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东京引渡人 > 第二百一十一章 抱歉,我有......
    夜黑风高月,不仅适合杀人放火,还有些适合......挖坟......

    在檀香村后的一片的坟场中,按照鉴别眼的提示下,一条榊找到了春野次郎的坟墓。

    村子里的坟墓都是那种土丘类型的,并没有用石头搭砌,挖起来也比较方便,应该是村子里的人觉得没有谁会去挖坟……

    在心中告罪一声后,一条榊就开始扬起铁铲挖。

    “春野先生,不要找我啊,我只不过是帮凶而已,要找就找一条榊啊,是他让我挖您的坟的啊......”

    看着一条榊不停地扬起泥土,越前春树再三祈祷后也是紧紧神,勒紧裤腰带然后就和一条榊一阵挖。

    其实当道路堵塞尤其是村中信号消失的时候,一条榊已经觉得自己的猜想差不多了,但是一条榊挖坟不仅仅是要确定自己的猜想万无一失,更是要让村民们相信尸鬼的存在。

    如果不出意外,在疏通通往外界的那条唯一道路的时候,这个村庄所有的人包括自己,肯定全部都得死,接下来尸鬼出现的速度将是爆发性。

    单靠自己一个人的话,光光对方那些身体素质高于常人四倍的特殊尸鬼都有些吃力了,更别说一个人保护整个村子。

    说实在的,一条榊也觉得自己根本不可能一个人保护村子里所有人。

    所以一条榊觉得自己能做的,那就是揭穿尸鬼的存在,让村子里所有人对行动起来,毕竟那种身体素质异于常人、恢复力极强的尸鬼毕竟在少数,而多数只不过是普通尸鬼而已。

    普通尸鬼的话,只要彻底的击毁大脑或者是刺穿心脏,或许就能够消灭。

    但是,如果想全村人揭示的话,很有可能陷入另外的问题。

    尸鬼是生前之人转化而来,除了没有生命体征、不能在阳光下行走、需要吸血,他们和常人有什么区别?

    当面对自己的亲人的时候,当自己的亲人跪地求饶的时候,檀香村的村民们是否下的了手?

    而也正是因为自己的亲人,难道那些尸鬼在被灭杀的时候,就不会有人私自将尸鬼藏在家中吗?这又怎么办?

    就算是所有人真的为了生存终于是选择“大义灭亲”,可是,当一个人连自己的亲人都亲自送葬的话,其中的一些村民人性会不会扭曲?

    人是比野兽还恐怖的生物,但是大多数人的心中都有一道枷锁,这道枷锁狠狠地锁住了人的欲望与邪念。

    而当这道枷锁被自己亲自斩断的时候,那人将会比野兽还恐怖。

    到时候,那些心已经扭曲的人,已经不能称为人了,他们会沉浸在杀戮中,甚至会趁乱杀死平日与自己不和的人!

    可是,现在自己还有选择吗?

    面对一个异常的尸鬼,自己已经有些吃力,而且对方保底有两个,那两个就算是和自己勉强战为平手,那剩余的尸鬼会只是在一旁看着热闹吗?

    自己不可能拿着鬼切直接冲进城堡,将所有人尸鬼杀干净。

    自己也不可能把隐藏着的尸鬼全部找出来。

    已经没有选择了,自己能做的,只有交给那些村民们选择。

    “榊!”

    当越前春树最后一铲子挖上去的身后,铁铲碰到了木材碰撞发出的声响传遍空寂的山林。

    “春树,让开!”

    丢下铁铲,一条榊跳下土坑,将棺材上所有泥土全部拍去,用力一抬,掀起棺盖。

    果不其然,棺材中......空空如也......

    “榊......”

    “嗯,我知道的。”

    拿起手机,一条榊将空空如也的棺材拍好照,再将周围的环境以及墓碑拍好照。

    这些东西虽然还不足以彻底的向村名们说明尸鬼的存在,但是也能够在村民的心中埋下种子。

    只要在心中埋下了“尸鬼存在”的种子,在经一些煽动,比如挖开坟墓或者直接打进城堡,那么基本上就会有人相信了。

    当一个人相信之后,接下来就是一片人相信,紧接着就是所有人相信。

    这就是人啊......

    “好了,春树,我们下去吧,棺材就先不盖上了,明天我们想办法把村民们带过来。”

    从土坑爬上,看着空空如也的坟墓,即使是觉得自己意识和信念都坚定无比的一条榊,一想到当村名们意识尸鬼存在后会不会真的如自己所想的那样,断开自己的心中的枷锁,一条榊也都不禁有些紧张。

    “嗯。”

    越前春树再次双手合十替墓穴的主人告罪着,一条榊也没有催促,因为这才是一个有善恶感的人真正该有的举动。

    至于自己。

    看着坟墓,一条榊不禁摇了摇头,或许自己只能称之为伪善吧。

    抗着铁铲,借助着月光,二人往山下走去,山林之中昆虫的声音,晚风刮过树梢的声音,灌木丛中一些动物来回穿梭跳动的声音。

    越前春树死死抱着一条榊的胳膊,缩着脑袋四处东张西望,胆小地不像是刚刚挖过坟的人......

    “咚......”

    就在越前春树每听到什么声音都要打颤的时候,一条榊停住了脚步,越前春树撞在了一条榊的后脑勺上。

    “榊?怎么不走了?”

    “不是不走了。”一条榊放下铁铲,鬼切已经出现在一条榊的掌心中,“是我们走不了了。”

    一条榊话语刚落,四面的黑暗之中,一双双红色的眼睛如同点点的灯火悬浮在黑暗中。

    越前春树吓得两腿直打哆嗦,赶紧松开了一条榊的胳膊,让他好安心战斗,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条榊给的紫色蝴蝶发带,丝毫不犹豫地系在了自己的脑袋上。

    “一条先生,晚上好。”

    一道声音从暗处缓缓传出,一个男人走了出来,正是那天晚上救了那个小女孩的那个男人。

    “今晚月色很美呢。”一个女子同样是从另一边的暗处走出,“还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名为百川绘,我能请您喝一杯吗?一条先生……”

    “抱歉,我有......”

    一条榊握刀一踏,近乎于一个瞬间,一条榊跃到女子身前,寒光已经从鬼切中反射而出,刀刃已经距离女子的脖子不足十厘米。

    “喜欢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