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去天外 > 第二十五章 见血封喉
    嘭……

    幽冥钟将落未落,山货店的两扇门板被大力拉开,重重撞到内侧墙壁,震得檐灰墙皮簌簌而落。

    一彪人马从里面杀出。

    为首的阿贵手执一根镔铁棍,势如猛虎下山。

    拖后三步的是阿莎,帷帽摘除,手提长剑。虽然目光冷厉,却是一张甜甜的娃娃脸,总之让人害怕不起来。

    撕碎的布条尚在空中飞舞,一个身穿锁子轻甲的人从车后斜冲上天。

    奔跑了几步,阿贵一声怒吼劈向空中,镔铁棍划出了一道黑光。

    风声猎猎,杀意澎湃,如怒涛席卷。

    那人的上冲之势竭尽,正往下坠落,半空中拔出了腰刀,瞬间光华夺目。

    人群轰然炸开,狼奔豕突,各家店铺以神一般的速度关门。

    “哎呦……”

    “妈呀,快跑……”

    “狗日的瞎子好眼神,真有血光之灾……”

    ……

    小孩子哇哇哭叫,被大人抱起了飞跑。被飞溅的碎物刺伤者一瘸一拐,有的以手按胸,有人晕头转向撞到了围墙。

    领头的小校被一箭穿透脖颈,身躯一僵,只来得及嘶吼了一句“见血封喉”便栽倒。随即铜钟砸下,坐骑惊得猛窜。他的脚未离镫,被拖地而行。

    四名骑士飞快抽出军刀,猛勒缰绳。胯下的惊马却正往前窜,被勒得前蹄腾空,人立而起,咴聿聿长嘶。

    待马蹄落地,才转过半匹马身,轰隆……

    两匹拉辕的马使出洪荒之力狂奔,与横在道中的四匹同僚撞到了一起。顿时人仰马翻,乱成一团。

    马车的厢底被铜钟砸穿绊住,腾空飞起,翻转倒扣。

    碎木条、小物件、桌案、毛毯、茶具、帷幕等等如暴雨倾泻,车厢如乌云笼罩,将手舞足蹈的车夫和摔得七荤八素的骑士吞没。

    哐当……

    一个车轮旋转飞出,撞开了一家店铺。里面的人还真不少,七手八脚丢出破轮子,飞快地关门抵住。

    嗡……

    幽冥钟滴溜溜斜转,撞塌了围墙。声响竟是从未有过的洪亮悠远,振聋发聩。

    从它抛向街心开始,时间仅仅过去五息。

    三息前,冲天而起的那人霹雳般断喝,刀身吞吐出半尺长白芒,一劈而下。

    铮……

    尖利啸音刺得周围人耳朵生痛,镔铁棍头竟被生生削断。

    那人的下坠之势微滞,身躯被刀棍相交的反震力带得侧转,察觉出一点微芒在眼角急速放大,却来不及闪避了……

    阿莎出了山货店后就一直在加速,越来越快,到后来如离弦之箭,衣带飘直拖在了身后。恰好及时赶到,一剑刺中那人的右肋。

    宝剑削铁如泥,加上凌厉的前冲势头。别说轻薄锁子甲,即使厚实的重甲也要被洞穿。

    怪事发生了!

    甲外凭空生出一片光幕,隐约可见符文流转,抵得剑身弯曲成弧形,无法深入。

    剑身瞬间绷直,阿莎连退三步,手臂震颤几乎握不稳,用番语惊叫道:

    “符甲!”

    那人平移出一丈多远落地,哈哈大笑。

    “呸,几个云山番子也想刺杀本将军,简直白日做梦!”

    马车炸裂,木刺铁钉等细小物件呼啸四射。排最前面的几位士兵倒霉,脸被扎得鲜血直流,倒不太影响战斗力。

    他们均是军中悍卒,立即擎枪转身。

    年轻的四男两女从山货店冲出,手执弯月形番刀杀向街中。两男二女插到了阿莎阿贵身后挡住反扑的兵丁,剩下的二男则参与助攻。

    呜……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黑黢黢的一物蜿蜒如蛇,从天而降,重重砸向街道中央,正是悬挂幽冥钟的铁链。不枉大傻二傻在寒冬腊月里操练抛石头,落点非常准确。

    乖巧的兵丁弹跳避开,一个胆子大的举枪去挑,却如螳臂挡车,当场扑街。

    杀声震天,街道变成了修罗战场。

    从五匹马和破车厢堆成的小丘里艰难爬出三名骑士,顾不上还压在底下挣扎的袍泽,拔刀前冲。他们均是凝罡武者,一出手立刻改观了局面。

    中箭小校的惊马奔跑到长街口,慢慢停下了,转身低头,想嗅一嗅躺在地下的主人。可它一动,小校就挪动。无论怎么伸长脖子也嗅不着,急得团团乱转,拽得尸体也团团乱转。

    两名弩手从钟楼跳落围墙,大傻二傻从幽冥钟撞塌的破洞钻出,加入战团。

    叮当叮当……

    啊呀呀……狗娘养的……杀……小心暗箭……

    嗖嗖……

    噗……

    刀枪磕碰声,怒吼惨叫声,弩箭破空声,锋刃入体声混杂在一起,如大锅煮沸,血腥气息弥漫升腾。

    一名差役懵懵懂懂跑进了街口,见状吓得一个踉跄缩回去,歇斯底里叫喊:

