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东京引渡人 > 第二百二十七章 一条先生是不会懂的
    檀香村之上的城堡,那扇本来就不算是太坚固的铁门终于是被破开,村民们纷纷冲了进去。

    一个个的村民被咬,一个个的尸鬼被击毁脑袋亦或是刺穿心脏,上百个村民与三四十个尸鬼用生命在进行着对碰。

    在不久以前,他们是曾经是邻居,曾经是朋友,甚至是亲人,可是现在,却分别站在了互相的彼岸。

    “看来是没有了。”

    从城堡中出来,一条榊手中的黑切的散发着月光的清辉,在一条榊的身后是主动袭击上来而最终被一条榊刺穿心脏的尸鬼。

    如同一个过客一般,一条榊走出城堡。

    看着檀香村寺庙的方向,一条榊深深呼吸一口气,迅速往檀香村寺庙后山那通往外界的山路跑去。

    ......

    檀香村寺庙后山,两个男子和一名女子保护着小女孩一步步地往山下走去。

    “小木、小字,我不想走......”

    名为北岛玥的女孩站住,空洞的眼神竟有些不舍得地看着牵着自己的男子。

    “小玥,必须要走了,就算是我们,也无法从几百个人的手上保护小玥你。”

    “可是......我们的朋友还在村子里......秋也在村子里......”

    北岛玥摇了摇头,难以想象,这样的一个柔弱的女孩竟然是所有尸鬼的始作俑者。

    “不行的小玥,下野主持恐怕已经被那个男人给绑起来了,现在整个村庄都乱掉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肯定会寻找到我们。”

    “小玥,那个男人不是我们的朋友,他也不会成为我们的朋友。”斋藤木补充道,“从他手中的那把黑色的刀中,我就已经感受到了。”

    “不会的,一条先生他......”

    “我在这呢。”

    就当北岛玥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夜晚树林的山坡下,一个男子慢步走出。

    手握着黑色长刀,被遮住了不少月光的树林中,名为一条榊的男子冷冷地看着他们,眼神如同冬日中的白雪。

    “一条先生,好久不见了。”

    斋藤木凝神走上前,左手大拇指将刀刃缓缓推出刀鞘。

    “也不算是好久吧。”一条榊扭了扭脖子,发出咔擦的声音,就像是热身一样,“毕竟我们昨天晚上还打了一架嘛。”

    “一条先生是怎么解开我的血毒的?”

    百川绘走上前,在她的眼中净是不解和疑惑。

    当时就算是斋藤木和下口字从法事回来后,说一条榊已经完全没事了,可是百川绘还是不敢相信,毕竟还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抵挡着住自己的血毒。

    但是当一条榊安然无恙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这让百川绘不得不相信事实。

    甚至百川绘都疑惑面前的这个男人是否真的是人类。

    “只不过是运气好,睡了一觉就没事了。”

    看着百川绘,一条榊耸了耸肩,漫不经心地说道语气中甚至还带着些许的慵懒。

    可是三人都不认为对方是真的漫不经心。

    面前的这个男人很不对劲。

    他就像是一个将愤怒强行压缩在自己心中的猛兽,而他的獠牙,他手中的那把黑色长刀甚至是在鸣叫,为他主人心中的压抑着的一切的颤动着。

    “一条先生真的不让我们走吗?”

    斋藤木已经拔出了手中的刀。

    说真的,他最担心的不是自己三人打不过对方。

    先不说宫原和也会不会带着那些村民赶过来,还不到四个小时天就要亮了,到时候小玥又怎么办?

    而且要把对方真正地拿下也绝对不是那么的容易,甚至自己的血毒对他还无效,这更是棘手。

    “让你们走吗?”

    一条榊抬起头,透过树叶的缝隙看着高高悬挂在天上的明月,仿佛是在自己问着自己。

    “恐怕不行了。”最终,一条榊还是摇了摇头,“死的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深深呼出一口气,一条榊将刀柄转正轻轻抵在侧边的一块石头之上:“就在今晚做一个了结吧。”

    斋藤木和下口字同时走上前摆出刀架,尽管是二对一,也尽管对方身体素质没有自己高,可是二人的心中却没有任何一点的懈怠,甚至如果他们有汗的话,估计早就从额头上冒出来了:

    “哧......”

    一条榊紧握黑切踏步于前,近乎是一瞬间就拉近了双方的距离,刀身映着清辉往北岛玥的额头上砍去。

    “ping......”

    斋藤木横刀挡住一条榊的全力一挥,黑切紧紧镶嵌进斋藤木手中的刀刃的四分之一。

    二人互相拼着力道,可是还不到三秒,下口字直直一刀刺向一条榊。

    后身一跃拉来距离,一条榊换了口气,松了松虎口,冷冷地看着他们:

    “果然,尽管你们看起来安然无恙,但是鬼切在你们身上留下的伤势还在啊。”

    “一条先生的刀确实很奇怪。”斋藤木看着已经被砍出缺口的太刀,补充道,“也很锋利。”

    下口字走上前和斋藤木一起挡在一条榊的面前:“绘,带玥走!”

    被护在身后的百川绘紧咬着嘴唇,看着在前方对峙着的三人,再看了看被自己紧紧护在怀里的北岛玥,百川绘最终将北岛玥抱起往另一侧离开。

    “不要!字、木,我不走!绘,你放我下来!绘!”

    紧紧将北岛玥抱在怀中的百川绘用尽全身力气往侧边山坡下跑去,而在怀中的女孩不停地呼喊着,如同和自己的亲人分别一般。

    仅仅是瞥了迅速消失在树林中的她们一眼,一条榊就收回了视线。

    “我很好奇。”看向下口字和斋藤木,一条榊问道,“被你们送走的那个女孩,是所有尸鬼的起点,可是,她却和最普通的尸鬼没有什么区别,不对,应该说北岛玥甚至和普通的同龄女孩一样弱小,你们为什么会听她的呢?还那么努力保护她的安全?”

    “这样真的好吗?问我们这些问题,绘可是会跑的很远。”

    “没关系,我可以追上去,不过对于我的问题,两位能回答一下吗?”

    “这恐怕不行。”下口字摇了摇头,“因为我想,身为人类的一条先生是不会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