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东京引渡人 > 第二百六十八章 阳......我......
    “紫,其实我有话要对你说。”

    看着面前身穿和服,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的女孩,一条榊缓缓地说道。

    “其实......我也有话要对要对阳你说。”

    女孩缓缓抬起头,眼眸看向一条榊,此时女孩的外貌基本上和川越墨离没有什么差别了,或者说她就是川越墨离。

    “紫......我......”

    “阳......父亲大人给我定了婚事了。”

    一条榊话未说出,女孩缓缓开口道......

    一时间,一条榊感觉自己头脑一片空白,明明自己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只不过是幻境而已,可是一条榊心中的情感还是克制不住涌现出来。

    “你喜欢他吗?”一条榊开口问道,甚至一条榊感觉自己开口都是下意识,当说出来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开口。

    不仅如此,一条榊感觉自己的意识逐渐开始模糊,身体的主导权好像在逐渐的失去,但是自己的意识也没有完全的被顶开。

    这种感觉很奇妙,明明感觉自己还是自己,但是又好像不是。

    明明自己想要把“我爱你”三个字说出来,结束这一场闹剧,可是每次当词语出现在嘴边的时候,却总是说不出口。

    这一刻,好像被自己强行压抑在心中的情感以及川越阳的人格被缓缓的释放出来。

    “我不知道......”面对一条榊的问题,女孩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小脚,脚尖不由摩挲着,“他是城主的儿子,长相不差,性格也好,很温柔......但是我......不知道......”

    “这样啊......”川越阳深深呼出了一口气,直视着女孩的眼睛,他每一次张开嘴巴,但是却又缓缓地闭上。

    “阳!我不想嫁给他!”

    终于,女孩紧捏着衣摆,抬起头对川越阳说道。

    “你可以带我走吗?”

    最终,女孩终于是说出。

    一条榊很想说不愿意,但是此刻,他发现身体的主导权已经不是自己了,而自己只不过一个第一人称的旁观者。

    而就在此时,当自己失去身体主导权的时候,在自己的面前,女孩不再是川越墨离的模样,是一个从来未见过的少女。

    朱点红唇,眉清目秀,虽然十四岁的脸庞显得些许的稚嫩,但是却也美的动人,身上的振袖和服上的花式更是衬托着女孩身姿。

    这,这就是飞缘魔,或者说是七宫紫真正的模样。

    “紫,这种话别说了,我是一个僧人。”双手合十,川越阳唱念佛号,缓缓闭上了眼睛,

    “僧人?僧人又怎么了?难道阳,你不喜欢我吗?为什么我们就不能离开这里呢?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女孩拉着川越阳的衣角,语气中带着祈求甚至还有些许的哭诉。

    “紫,时候不早了,你该走了.....”川越样没有正面回答她的话,但是意思也已经很明显。

    在这具身体的深处,一条榊感受到了川越阳的无奈与悲伤。

    在川越阳身体中的一条榊知道,其实这家伙很想一口就答应这个女孩,可是......当看到来来往往的僧人经过时,他犹豫了。

    现在的时代不太平,战争四起,这个城主对于僧人的印象本来就不好,如果不是好几次七宫家进行劝阻说话,这个寺庙根本就举行不下去,所有的僧人都将会被拉走。

    如果自己真的和紫私奔离开这里,那么城主肯定会震怒,到时候不仅是僧人被拉走那么简单,这个城主说不定还会做出更加丧心病狂的事情,到了那个时候,失去女儿的七宫家只要不迁怒于寺庙就很好了。

    而且已经是成为旁人的一条榊感觉的到,川越阳确实是真的痴迷于佛法,对于佛法中的七情六欲更是看得重之又重。

    或者说,一条榊觉得,川越阳渐渐的把七宫紫当作自己的一劫——情劫。

    “阳......我......”

    “紫,我们该走了。”

    就当七宫紫还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从不远处,七宫家家主的声音缓缓传来。

    女孩的手从川越阳的衣服上缓缓放了下来。

    走出没几步,女孩深深地看了川越阳一样,再次转过身,女孩跟着父亲一起离开。

    虽然一条榊在川越阳的身体里就像是看戏一样,也不再有身体的主导权,可是川越阳那悲伤的心情却丝毫不减地传入一条榊的心中。

    接下来的时间中,七宫家依旧每周都会来寺庙中参拜,七宫紫也还是如同往常一样每次都跟着自己的父亲来。

    只不过七宫紫不再被允许和川越阳接触了。

    于此同时,川越阳如同逃避一般,更加勤奋地将自己埋头入经文之中,对于佛法有着越来越深入见解的他,名气也是越来越大。

    而在一年后,寺庙主持离开了人世,川越阳成为了新一任的主持,整个寺庙的担子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不像是川越神主所说的那样,川越阳和七宫紫在女孩出嫁以前还有联系,事实上,早在那一天之后,二人就没有再单独说过一句话。

    同样的,那天之后,七宫家家主也是擦觉到自己的女儿和川越阳有着别样的情感,所以每次来寺庙参拜,七宫紫都是紧紧地跟在自己父亲的身边。

    对于佛法越来越深入,但是对于自己的心却是越来越不懂。

    终于,到了十六岁那年,七宫家已经订好了在三天后出嫁,而七宫家也是往寺庙中寄了一封书信,表示希望川越阳在婚嫁那一天负责祈福......

    那封书信就这么摊在川越阳的书桌之上,看着这封书信,川越阳发呆了很久很久。

    最终,川越阳选择把这封信合上,看一看早就不知道看过多少遍的经文。

    可是在川越阳身体中的一条榊知道,没看几行,他的脑海中都是七宫紫的笑容以及她最后离开时的那道深深眼神......

    这一夜,川越阳整整诵了一晚上的经文,可就是摆脱不了自己那所谓的“心魔”。

    ……

    ……

    【不出意外的话,这个月刚好就可以把引渡人给完结了……对于这本书,有挺多的话想说的……

    不过嘛……等完结的时候再说吧……

    明天除夕,比较忙,应该没有更新,还请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