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东京引渡人 > 第二百零五章 如果说不是呢?
    “春树,这就是我们村子里的高中了,其实......真的没有什么好看的。”

    将越前春树带到檀香村的唯一的中学前,长洲绮罗有些感觉难为情,应该是觉得这座“破烂的学校”会降低越前春树对自己的印象。

    “不不不,其实绮罗的学校很棒,校服也很好看。”越前春树微笑地说道。

    看着来来往往的学生,其中有初中生,也有高中生,校服采用的是比较古式的水手服,系着水手结的那种,裙子基本莫及到小腿。

    越前春树觉得这应该是檀香村这个所中学校服最初的样式,至于将裙摆直接改短到还达不到膝盖长度的长洲绮罗,算是比较少的一部分了。

    “我这样进去真的没什么问题吗?”

    看着门口的检查人员,越前春树问道。

    “没问题的,我们学习的风纪委员是我堂姐,别看她现在斯斯文的,其实生活中她的妆还是我帮她画的。”

    “堂姐?风纪委员不是那个男生吗?”在门口检查的一共有四个人,其中一看就是老大的是站在最前面的俩个。

    “不是,不过那个人喜欢我。”话语刚落,长洲绮罗赶紧摆手,“但是春树别误会,那个人被我拒绝了!一点关系都没有的!”

    “我当然没有误会什么。”越前春树如同春风般地“渣男”一笑,“那我们进去吧。”

    “嗯......”

    走进檀香村中学,经过长洲绮罗的介绍和越前春树多年渣男磨炼而成的沟通方式,越前春树只是和长洲绮罗以及她的堂姐聊了几句,就引得这位堂姐嫣然一笑,甚至还有种眉目传情的意味。

    同样的,从昨天就对越前春树有好感的长洲绮罗醋味越来越越浓厚

    要不是越前春树察觉不妙及时收手,甚至感觉有种要引发出修罗场的迹象。

    “看来还是榊厉害,脚踏四条船都不会翻,改天讨榊问问开后宫的秘诀。”

    越前春树心里想着,挥手朝着面犯桃花的风纪委员和黑的像炭的风纪委员副会长告别。

    檀香村中学包括着国中和高中,国中和高中每个年级都有两个班,一共十二个班。

    虽然学校人数不多,但是设施还算是比较齐全,一些实验室的设备虽然比较老旧,不过也已经满足教学要求了。体育课的话无论是篮球场还是足球场都有,不过基本上也就只有这两项运动。

    但是作为一个热爱棒球的国家,就算是在檀香村中学,学校后面也有一个棒球场。

    这个棒球场似乎是学生自主搭建的,没有体育老师,不作为上课使用。

    委婉拒绝了长洲绮罗一起逛校园的请求,背着借口说是“竹刀”的名刀鬼切,在午休的时候,越前春树往学校不停地转悠着。

    学校是最好的八卦地点,更是消息的汇聚中心,这是越前春树最为深刻的道理。

    尤其是檀香村这段时间以来,“诅咒”的事情肯定是深入人心,无论是谁,都肯定会交谈。

    果不其然,就在越前刚走到食堂的时候,在一桌已经谈论了起来,越前春树赶紧买了碗汤面,再买了几瓶饮料,坐在了他们的身边,加入他们的对话。

    “同学,你也觉得我们村的最近那些事情是诅咒吗?”

    越前春树极为自然地将饮料推到三人的身边。

    “诶?同学?以前没见过你啊。”

    “哦,我的表妹在读高一,我是来看看表妹的。”

    “那同学,你真的不该现在来。”衣着整齐的男子接过饮料,低声说道,“同学你知道吗?最近村子一直在死人,受到诅咒了。”

    “什么诅咒,同学你可别吓我啊。”越前春树摆了摆手,“我可是相信科学。”

    “唉......怎么跟你说呢,反正这种事情玄乎。”

    “而且啊......”另一个寸头男生靠近越前春树,低声说道,“同学你可能不知道,如果是晚上,千万别一个人在外面走。”

    越前春树笑道:“还会遇到鬼不成?”

    另外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同时陷入了沉默。

    越前春树吸着饮料的嘴也是停了下来:“不会是真的吧......”

    “反正同学,你晚上千万别走夜路,前几天我听说有人在路上走着走着就遇到了刚死去不久的人。”

    “不仅是这样,还有啊,你知道吗?就上村一家,孙女和她的奶奶生活在一起的上村家,他们家的那位老婆婆不是死了吗?结果在那位老婆婆死去的第五天,有人看到那位老婆婆在敲自己家的房门。”

    “真的假的?”

    “谁知道呢?反正那个人吓跑了,而就在这位老婆婆去敲自己房门后没几天,那个老婆婆的孙女也得病死了。”

    “得病?具体是什么病?会不会是传染病?”听着这对方的话,越前春树后背已经有些发凉。

    “有可能,但是由乃医生说她身体本来就不爱好,外加上失去亲人,身心憔悴,得了一种比较严重的感冒,没有来得及进医院,才离世的。”

    “不会吧,可是好像因为这种感冒死的,不只是那一人啊,会不会由乃医生在隐瞒什么?”

    “谁知道呢?”

    “我说啊......”

    听着身边那个男生的交谈,越前春树已经没有心情吃面了,而盒中的饮料也是被自己不知不觉地吸完。

    感觉得不到什么情报了,越前春树离开位置,继续去找其他人看看能不能打听出什么消息。

    午休结束,越前春树也感觉了解的差不多了,向长洲绮罗告别之后往住所走去。

    “呦,你好。”

    就当越前春树走到一半,刚好路过一片稻田时,一个男子挡住了越前春树的去路。

    “你好,请问,你是来自东京的越前先生吗?”

    “如果说不是呢?”

    看着对方红色的眼睛,越前春树头脑冷汗,下意识紧握住鬼切,悄然解开了白布,剑柄露了出来。

    檀香村唯一的寺庙之中,一条榊与下野主持继续交谈着,而就在一条榊要问一个关键问题时,在一条榊的口袋中,手机震动缓缓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