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东京引渡人 > 第一百八十九章 一个女子?
    “川越小姐,这花纹有什么来历吗?”

    神社男性神职人员称为神侍,衣服大致由冠、袍、袴等组成。

    冰川神社的神侍服装上身全白,下身是没有花纹的水蓝色。

    对于这些,一条榊事先也是有所了解,毕竟自己也是要兼职。

    但是当一条榊看到白色净袍的衣领上用白色偏灰丝线绣的紫阳花花纹的时候,一条榊心神微凝。

    不由间,一条榊想起了当时爱羽还被泷水岚控制的时候她所穿的衣服。

    在爱羽,应该说是在泷水岚所传的衣服上,无论是夏季的女式清凉T恤还是白泽短裙,都有紫阳花的小小图样,就连发饰都是紫兰花的样式。

    现在女孩给自己做的衣服之上也缝有紫阳花。

    这是巧合吗?

    “榊君是说衣领上的紫阳花吗?”被人提起衣服上的花纹,川越墨离小脑袋轻轻低下,看起来有些小小的害羞,“我还以为榊君发现不了呢。”

    “川越小姐喜欢紫阳花吗?”

    “嗯,算是喜欢吧,不过,也不算那么喜欢,其实我最喜欢的还是冬樱。”

    “那川越小姐为什么不缝制冬樱呢?”

    “这个......其实......”

    说着,女孩靠近一条榊,二人的距离不到半个身位,甚至女孩再往前那么一厘米,她那发育完好的地方就可以碰到一条榊的上身。

    一条榊下意识想要后退几步,可是看着女孩纯澈的眼神,一条榊知道自己肯定对方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果不其然,女孩转过了身子,将马尾轻轻扬起,露出白皙的后颈。

    “川越小姐这是?”

    “诶?榊君没有注意到吗?我的衣领上也有紫阳花哦。”背对着一条榊的女孩纯真地说道,完全不知道她现在的这个动作对男性的杀伤力有多大,谁还会看她的衣领呀......

    一条榊为自己肮脏的心思狠狠地谴责了自己,注意力集中到女孩的衣领上,确实是有用细线绣好的紫阳花的图样,小巧而又清丽,只不过相比于一条榊的灰白色,女孩衣领上的紫阳花图样用的是粉白绣成。

    放下马尾,女孩再次转过了身:

    “其实,我也是挺想绣冬樱的,但是......也是没办法的事吧,因为从很早以前开始,无论是冰川神社的巫女服还是神侍服,都是有绣上紫阳花的。

    由于我比较喜欢服饰,所以巫女服和父亲的神主服都是我一个人做的,我就把紫阳花秀在衣领上了。

    我还是第一次给男生做神侍服,也不知道一条君会不会觉得衣服上有花会觉得为难,但是传统不能断,所以我就用灰白色的细线了。

    果然......一条君不喜欢吗?”

    “不,不是,虽然不说很喜欢紫阳花,但是也不讨厌,而且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给我做衣服......不是......我的意思是我第一次穿定制的衣服,所以更就讨厌不起来了。”

    一条榊感觉自己差点又要说错什么暧昧的话了,赶紧改口。

    “不过,关于这个传统的详细,川越小姐能够告诉我吗?”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好像听母亲大人说过,是祖先为了纪念一个女子。”

    “一个女子?”

    “嗯,这个女子好像很喜欢紫阳花,然后在那之后,神社的每一代的巫女与神侍的衣服上都绣有紫阳花。”

    “那个喜欢紫阳花的女子,是川越小姐的祖先?”

    “不知道,不过榊君可以问一问父亲大人。”

    “我知道了,感谢川越小姐告诉我这些以及川越小姐的衣服,关于衣服的费用......”一条榊放下衣服从口袋中掏出钱包。

    “不用的,这是我应该做的,算是工作的制服,不能收钱的。”

    “如果一般的制服还好,哪有定制的制服的。”

    “真的不用,如果一条君硬是要给我的话,那我就生气了!”女孩看了看放在桌案上的衣服,一把把衣服抱在了怀里,“榊君要是硬要给我钱的话,那我就不给榊君衣服了!”

    刚把手探进钱包的一条榊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看得出来,这个女孩是真的有些生气了。

    最终,一条榊只能将钱包放进口袋,然后再跟女孩道错,可是女孩还是抱着衣服扭过了小脑袋,一副“我还在生气”的纯真可爱。

    不过在一条榊假扮了几个鬼脸之后,以及答应就在这里试衣服之后,女孩才开心地把衣服递给一条榊。

    试穿好衣服之后,一切都很合身。

    “一条君要把衣服带回去还是放在这里,如果放在这里的话,以后来的时候可以直接换,就不用那么麻烦了。”

    为一条榊叠好衣服后,川越墨离问道。

    “那就放在神社了吧,麻烦川越小姐了。”穿好外套,看了看时间,“那川越小姐,我就不打扰了,先回去了。”

    “嗯,我送送一条君吧。”

    “其实不......好吧......麻烦川越小姐了。”

    看着川越墨离如水般清澈的眼眸,一条榊发现自己竟然拒绝不了。

    穿过神社,再次走到鸟居前,一路上,二人只是互相聊着无关紧要的问题,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条榊总感觉女孩好像有些心不在焉的,有什么事情要跟自己说,但就是没有下好决心。

    一条榊故意放慢了步伐,可是直到鸟居外,女孩还是低着头,纤手捏着袖口,久久的都没有下定好决心。

    “川越小姐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如果没有的话……那我可要走了哈……”

    看着所有心思都写在脸上的女孩,一条榊不禁一笑。

    “没……没什么……”

    抬起螓首,女孩摇了摇头,小马尾可爱地在脑后甩来甩去。

    “那下次再见啦。”

    与川越墨离鞠躬告别后,一条榊往山下走去。

    而就在一条榊走下三层台阶时,女孩终于是开口:

    “一条君……记得一个小女孩吗……”

    “小女孩?川越小姐指的是?”

    “没……没什么……一条君再见……”

    未等一条榊追问,女孩转身跑进神社,染红的树叶片片落在女孩的身边,与女孩的脸颊颜色一般……一样的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