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东京引渡人 > 第二百七十五章 七天的记忆
    “事情就是这样,如果可以的话,这周末,我可能需要的去一趟会长的家里,就是我们学校的吉村萤梨会长。”

    “所以,一条君是来征求我们的许可的吗?”

    在教室中,智代雪微笑地看向一条榊。

    “嗯......当然了,雪和梦子你们都是可以跟着去,我跟会长说好了。”

    “不用了。”智代雪微笑地将一条榊的衣领整理好,“我们都是很相信榊君的。”

    “如果我们都去会长家的话,估计会长也不希望自己的隐私被这么暴露吧。”上浅梦子也是拉过一条榊的手掌,“而且相信榊君,是不会做出让我们伤心的事情。”

    “梦子......雪......”

    “好了好了,赶紧滚,你要是敢做出对不起我姐姐的事情,我就把你的三条腿全部砍下来。”雨中杏拉开一条榊往门外一推,刚好吉村萤梨就在门口,

    “一条同学,我们可以走了吗?”吉村萤梨不知该说什么地看向一条榊,总感觉或许把这个人招进自己家里是一种错误的决定。

    “没问题了,赶紧解决吧。”

    吉村萤梨微笑地对着教室内的三个女孩微微鞠躬,便领着一条榊离开了。

    在校园中,不少男生看到一条榊这个家伙和学生会会长走在一起,差点没有忍住想把一条榊给套住麻袋抗走。

    这家伙是什么意思,难道只要是学校漂亮的女孩,都要和这个家伙沾些什么关系吗?!

    不过大多人也只是想想而已,再怎么说现在一条榊也是上浅家未来的家主呢。

    但是这样的话......那一条榊这算不算是出轨啊......

    吉村萤梨的家距离学校比较远,需要做二十分钟左右的电车。

    又由于是下班的高峰期,所以电车上依旧日常的人挤人,一条榊久违地体验到被挤上电车又被挤上一个角落的感觉。

    只不过在一条榊的身前,为了防止有电车痴汉,被一条榊护在身前的吉村萤梨抱着黑色的单肩包,像是看变态一样地看着一条榊,眼神中充满了警惕......

    “放心,我的女朋友比会长大人还是要漂亮那么一些的,啊.......”

    一条榊刚说完,吉村萤梨一脚就踩在了一条榊的脚背上......

    下了电车,再走了十多分钟,一条榊才被吉村萤梨领到了所住的小区。

    进了门打开灯。

    客厅中很干净,布置很简单,只有一些基础的家具和家电。

    “因为家里一般不来人,我也不太喝茶,所以就用这个代替吧。”

    从冰箱中拿出一罐冰可乐放在一条榊的面前,吉村萤梨淡然道。

    看着可乐上冒着的冷气,一条榊不由眉头一抽:“我敬爱的会长大人,虽然现在已经过了冬天,但是也才初春,你是嫌我身体太健康了?”

    吉村萤梨白了一条榊一眼:“那白开水可以吗?”

    “可以的,麻烦了。”

    穿着过膝学生长袜与水崎私立高中的校服短裙的女孩转过身,要去给一条榊倒水。

    而就当吉村萤梨转过身的那一刻,一条榊站起身一个手刀将女孩打晕。

    软倒下来的吉村萤梨被一条榊抱起放在沙发上,还绅士地将沙发上叠放在一边的小被子给她轻轻地披上。

    转过身,一条榊往着客厅一角走去。

    在客厅的一角,一个近乎于透明的灵正在警惕而又紧张地看着一条榊这个方向。

    严格来说,她是在死死盯着一条榊,好像如果一条榊一有什么的危害吉村萤梨的举动,那么她机会扑过来似的。

    这是一个老年灵体,而且灵体的力量很弱,一条榊在调查吉村萤梨一家资料的时候见过她。

    她就是吉村萤梨的奶奶,也是最疼吉村萤梨的人。

    一条榊每走近一步,吉村萤梨的奶奶都会后退一步,可是她又怕一条榊伤害自己的孙女,每一步都后撤的很慢很慢。

    她的力量实在是太过于薄弱了,别说是最基础的理智,甚至一条榊感觉要不了多久,或许不用半个月,吉村萤梨的奶奶就会自行消散。

    如果真的到了那个时候,那就真的麻烦了。

    如同变戏法一般,一条榊的手中凭空出现的一瓶水。

    这瓶水是完成黑岛樱的任务时系统所奖励的,可以在短时间内增强灵体的力量。

    当距离这个老奶奶不到一个身位时,一条榊没有再靠近,而是将手中透明的水伸出。

    看着一条榊手中的透明玻璃瓶,老奶奶疑惑地看着一条榊,一条榊点了点头。

    再三犹豫了一会儿,老奶奶接过了一条榊手中的玻璃瓶。

    玻璃瓶在被老奶奶触碰的那一刻,也是瞬间变得透明。

    打开玻璃瓶,老奶奶缓缓饮下。

    如同饮用凉白开一般,老奶奶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当她喝完那一刻,玻璃瓶自动化为灵力消散于空中。

    不到两个呼吸,老奶奶的眼睛逐渐由浑浊转向清明,如同大梦初醒一般。

    “你是......萤梨的男朋友吗?”

    看着一条榊,在看着沙发上睡着的吉村萤梨,刚刚恢复清明的老人缓缓开口。

    “额......男朋友倒不是,不过我和吉村会长是同一个学校的,吉村会长的学弟,我叫一条榊,平时有受到吉村会长的关照。”

    “这样啊......一条君应该是就是传说中阴阳师了吧,要不然一条君也看不见我。”

    “可以这么认为吧,这次主要是因为吉村会长的事情来的。”

    “萤梨?她怎么了吗?”

    老人看向躺在沙发上安稳熟睡着的吉村萤梨,眼中净是溺爱与疼惜。

    “确实有些事情,可能需要您的帮忙,我能和您详细说明一下吗?”

    “嗯,当然,一条君坐吧,要不然让客人一直站着,这也太失礼了。”

    如同普通的老人,老奶奶亲切地拉着一条榊的手在沙发上坐下。

    “还请见谅,萤梨这小妮子不喜欢喝茶,家中也没有什么茶好招待的。”

    “没事的。”一条榊也是像是做客一般。

    “哦,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萤梨的奶奶,既然一条君是来找我这个老婆子,那一条君也是知道我的名字。”老奶奶看向沙发上的孙女,“萤梨她......”

    “吉村学姐只有七天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