    “不得了啦,快来人呀,石将军遇刺……”

    石坚狼狈从车内蹿出后,顶住了数轮猛攻。虽然还是继续后退,姿态却很从容,一边战一边调侃。

    “小姑娘,你就是番人的公主阿莎吧?”

    “送货上门,很好。”

    “拿下你,前番部也该瓦解了。”

    “听说你们驯养了一头大黑虎,怎么不带出来?”

    ……

    他仗着符甲无物可破,刀罡无物不斩,迅速占据了上风,却不趁机反攻。

    头盔遗落在马车里了,对他威胁最大的不是眼前四人,而是蹲在墙头放毒箭的弩手。通幽六重境的武道高手,也不敢轻易尝试见血封喉。

    交手了十几回合,阿贵长长的镔铁棍又被削去一截,变成了一柄不伦不类的短枪。

    阿莎险而又险地避开刀锋,刺中了对方两剑。却跟挠痒痒似的,石坚根本就没认真躲。

    助战的两人全部挂彩,一个胳膊差点被砍断,露出了森森白骨。

    实力差距摆在那儿,任他们怎么努力,怎么拼命也没有用。

    对方刀如游龙,一挥便白光一大片,完全靠近不了。

    局面开始倾斜。

    大傻二傻及两男二女均不同程度受伤,弩箭也失去压制作用。敌人顶盔掼甲,又是混杂在激烈的搏杀中,并不好射中裸露部位。

    众亲卫训练有素,撑过了最初的慌乱后,渐渐彰显战力。

    尽管又倒下四人,却在三名校尉的率领下逼得番人节节败退,与堵住另一端的石将军形成了包饺子之势。

    阿莎心里一沉。

    这场刺杀筹划了半年多,训练了半年多,动用了潜伏在栖云城里的暗桩,对细节推演过无数遍,简直无懈可击了,依旧杀不了眼前的恶魔。

    对方明显是在拖延时间,等待增援,好一网打尽。

    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阿莎当机立断,一声呼哨发出了撤退信号,彻底放弃防守,疯狂抢攻。

    石坚连退五六步,轻蔑冷笑。

    急攻之中,少女动如脱兔,突然转身奔向了街边的小胡同。

    雕虫小技,何足挂齿?

    石坚早料到如此,纵身飞扑,半空中一刀斩落。

    光影炫目,凛冽无双。

    纵然是观音菩萨的莲花台,恐怕也要被一劈两半。

    阿莎的反应,谁也没有想到。

    奔跑之中猛地扭身,一剑斜刺苍穹。

    目光决绝,两条腿呈坚定的前弓后箭姿势,身躯依旧在滑退,靴底与青石板地面剧烈摩擦冒出了青烟。

    她要以命换命,掩护伙伴撤离。

    两拨激斗的人见此一幕,不由自主停下了,惊叫不已。

    众亲卫心里拔凉拔凉的。

    打赢打输都不要紧,可如果将军出了事,他们的脑袋瓜统统搬家!

    石坚的脸上犹挂着轻蔑冷笑,在电光石火之间无法变招,好像用面门去撞那支剑的紧急情况下,把劈向少女肩膀的刀锋斜偏,刀头罡气猛烈喷射出一尺多,切向了纤纤皓腕。

    当……

    一声巨响。

    谁也看不清怎么回事,犹如苍鹰扑落的彪悍身躯凌空来了个垂直拐弯,斜飞出去一刀劈中了归化寺的围墙。

    轨迹诡异,出离了想象,如被隐形之物撞开。

    阿莎一剑未中,头也不回地窜入小胡同。她知道,如果自己不走,族人就会死战。

    番人们纷纷撤离,众兵丁只象征性地挡了几下,便一窝蜂围住石坚。作为卫士,未得长官的命令私自追敌,是大忌。

    隔壁街道哄乱起来,远处隐隐有警哨与铜锣呼应,马蹄声嘚嘚……

    南边街口涌入一群人,皂衣革带悬腰刀。

    北头街口,那匹哀伤的马儿依旧拖着主人转圈,无休无止……

    三名校尉率领众亲卫单膝跪地,低头惶恐道:“属下防护不周,请将军治罪。”

    石坚面孔铁青,不说话,缓缓拔出了陷入砖墙的宝刀。

    一枚铜钱赫然贯穿了刀身,好像天生就该长在那里似的,完好无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