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东京引渡人 > 第二百二十一章 早已经停止跳动的心口
    手术室中,一名男子坐在手术台上,一名已经被解开束缚的女子害怕地靠在墙边。

    墙边的女子看着手中摸着一把黑色长刀的一条榊,女子不停地颤抖着,丝毫不异于宫原和也拿着手术器械靠近她。

    名为一条榊的男子或许是坐累了,直接躺在了女子原来所躺的手术台上,双手枕在脑后,看着已经关掉照明的手术无影灯。

    确实,宫原和也说的没错。

    自己和他一样,都是理智的生物,同样的可怜,更是同样的可悲。

    因为双方都知道怎么做,才是正确的。

    一条榊已经想不出有什么其他的处理办法。

    再过今晚,村中的人将会再死上百人,同样一两百人患病,不用一个星期,用不了三两天,村子中的人将会有近半转化为尸鬼,而剩余一半的人,将会躺在床上,对于转化为尸鬼,只是迟早的事情。

    就算是到时候村子中不停的猎杀尸鬼,最终可能有无数的人舍弃了人性又怎么样?难道就要这么不明不白地死去吗?

    还是说大家都变成尸鬼,然后开开心心地在一起呢?

    如果是这样,还真的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啊。

    但是,有多少人又能够真的变成尸鬼呢,五个人中有一个?还是四个人中有一个?

    反正不会多就是了......

    就算是变成了尸鬼,这种不属于世间的生物被世界排斥是迟早的事情,难道就自己一个引渡者吗?不可能的......那些神社与寺庙都不是摆设。

    而那些双手已经沾满罪孽的尸鬼,甚至最终连渡阴转世的机会都没有,他们只能在地狱中接受着无尽的折磨。

    所以说......没有选择了啊......

    这种事情自己明明也是知道的,可是,为什么总觉得那么可悲?

    下野主持他,究竟又是出于什么心态,才会选择去她的身边?

    “你好,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一条榊,来自东京,是高一的一名学生。”

    躺在病床上,一条榊缓缓开口,语气随意,就如同闲聊一般。

    一条榊的声音在手术室中缓缓传荡,听到一条榊的声音,女子身体微颤,缓缓抬起头,看向这个刚刚给自己解开松绑的男生。

    “我......我叫草叶,姓氏宫原......”

    “宫原......草叶小姐和宫原先生不是还没结婚吗?”

    一条榊转过头,看着依旧抱着自己的膝盖蹲坐在墙边的女子,颇有些八卦和好奇地问道。

    事实上,一条榊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和她聊上天,或许,自己就只是想说说话吧......

    “我是宫原家收养的......”女子将自己抱着更紧,一双眼睛微微抬起,小心翼翼地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他要问这些。

    “青梅竹马?”一条榊继续八卦道。

    “嗯......”女子点了点头,“八岁的时候自从被宫原家收养,我就一直和和也在一起了,在前年,我与和也定了婚。”

    “是谁先求得婚呢?不会是宫原先生吧?那家伙看起来就不像是......”看着缩在墙边的女孩轻低的眼眸,一条榊有些吃惊,不由一笑,“还真的是啊,没想到宫原先生竟然那么胆大。”

    “宫原他......虽然有些呆板,有些迟钝,但是其实,他并不是那么无聊的人......”

    仿佛想起以前与自己心爱的男子在一起开心的日子,女孩的嘴角轻轻上扬,轻轻摩挲着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

    尽管是被自己的丈夫折磨了许多天,但是看着已经是尸鬼的女子的开心模样,不知道为什么,一条榊心中微微抽痛,语气也是不由地微颤。

    “草叶小姐......恨他吗?”

    “和也吗?”

    女子微微冒尖的下巴顶在膝盖上,认真地想了想,但是却又认真地摇了摇头。

    “不知道......”

    “明明宫原先生对草叶小姐你都那么折磨了,今天晚上还要在全村人的面前将草叶小姐你公开处刑,这都不知道自己恨不恨他吗?”

    “不知道......不过,应该不恨吧......”

    女子摇了摇头,眼眸轻低。

    “确实当我醒过来看到和也拿着手术器械朝我走过来、一寸一寸破开我身体的时候,我很疑惑,也真的很痛苦,我不知道和也为什么要那么做,还有那些各种实验让我觉得自己为什么要醒来,还不如就那么死了算了。

    可是很快,我也发现自己身体的异常,我没有眼泪,哭不出来,也没有血,身体就像是干涸了一样,甚至伤口还会自己愈合。

    从那时起,我就想起了曾经秋对和也说过的尸鬼,我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那种存在,而和也之所以这么做,也是想了解尸鬼的特性,拯救村子吧。”

    “宫原先生知道草叶小姐的想法吗?”

    宫原草叶苍白一笑:“那个傻瓜怎么会知道呢?而且,我可是不能让他知道的。”

    “为什么?”

    “一条先生有喜欢的人吗?”

    “有,两个。”

    宫原草叶一时语塞,不过对于他的坦然,也只是轻轻一笑:“那一条先生会让她们担心吗?会想她们因自己而哭泣吗?”

    一条榊静默,摇了摇头。

    “同样的,都是一样的。”宫原草叶脸颊轻轻摩挲着手中的戒指,“只有我是尸鬼,不再是宫原草叶,和也才会没有罪恶感与愧疚地对我下手,这样,和也也就不会自责......”

    “所以草叶小姐就算是害怕颤抖,但是看向他的眼中,也是有着温柔啊”一条榊坐起身,直视着宫原草叶,“宫原小姐,你想离开吗?”

    直视着这个陌生、长得有些凶、但是却又那么温柔的男子,宫原草叶微微一愣,不过却也是微笑着摇了摇头:

    “这里......是我的家......”

    “我......明白了......”

    一条榊对着宫原草叶深深鞠躬,转身往手术室外走去。

    “一条先生......”

    就在一条榊要迈出手术室时,女子轻喊道。

    “一条先生,请不要自责,您和和也的选择并没有错......”

    一条榊脚步微顿,但还是离开......

    手术室大门重新关上,女子捂着左手无名指的戒指,紧紧抱在早已经停止跳动的心口,开心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