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东京引渡人 > 第一百七十一章 烧到了尽头
    “喂!榊......没事吗?榊?该起床了......”

    “汪汪......汪......”

    公寓门外,越前春树与他买的小秋田犬在叫喊着,房间中的一条榊迷迷糊糊睁开双眼,精神还是有些疲惫。

    打了个哈欠穿着睡衣打开门,头发乱糟糟的一条榊脸色虽然好了许多,但是仔细一看还是带着些许的疲惫以及肾虚......

    “榊,你昨晚不会真的被橘同学给......”

    走进客厅,越前春树看着一条榊枸杞泡山药,就算是越前春树这个日本人都知道这是补肾的食材......

    “应该只是被抽取了精气而已,我应该没有出轨。”一条榊摆了摆手、

    说真的,虽然心里是这么安慰着自己,但是一条榊还是有些慌,要是自己真的是被那什么了......

    “越前啊,你说,如果我真的那......什么了......雪和梦子会不会拿刀砍我啊。”

    “我觉得应该不会吧。”越前春树一本正经地说道,“当时我的女友知道我和不少前女友发生关系,她们都没怎么样。”

    “.......算了,这种事情就不该问你。”

    一条榊喝了一口自己泡的中药材,味道好像有点奇葩......

    “对了,橘爱羽家庭地址你查到了吗?”尽管一条榊在几个月以前曾经送过橘爱羽回家,但也只是送到公寓的公园外,并不知道门牌号。

    “查到了,不过榊,你真的要去吗?我觉得最好还是......”

    “还是什么?”一条榊摇了摇头,“应该来不及了,如果我不回东京还好,现在我是逃不走的,当然了,我肯定是要回来的。好了,把地址给我吧,今天你就带着你的秋田犬去泡妞吧,我洗簌一下就要出门了。”

    “榊!我也去!”

    “嗯?你确定?你的身体素质可不如我,要是被榨干了,先不说执纪小姐会不会骂我,光是近藤学姐就要哭死了。”

    “诶?关近藤什么事情?”

    一条榊白了越前春树一眼:“你这家伙什么时候比我还迟钝了?还是你装作不知道?近藤学姐还喜欢着你啊。”

    “哈?我?”越前春树指着自己,一副“我这个渣男有什么好喜欢”的表情让一条榊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没错,就是你,所以,越前,别作死了,你这家伙是不知道我多羡慕你有普通的高中日常啊。”

    一条榊拍了拍的越前春树的肩膀,就要去换衣服。

    “等等!一条!我还是不放心你!如果执纪知道我让你一个人涉险的话,我会被执纪瞧不起的!”

    最终,越前春树还是挡在了一条榊的去路。

    “谁说你陪我去就才算是帮我了?”

    “嗯?”

    “我手上有个电话,是我之前去冰川神社的时候临时认识的人,麻烦你和他帮我查一点事情了。”

    说着,一条榊从睡衣口袋中递出一张纸条。

    接过纸条,越前春树更懵逼了:“临时认识的人?冰川神社?那地方不是用来的求姻缘的吗?”

    ......

    太阳当空照,按照越前春树给的地址,一条榊再次往橘爱羽的家中走去。

    说真的,一条榊要不是觉得自己的身体素质是常人的三倍,要不然一条榊觉得自己得躺在床上修养大半个月。

    同样的,经过那天晚上之后,一条榊深刻的明白了自己和橘爱羽,不,应该说是和泷水岚的差距。

    反正正常对拼,自己就算是有鬼切和神道无念流,那估计也可能打不过,那天晚上不明不白的晕倒,然后被春树捡尸就是最好的例子。

    不过,那天晚上泷水岚明明可以杀自己,可是却没有下手,这是为什么?

    是杀不了我,还是不想杀我?亦或者说她是在戏弄着我,就像猫捉老鼠一样,等到玩够了再一口吞掉?

    不仅仅是这些,泷水岚所说的“了解橘爱羽”到底是指的哪方面?又是什么叫做“她是否有真正的活过”?

    深呼吸一口气,调解脑海中思绪,不知不觉,一条榊已经发现自己来到了小区公寓的大门外。

    “既然我没死,那就再作死一次吧。”

    搓了搓手,一条榊登记来访记录后走进公寓大门,按照越前春树所给的地址,很快,一条榊便到了橘爱羽的家门前。

    橘爱羽的家是那种公寓的套房,房门的装饰都采取的是统一的样式,并没有什么的不同,而按照越前春树的资料调查,橘爱是单亲家庭,一直和母亲生活着。

    至于她的父亲,那就是一条榊拜托他们去调查的事情之一,至于怎么调查,凭借着俩个高中生能调查出什么呢?所以一条榊让他们可以去找上浅家和雨中家的有关公司的帮忙。

    对于找哪家公司,一条榊就不知道了,毕竟自己才穿越来没多久,而且上浅财团和雨中财团的下属公司那么多,但他们应该比较了解......

    按响门铃,门铃声在客厅中回荡,隐隐传了出来,门铃声飘荡后停下,却没有丝毫的动静。

    按下第二遍门铃,依旧如此。

    而就在一条榊要按下第三遍门铃的时候,从门的那边隐隐传来脚步声,房门把锁缓缓转动着。

    一位妇人,很普通的妇人。

    穿着简单朴素的家居服,梳着简单的单马尾,可是岁月在她的脸上留下了不少的痕迹,微微凹陷的眼瞳有些许的发黑,杂乱的头发几根几根的凸起。

    好像,在她的眼中,一条榊看不到任何一点的生机。

    “请问你是?”

    “夫人你好,我叫一条榊,就读于水崎私立高中,和您的女儿是一个班级,我有一本书在您的女儿这边,最近需要使用,冒昧来访,还请见谅。”

    “没事......你进来拿吧。”

    “打扰了。”

    一条榊眯眼一笑,在玄关,一条榊换好鞋。

    走进客厅,电视在放着日本的综艺节目,很多东西都是那么的整齐干净,但是客厅之中却给人一种还不如杂乱的死寂。

    “爱羽的房间就在里面,一条同学自己进去拿就好了。”

    “诶?这样是不是不太好.......橘同学她不在家吗?”

    “不在。”

    “那......”

    就在一条榊想要委婉追问下去的时候,一张照片让一条榊眼瞳微微收缩。

    照片中的女孩穿着连衣长裙,清秀美丽。

    照片之前,插着几根祭拜的香,已经烧到了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