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东京引渡人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呐......榊君......
    “我一个人吃真的没关系吗?”

    “嗯,没关系的。”

    “那我吃了啊。”

    “嗯。”

    “我开动啦。”

    双手合十之后,一条榊在女孩的注视下缓缓地吃了一口女孩做的简单早餐。

    由于女孩是灵体状态,所以做这份早餐的时候是女孩进入到一条榊的身体中做的。

    “榊君觉得怎么样呢?”

    看着一条榊大口大口吃着自己做的早餐,女孩眼眸之中带着些许的紧张,纤手不由紧捏着裙摆。

    尽管对方吃的很香,可是却还是担心不合他的胃口。

    “嗯,很好吃,不愧是我的身体,果然做什么都那么厉害呢。”

    “嘛.....榊君......”原本有些惊喜的女孩幽怨地看了一条榊一眼,委屈的眼眸俏皮可爱。

    “哈哈哈,抱歉,开玩笑的,要是真的让我自己做的话,估计就烤面包还挺在行的。”

    疯卷残云将景点的日式早餐吃完,一条榊再次双手合十感谢之后拉着女孩的手就要出门。

    “好了,我们走吧。”

    “诶?可是榊君,还没有收拾呢。”

    “没事没事,等.......等等就要赶不上车了。”

    一条榊本来想说等“我们回来收拾”,可是,还有“等我们回来”吗?

    昨天晚上泷水岚因为害怕橘爱羽夺回意识之后一条榊会趁机将自己杀死,那把刀她知道是有这种力量的,所以寄宿在橘爱羽灵魂中的泷水岚已经逃离。

    没有了泷水岚的力量的维持,橘爱羽不是怨灵,尽管她的执念要比普通的灵强,可是能强到哪里去?现在的她就像井上执纪一样,灵体在缓缓的消逝,这一天的某一刻,终将完全的消散在人间。

    细心的女孩察觉到一条榊的自责,微笑地走近他,轻轻将他的眉角的抚平,正如同昨晚他抚平自己的眉角一般:

    “榊君不用着急的,其实那一天她和榊君去约会的时候,虽然不太亲切,但是还是有一些感觉的,所以说,其实榊君已经和我约会过了,现在,榊君能够陪着我,我已经很满足了。”

    “那算什么约会。”

    一条榊弹了弹女孩的额头。

    “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丢下手机,一条榊撑伞将女孩拉出......

    ......

    “小伙子去哪啊?”

    “川越冰川神社。”

    “诶?小伙子一个人去吗?”

    “怎么会?还有我女朋友呢。”

    “女朋友?”

    “当然。”

    打上的士,报了地址之后,司机往川越驶去。

    或许这位司机大哥实在是太无聊了,想要找人聊聊天。

    可是看着这位客人一直在后面自言自语,还有说有笑的,这位司机大哥不由头冒冷汗,外加上那哥们说的的女朋友,吓得这位司机大哥一句话都不敢说,心想这个哥们是不是不正常。

    早上还未到八点,司机在冰川神社的停车场停下。

    就在一条榊付完钱,这位司机大哥赶紧想跑路的时候,一条榊爽朗一笑:

    “司机大叔,我的女朋友说麻烦您了,不好意思吓到您了,十分抱歉。”

    说罢,一条榊也不等对方回应,撑着遮阳伞往神社走去。

    阳光之下,树叶缓缓飘落,看着这个身形修长男子撑着斜向另一边的蓝伞。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仿佛在这个男生的身边,一位身形纤柔的女孩与他并肩而行,含首轻笑。

    穿过鸟居,一人遮伞的一条榊引得周围人的注意,不过对于这些视线,一条榊都是没有一点的在意。

    夏季,夏风的纤手轻轻撩拨着神社内风铃,清脆悦耳的响声飘荡在神社中,没有一点的嘈杂,反而像是一曲曲夏风演奏的曲目。

    走到看到放人形流的地方。要想自己放人行流,需要先投100日元。

    放下200日元,

    从小箱子里拿出两张纸人形,一条榊对人纸型吹三口气,女孩也是俏皮的对着一条榊举到面前的人型纸吹了三口齐,然后对着自己病痛的地方摸一摸,然后唱着「祓えたまえ、清よえたまえ」,相当于拔除之间。

    把纸人型放到水里,只要漂过下游的绳子就算成功,一条榊很快就沉了下来,反而女孩的飘得好远好远,开心的跳跃起来。

    一条榊很是“失落”,女孩有些不知所措地安慰着他,可是那隐藏不住的坏坏的笑容让女孩生气地嘟起小嘴,好些时候都不说话,最后一条榊不停地抱歉,女孩才展开颜笑。

    走到抽签的地方,冰川神社抽签也不走寻常路,不用抽也不用选,是用钓的。

    手拿钓竿,绑好假饵,投完钱后就可以钓到属于自己的金目鲷了,一条榊每次都能钓到,借助着一条榊的身体,女孩却每次都手抖,看着女孩失落的小模样,一条榊在一旁笑也不是,不笑的话,好像憋得挺难过的。

    冰川神社每日还会限量送20个姻缘石,一早由巫女在神社內捡石头加持祈求后,用白网包好,就成了姻缘石,早上八点开始派发。

    已经算好时间的一条榊时间一到就立刻去排队,果不其然,当一条身排上队的一瞬间,二十人就已经排满了。

    看着一条榊手中“抢”姻缘石,女孩更是开心地笑着,仿佛比一条榊还要开心。

    买完小樱花御守,巫女亲自祈福摇铃,走过风铃走廊,悦耳铃声清脆声响,走过神社后面的冰川桥,树叶碧绿清美。

    神社不大,尽管一条榊放慢了许多许多的脚步,可是正午刚过,终究是走到了尽头。

    石子路上,林间小道,游客们越来越多,情侣们来来往往,他手中的伞越握越紧......

    终究,女孩还是停下了脚步,尽管面色从容,可是心思早已经不在游玩之中的他直至走出了近五米远,他才发现,女孩已经不在伞下。

    转过身,女孩纤纤而立,阳光之下,身影愈发的淡薄......

    一条榊深呼一口气,尽量使语气如常:“是玩累了吗?那我们休息......”

    “呐......榊君......”

    未等一条榊话语落地,女孩微微侧头如水一笑:

    “榊君......

    我要走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