三备考的时候都不会这么累......更何况这还是暑假啊......

    不过在越前春树挑灯夜战的时候,一条榊也是在雨中往的默认下拿到了除了主宅外全部房间的钥匙,每天晚上一条榊都会去一个房间,利用鉴别眼看看是不是有什么线索。

    毕竟诅咒这种东西并不是说来就来的,需要有一定的媒介,更别说这种诅咒存在千年之久了,肯定是什么老物件。

    其实在一条榊手中的钥匙还有几把是专门收藏古董的,但问题是这几把钥匙对应的不是房间,而是楼阁......

    这几把自然是重中之重,但是一条榊没有直接就去,因为一条榊觉得去了也没用。

    在这千年以来难道雨中家就没有请过阴阳师吗?那些阴阳师就没有和自己有过同样的想法吗?这肯定是有的。

    所以自己还去干嘛,这不是浪费时间吗?

    所以一条榊觉得不能走寻常路,要从那些容易被人忽略的地方开始!

    每次回到房间都是凌晨两三点,把越前春树从书桌上抗回床上后,一条榊也是随即睡下,然后六点起来,继续新的一天......

    至于近藤夏子,一条榊和越前春树还以为女生会轻松一些,但还是好像更惨。

    近藤夏子和新来的那些名校毕业、面容姣好的女孩一起受着严格的训练,光光是顶着一碗水就不知道站了多久。

    这些天,除了那一天见了智代雪之外,一条榊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了,连雨中杏那个小妮子都没有见到。

    不过这也出于情理之中。

    而且说真的,那次见面之后,一条榊事后想想心里还有些虚。

    因为在那见面时,一条榊把自己的心意跟智代雪说了,其中也把对于上浅梦子的心意跟着智代雪说了,算是一种坦白。

    一条榊还以为对方会扬起琴月挠自己,结果女孩只是笑着问了一句:“那黑岛樱呢?”

    就在一条榊懵逼的时候,女孩又追问了一句:“那小杏呢?”

    这让一条榊直接愣在了原地,直到智代雪捂着嘴轻笑着和一条榊告别,他都没有回过神来。

    有时候在擦楼梯的时候想着全都要算了,但是看到那位园艺大叔手中的大剪刀,一条榊就打消了自己这可怕的想法。

    过了近两个星期,就在一条榊已经有了诅咒大致的方向的时候,

    那位“慈祥”的老管家领着走向了正在训练端茶倒水的一条榊和越前春树。

    “一条君、越前君,明天有一个宴会,家主想问三位是否有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