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东京引渡人 > 第二百零八章 您愿意做我的朋友吗?
    “下野先生,您在书中所写的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存在呢?”

    身穿紫色长裙、如同洋娃娃般精致的跪坐在下野秋的面前,空洞的眼神注视着下野秋,如同深渊般凝视着你。

    “书只不过是书,书中的人物也永远只不过是书中的角色而已。”檀香村寺庙主持下野秋摇了摇头淡然道,神色极为平静。

    “可是每当人看到这一个又一个故事,总会不由自主地把自己代入进去,这才是书籍的魅力,不是吗?下野主持,您说呢?”

    偏过头,女孩轻轻一笑,两侧的尖牙可爱但是却给人一种不妙的危险。

    “书中的女孩很可怜呢,没有朋友,没有家人,没有喜欢的人,她好想好想见到阳光,可是,这一切对她来说,只不过是奢侈无比的东西,她只不过是想要朋友而已,可是又有谁会做她的朋友呢。”

    不知什么时候,女孩已经从下野面前的位置消失,等下野秋再次回过神来时,女孩趴在了下野秋坐得笔直的后背上。

    轻轻踮起穿着白色的袜子的小脚,女孩纤细的胳膊抱在下叶秋的脖子上。

    划过脸颊的发丝曲卷于下野秋的肩头,女孩近乎于贴着下野秋的耳边。

    女孩小嘴微张,对着下野秋的耳边轻声而语,声音好听,但是语风确实如同寒风一般刺耳,似乎没有一点点的温度:“下野先生,您愿意做我的朋友吗?”

    女孩纤手拂过下野秋的脖子,仿佛只要一小口,殷红的鲜血就会从男子的脖子上缓缓流淌而下。

    ......

    “这真的只是一个小村子的医院?!这也太......太豪华了吧......”

    沿着公路,再绕过那个大城堡的建筑,一条榊和越前春树来到了写着【宫原医院】几个大字的大门前。

    不仅是越前春树,就连一条榊看到这家医院的时候都大吃一惊。

    一条榊还以为檀香村的医院不过是一间诊所,但是没想到这家医院竟然建在一个庄园中。

    庄园内有花有草,石子小路与小亭子相得益彰,环境极其优美,就差一个人工喷泉就可以成为一个华丽的度加村了。

    在庄园的中心,是一栋楼阁,有一点像是民宅,但是看到来来往往的护士小姐,一条榊和越前春树知道应该是医院大楼了。

    因为是医院,自然不可能关庄园的大门,一条榊迈入庄园,越前春树自然也是跟了进去。

    走进大楼,里面的布局和城市中的一些比较大的诊所相似,医院虽大,但是也没有什么明确的科室,而医院中的医生一共有三人。

    院长名为宫原和也,是三个医生中的其中一人,挂好院长的号之后,一条榊就耐心地坐在椅子上等着,很快,一名抱着小本本的护士小姐走出来对一条榊微微鞠躬,带领着一条榊进去。

    “一条君你好。”

    “宫原医生你好。”

    走进会诊室,护士小姐坐在院长宫原和也的身边,在宫原和也的示意下,一条榊坐在宫原和也的面前。

    脸色微白,黑眼圈有些重,眼眶也有些红,尽管是保持着微笑,可是每次拿起东西时都会莫名的用力,这表示面前的这位宫原医生十分的劳累某件事,可是却又没有好,心中有些许的不耐烦。

    这种不耐烦就像是仿佛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自己去做,但是自己必须要把现在的事情给做好,强行压抑着一样。

    “一条君有哪里不舒服的吗?”

    翻开文件夹拿起笔,宫原和也微笑地问道。

    “有些头疼,一开始还好,不过越来越感觉身体有些虚弱,好像是有些感冒,但总感觉也不像。”

    一条榊缓慢地说道,尽量使自己看起来像是生病。

    “一条君可能是着凉了,毕竟冬天到了......”

    “应该是吧......咳咳咳......”一条榊握拳咳嗽了几声,“宫原先生,其实我是来檀香村参观的,应该是当时我在外面闲逛的太久了,着了寒,不过......那个城堡真的是大啊......城堡的主人也人热情呢。”

    “什么!你去了那个城堡了吗?”

    一条榊话语刚落,宫原和也突然拍桌站起身,眼神中充满了着急与担心,就连身边的护士小姐都吓了一跳。

    “怎么了吗?”一条榊有些有些“担心”地看着宫原和也,“医生,难道那栋城堡有什么问题吗?”

    “不......不是......抱歉,是我失礼了。”

    重新坐回椅子上,宫原和也强行冷静下来,不过在他的额角,一条榊察觉有冷汗冒出。

    “一条君,对于您的病情,我觉得可能会演发成流行性感冒,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您能够住院接受治疗。”

    “因为感冒住院?”

    “这是我的建议,还请您认真考虑。”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听医生的了,哦,对了,宫原医生,其实我还有一个地方长了点东西,也麻烦您了。”

    “长在什么部位呢?”

    “这个......”一条榊余光看向了身边的护士小姐。

    “哦,小川,麻烦你出去一下吧。”

    “好的,宫原医生。”

    护士小姐也会明白自己需要回避,抱着文件夹走了出去。

    “好了一条君,现在可以让我诊治了。”

    “抱歉,宫原医生,其实我没有生病,健康状态挺好的,虽然面色有些憔悴,不过也是因为睡得少。”

    “嗯?一条君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

    一条榊站起身,话说到一半,不过手刀已经砍在了宫原和也的脖子上。

    将晕倒即将倒地的宫原和也扶起,让他趴在桌子上,一条榊就开始使用着鉴别眼查找着这件诊断室的资料。

    五分钟之后,在鉴别眼的识别之下,一条榊顺利找到了《20XX年X月始死者记录》的文件夹。

    将文件夹中的文件全部拍进手机中,一条榊直接从三楼的窗户上往下跳。

    落在后院安稳落地,再给越前春树发一句“可以了”,一条榊从后院翻墙而出。

    十五分钟后,当越前春树在约定好的便利店找到一条榊时,一条榊正用力地抹脸。

    在他的身边,亮着的手机屏幕正显示着死者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