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东京引渡人 > 第二百七十章 最初的地方
    一去便是十年。

    不过也就当川越阳离开的当天开始,在附近的村庄城镇中,开始陆续有男子在晚上失踪,而当第二天一早与寻找的时候,只剩下一具干尸,每一具的干尸的胫骨更是消失不见。

    一个又一个,先是普通的村民,然后是城主府的人,还有七宫家的仆人。

    死者生前大都风评不好,都是好色之徒。

    虽然每个月死的人并不算是很多,可就算是这样,这样子的死人下去也不是一个办法,每一天附近几个村子和城中的居民们都人心惶惶,也不知道下一个是不是自己。

    七宫家并不是没有请过寺庙中的人捉妖驱邪,可是一切都无济于事。

    城主府也是有请附近有名的神社来帮忙,不过最后却也一点用处都没有。

    不仅如此,来进行驱邪的神社的神侍也是失踪了几个,当再次发现时已经是一具干尸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陆续又有村民死去,就连城主府的长子,那个要迎娶七宫紫未成功的男子也是在一天晚上死亡。

    在他死亡之后,陆续有声音透露便是城主府长子不过是一个斯文败类,实际上暗中豢养女子,而且有着极为特殊变态的癖好。

    在城主府长子死去之后的,渐渐的,寺庙中也是陆续有年轻的和尚死去,其中刚刚遁入空门不久的和尚居多。

    最后,死者的范围不仅是附近,因为相同死法失去的人更是出现在了远处的城镇,基本上每一天晚上都会有人死去。

    有人说看到那个妖怪的样子,是一个女子,长得很好看,就像是......“失踪的七宫紫”......

    但是也没有几个人当真,因为也同样有人宣传自己看到了那个妖怪,有人说是男的,也有人说是老太婆,也有人说她有着狐狸的尾巴,是狐狸所变。

    最终,这个专门吸取好色男子的鲜血、偷取其胫骨的妖怪,有了一个专门的名字——飞缘魔。

    【容貌虽秀丽

    实为骇人魔物

    逢夜现身吸取男子精血

    终将其折磨致死】

    有人认为她与佛教有关,“缘障女”民间化而诞生的,也有人认为飞缘魔是因为生前被丈夫遗弃而心生怨念,最后成为妖怪。

    但不管是那种的,【飞缘魔】已经逐渐被披上了浓厚的色彩。

    不过由于飞缘魔的每个月所害的人不多,也由于她的活动范围越来越大,逐渐的,她只不过是成为了一个怪谈而已。

    而就在事情逐渐演变的第十年,川越阳回来了。

    ……

    在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的那段时间中,川越阳思考着什么是佛,什么是情,什么又是自己的心魔。

    最终的,川越阳得出的答案是走出寺庙,去民间好好地走上一遭。

    在这十年之中,川越阳化缘、为人驱魔,讲述佛法,经历过战场,也经历过即将打仗的阵营,甚至是经历过山贼的洗劫。

    就这么,川越阳这么一路地走下去。

    而在一个小城镇中,川越阳遇到了一个十四岁的小女孩,女孩因为偷食物而被追赶,最后是川越阳替女孩付了钱。

    之后,这个女孩一直跟在川越阳的身边。

    她跟着川越阳学习佛法,川越阳也是听着这个女孩讲述着她自己的故事。

    二人互相照顾,在女孩的同意下,川越阳也是为她找一户愿意接纳她的人家。

    可是,当真的有一户早年丧女的人家想要接纳女孩的时候,女孩弯腰拒绝了对方的好意。

    转眼间的两年过去,依靠着川越阳讲述着的佛法化缘以及除魔,女孩也是可以从那户人家中学习了织布的手艺。

    就这么,在游历七年的时候,川越阳和女孩在一个村庄中停下了脚步,只是因为川越阳说这次想多多看看,少走些。

    其实,主要是女孩已经十六岁了,如果可以的话,是该找一户人家托付了,毕竟哪有跟着自己这么一个和尚一直走下去的道理呢?

    定居在一个不算富裕、但是却十分淳朴的村庄中,由于战争的结束,生活也更是一天比一天好,十六岁的女孩已经不再是之前那么的骨瘦如柴,而是出落得亭亭玉立。

    同样的,也是有不少的人家向女孩提亲。

    而就在川越阳问她想不想找一户人家嫁了的时候,女孩摇了摇头,说出了一句川越阳怎么都想不出的一段话......

    “我喜欢你......我不知道你喜不喜欢我,但是如果你不嫌弃我的话,那我就把自己交给你。”

    当时川越阳只是笑着问了一句:“如果我拒绝呢?”

    结果女孩就死死抱住川越阳的胳膊:“你拒绝也没有用,反正就算是你不喜欢我,我也跟定你了!”

    看着身边的这个女孩,川越阳嘴巴微张,他想说些什么,可是却发现自己说什么似乎都不对。

    每当要说出什么字的时候,脑海中都是七宫紫最后那天对自己说的话语以及那冲天的浪火......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就成亲吧......”

    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心情,川越阳对着女孩缓缓说出了这句话......

    “真的吗?”

    “真的。”

    “可是你不是一个和尚吗?”

    川越阳不由一笑:“谁说和尚不能成亲的呢?而且你说喜欢我的时候,怎么没把我是和尚考虑进去呢?”

    “你是和尚是你的事,我喜欢你是我的事情,两件事不一样。”

    听着女孩的话,川越阳,微微一愣,随即笑着像是一开始见到女孩那样揉着女孩的脑袋:“是啊......原来......不一样啊......”

    “你怎么了?我是说真的,你真的愿意娶我吗?”

    “我愿意,但是,我也不太清楚自己是不是喜欢你,或者说,我的心里其实还有着另一个女孩。”

    “没事的,只要你愿意和我在一起,我喜欢你,那就够了,那些地主老爷还有三妻四妾呢。”

    女孩靠在川越阳的肩膀上,开心地笑着。

    对于女孩来说,这是她从出生以来最为开心的一天。

    就这么,川越阳和女孩结为了夫妻,并生育一子,在离开寺庙的第十年,三人一起回到了最初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