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东京引渡人 > 第二百七十一章 这是你给我的姓氏.......
    十年已经可以改变太多太多的东西,尤其是飞缘魔的肆虐,许多十年前的熟悉的人也是离开了许多。

    不过当一些仍在的故人看到川越阳带着一个女子回来的时候,纷纷震惊无比,尤其是十年前一些早就长大的小和尚,当看到自己的主持归来,而且还带着妻子,一时更是不知该说什么。

    毕竟川越阳这些年的游历也隐隐传回了当地,有了更大的名声。

    不过虽然当时的和尚娶妻并不是那么的普遍,但是也并不是那么不能接受,所以寺庙最终还是接受了自己的主持以及名为川越花火的女子。

    川越阳依旧是接管过了寺庙,同时也是知道了飞缘魔的传说,并且村民们希望川越阳能够驱赶飞缘魔。

    川越阳接受了委托。

    不过接受了委托之后,川越阳却始终没有什么举动,依旧是日常的诵经接待香客,注释经文和跪拜佛祖,直到一天晚上。

    等妻子和孩子睡着之后,川越阳换上衣服离开了寺庙,来到村子附近的一片树林中。

    就这么漫无目的地走着,有些像是梦游,可是借助着月色走在树林中川越阳却清醒的很。

    当月亮高高悬挂在天空正中时,川越阳也是站停了脚步,想要回到寺庙。

    可是当川越阳一转过身时,直接一个身穿白无垢的清美女子站在了川越阳的面前。

    还是十年前的模样,与自己的心中的她相比,一点都没有变。

    “好久不见。”

    看着面前的女孩,川越阳微笑道。

    “你娶妻了?”

    女子缓缓开口,声音却好像不是从女子的嘴巴传出,像是从四面八方而来,可是,却还是她的声音,一点也都没有变。

    “嗯,我成亲了,她叫花火。”

    “花火......很好听的名字。”

    “谢谢。”

    “你就没什么想问我的?”女子温柔一笑,看起来更是有着许多的嘲讽。

    “有,而且挺多。”川越阳双手合十点了点头,“飞缘魔,就是你吗?”

    “是。”女子点了点头,走近川越阳,脑袋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为什么这么做?”

    “为什么?”好像这个问题实在是有些好些,女子都是强压着心中的笑意,以免自己笑出声来,“还能有为什么?当然是因为你啦,我说过的,阳,我会让你后悔的,你的心里只能有我一个人!这辈子是,下辈子也是,下下辈子同样是!”

    川越阳摇了摇头:“你不该杀那么多人。”

    “是吗?但是那些人都很好色呢,我只不过是小小勾引了一下,他们色迷心窍,什么都不知道,就这么被我吸干了鲜血,以前我都没有发现,原来男人都是这种德性呢。

    城主府的那个大公子就不用说了,本来就好色,可是我没想到的是,就连你们寺庙中的那么些和尚都把持不住自己呢。

    哦还有,你知道吗?就是我们村中的那个私塾先生,我本来还以为他是正人君子呢,可是那天晚上,我就坐在桥边,假装崴了脚,结果他就把我背回去了。

    当时我还没有什么动作呢,连一点勾引的举动都没有,他就扑了上来,说真的,当时吓了我一跳呢,不过啊,最后他还不是被我吸干了精血,拿走了胫骨,可悲的是最后他都没得到我。”

    “对不起。”

    闭上眼睛,川越阳缓缓开口,仿佛是在忏悔。

    “对不起?有什么好对不起的呢?”女子微笑道,“十年前你明明喜欢我,却不想和我走,最后失去了我,你在世间不停的游历,只是想要打破自己的心结,可是你打破了吗?”

    “就算你和那个名为花火的女子成亲,可是你的心里真有她吗?不会的阳。”

    七宫紫踮起脚尖在他的耳边轻语着。

    “自从那一天我死了之后,你的心里就不可能再有其他的女人了,我实在是太了解阳你了,甚至比我自己还了解,我在你的心中永远都是遗憾,一个永远抹除不尽的遗憾,

    那个名为花火的女孩永远都不可能赢得了我,她是不可能赢得过一个死人。

    而你,阳,只要我不原谅你,我想你就会一直一直地内疚下去,这将是永远是你的心结。

    你想要超度我,我偏偏不让你超度。

    我就是要这么一只存在下去!我就是要这么一直的害人!

    在你的今生是这样,下世我同样会找到你!下下世我一样,你的所有转世!我都会找到你!我要你痛不欲生,我要你知道,你永远都只爱着一个人,那就是一个名为七宫紫的女孩......”

    七宫紫的声音缓缓消失,女孩的身影也是随即消退。

    当川越阳再次睁开眼时,空荡的树林中只剩下川越阳一人,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回到寺庙,脚步放缓走进房间,刚刚爬上床榻时,妻子缓缓睁开了眼睛。

    “抱歉,将你吵醒了。”

    川越阳将被子为妻子温柔地拉好。

    妻子摇了摇头:“这么晚了还出去,是有什么事情吗?”

    握着妻子的手,川越阳缓缓说道:“今天我遇到她了。”

    “那个飞缘魔吗?”

    “算是吧。”

    “这样啊......”妻子往川越阳的身边靠了靠,躺在了他的怀里,在床榻一边的小摇篮上,是沉睡着的小男孩,“我真想见见她呢。”

    “见紫?为什么?”

    “原来她叫紫啊。”怀中的妻子温柔一笑,“你叫阳,她叫紫,紫阳花,她的名字真好听。”

    “她也说你的名字好听。”

    “真的吗?”

    “嗯。”

    “那也是你取的好,本来我是没有名字的。”妻子趴在丈夫的胸膛上,“其实我有些吃醋了。”

    “抱歉。”

    川越花火摇了摇头:

    “不用道歉什么的,毕竟当初你就跟我说了心里还有其她的女孩子嘛,你能够让我留在你的身边,我已经很满足了。

    呐,阳,你说,世间真的存在转世吗?”

    “应该吧......”

    “你不是一个和尚吗?这么不肯定?”

    川越阳不由一笑,握紧了妻子的小手:“和尚也不肯定啊......不过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

    “因为......”川越花火笑着趴在丈夫上,“我想姓氏永永远远都是川越,这是你给我的姓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