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去天外 > 第二十三章 狼牙
    无神论者信天游产生了一种玄而又玄的感觉,似乎,冥冥之中早有注定。

    狼牙经历了一万多年的曲折,辗转来到最后一个完美战士,它在世间唯一的主人手中。只要稍微想一想里面的因果关系,就不能不让人一阵阵晕眩。

    他很想马上除掉锈蚀,一睹真容。犹豫了再三,径直走入铁匠铺。

    锈蚀的外刃套住了锋芒,在配好刀鞘之前,不能随便摘除。纳米级别利刃可不是好耍的,割断脖颈人都没有觉察。一动,脑袋就掉下了。

    上午凉爽,适合打铁,铺子里的炉火早已经生起。

    伙计们正忙乎呢,见到一个陌生的少年闯入,小厮不像小厮,农户不像农户,连招呼也没有打就直奔后院,不由得愣住了。

    铁匠连忙追到屋檐下厉声喝问,有意无意抖动了数下硕大的胸肌。

    “喂,干什么的?”

    回答他的是“笃”一声……

    少年连头也不回,屈指向后一弹。

    黄光闪过,整间铺子微微一颤,尘灰簌簌而落。

    铁匠茫然偏过脸,见到身侧坚实的木柱上,一枚铜钱陷入了其中,只剩下一点点边沿露在外面。

    乖乖,这要是打在人身上……

    彪形大汉的眼珠子鼓凸,连屁也不敢放一个,蹑手蹑脚退回。

    随即,鼓风声、窸窸窣窣的搬运声、锤子敲打在铁毡上叮当声……彻底消失。

    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院子里堆放好大一堆破铜烂铁,最外侧的一小堆烂犁头、破铁锅明显是老汉才送到。

    废料回炉,比生铁胚精炼差了许多,却也便宜许多,一般用来打造笨重器具。如果做刀剑的话,恐怕撞击几十次就会折断。

    信天游看了又看,毫不客气地用脚扒拉,弄得叮铃哐啷好一阵乱响。片刻后,终于扫兴地放弃。

    靠,这堆破烂,原来真的是一堆破烂!

    不可能找到狼牙的兄弟姐妹了。

    二月二也是土地公的诞辰,掌管五谷生长和地方平安。

    乡下闹社火祭祀,栖云郡则由官府在城北土地庙举办盛大的庆典。百姓狂欢,郡守董仲率领郡丞、主簿等大小官吏参加,连镇南将军石坚也受到邀请出席。

    时间尚早,书肆冷清。

    信天游熟门熟路,终于找到了那首诗的出处。

    “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风尘”,出自唐代韦应物的《简卢陟》,全诗如下:

    可怜白雪曲,未遇知音人。恓惶戎旅下,蹉跎淮海滨。涧树含朝雨,山鸟哢馀春。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风尘。

    “门来万里客,问君何乡人”,则是三国曹植的诗句。

    把原诗“门有万里客”的“有”,替换成“来”,避免与上面“我有一瓢酒”重复。

    这么一拼接,便成为了一首崭新的四言五绝,堪称天衣无缝。并且,一扫两首诗中的凄惶之意,隐隐露出了豪迈雄视的气概。

    那名文士,不简单!

    书肆外传来铜锣声和此起彼伏的“加油”,少年一怔,放下书籍跑出去。

    只见街边的人群围出了一个大圆圈,中间一条汉子左右手各执一根细棍,棍头上顶着一个滴溜溜旋转的盘子。身躯连带脖子拼命往后仰,正慢慢把右手的细棍挪到额头上去。

    原来是个顶盘子卖艺的。

    这种场面,对信天游而言只能算小儿科。

    可瞧见一群穿着古代服装的人大喊“加油”,总感觉怪怪的,仿佛置身于拙劣的拍摄现场。扭头见书铺掌柜正津津有味看热闹,便问道:

    “先生,请问‘加油’是什么意思?”

    被少年郎尊称为“先生”,掌柜的很受用。用手郑重地捋了捋胡须,感觉自家一肚皮学问也该晒晒了。

    “哥子,加油加油,咱们得先弄明白‘油’字啥意思。像炒菜用的油,点灯用的油,润滑车轴的油……等等,现在多半用豆子榨,最初全从肉里面熬出来。凝成一团时,有角的叫膏,没角的叫脂。比方说,牛膏,蛇脂。把它们加热成水一样流动,就统统叫作油。

    “菜炒一半没油了,会糊。灯点一半没油了,会熄。马车赶一半没油了,轴承干磨,会断。所以‘加油’的意思,就是千万别掉链子,‘使把劲’,‘努力’……”

    靠,这样解释也可以?居然还他妈的显得特别有学问,严丝合缝!

    信天游目瞪口呆。

    师父说得对,存在即是合理。一旦追根溯源,便会陷入荒谬。

    午时,即上午十一点钟整,官府的祭祀庆典将要开始。

    信天游跟随熙熙攘攘的人流往北走去,准备与董淑敏马翠花会和。

    街对面,三名女子逆流而行。领头的姑娘身材娇小,帷帽轻纱被风吹开了一条缝,甜美面容一闪而逝。

    信天游站住了。

    那个女孩子他认识,正是七岁时一起玩耍过的阿莎,番人部落的公主。

    栖云郡对她而言,不异于龙潭虎穴,跑来干嘛?

    千里云山,原来生活着十万生番,分为前番部与后番部。

    经过镇南军长达十六年的血腥征伐,六万多人的前番部落只剩下五千多人,苟延残喘。

    后番部落蜷缩在云山后半段,紧邻瘴气弥漫的南蛮森林,基本上没有承受什么攻击,还剩下三万人。

    番人输多赢少,唯一的一次举族出山,失去了地利优势,差点被镇南军全歼,青壮死绝。

    信使为了培养少年的铁石心肠,从小就带着他观摩血淋淋的战场。

    曾严厉警告,不许介入镇南军同生番的厮杀。如果不小心暴露了,必须杀光现场人,不留下一个活口。

    信天游懂。

    十五年前,镇南军突然征讨生番,极可能是为了搜寻羊肠谷失踪的婴儿。后来,则以掳人抢财为主,叫“打草谷”。

    番人对吃穿住不讲究,偏偏喜欢金银首饰与器皿,几千年的积淀不是一个小数目。番女灵秀,在奴隶市场上属于抢手货。

    信使心肠硬,看两拨人厮杀就像看蚂蚁打架。但信天游总觉得自己亏欠了生番,害他们陷入灭顶之灾。

    于是,六年前他终于出手。

    当时是灭族之战。

    番人残存的青壮顶在前方,老人妇女夹中间,孩童率先撤退。然而,镇南军的一支千人队提前绕了一个大圈子埋伏于退路上,前后夹击。

    信天游放出了獠牙初成的小花。

    不到一小时,绝大部分军士被小花干掉了,小部分被增援的番兵干掉。剩下的漏网之鱼,被信天游消灭了。

    后来又零零星星出手了若干次,没有放走一个活口,也没有让任何一个番人见到自己。

    信使对此保持沉默。

    经此一役,镇南军再也没有开展过大规模攻击,小规模的“打草谷”还是照例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