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去天外 > 第四十七章 第一艘方舟
    信天游站立台阶上,双手下压止住喧嚣,侧行几步让出俞疙瘩。

    村民们有点不知所措了,冲进俞府的竟是一个少年?

    他们以为喊“哮天”,对方必是一条威猛如哮天犬的大汉,要不然怎么敢斗俞仙师。

    火工道人怒气冲冲走下台阶,拎起侄子连甩了几个嘴巴,打得嘴角流血。先前他跟信天游讲正儿八经官话,此际却冒出一串又快又急的本地土语。

    “……狗日的,敢拿老子的名头搜刮钱财,还不让老子晓得,良心都被狗吃了。下午跟老子把乡亲们的画押拿过来,要不然,一耳巴搧你龟儿到墙壁上去。滚……”

    俞富喏喏连声,被一推,踉踉跄跄转身就跑。

    几个护院见状,一瘸一拐,爬也要爬走,其状凄惨。

    到底是潇水修士,俞疙瘩身材高大,挺胸往众人面前一站,倒也颇具气势。团团拱了一圈手,道:

    “各位乡亲父老,疙瘩土生土长,却不曾回报乡恩。侄子俞富假借我的名义,倒行逆施敛财,实在对不起大家。从今往后,田地还是可以挂在老夫的名下。但十分之一的例钱,以后不用再交了。”

    村民们一阵欢呼。

    他们明白这桩事出现转机,绝不是啥“回报乡恩”,而是台阶上那位少年游侠“哮天”的功劳。俞家老祖灰头土脸,恐怕挨了好一顿暴打。

    俞疙瘩讲完话,转过身恭恭敬敬请示道:“请上尊训示。”

    阳光洒落满地金。

    正习惯性望向天空的信天游低下头,脸色异常难看,摆手道:“我没啥话,叫他们散了。”

    太阳不对头,黑子异常增加。

    太阳黑子是光球层上的漩涡状气流,因为温度比周边低一二千度,看上去就像一个个小黑点。当黑子增加的时候,意味着太阳内部的活动加剧了。

    信使用水晶做了一具单筒天文望远镜,训练信天游从小观测太阳。

    太阳有没有变大,他根本看不出,对黑子的活动规律却很了解。师父不靠谱的预言,又涌上了心头。

    再过十至二十年,太阳将膨胀,爆炸。

    高能量辐射形成浩荡洪流,横扫银河,灭杀掉几百光年范围内的所有生命。

    怎么办?

    多年之前,信使曾经提出一个问题。

    假设世界面临毁灭,只有少部分人能够乘坐“方舟”离开,该如何选择?

    那时候,少年对读书写字深恶痛绝,满脑子的飞天遁地,回答道,让修士先走。

    理由很简单。

    异域属于不可知之地,也许会面临巨大的凶险与困难,当然要让最强大的人先行。

    信使摇头道:

    “不,任何时候,都要把机会留给有准备的年轻人!”

    现在回过头看待这个问题,信天游恍然大悟。

    修士固然强大,却清心寡欲,只追求个体的突破。不事生产,却消耗大量资源,对种群延续与文明发展是不利的。况且修行需要天地元气,万一异世界没有,岂不是千辛万苦送过去一堆自私老头?

    年轻人朝气蓬勃,才最具适应能力,最具生命力。

    也明白了,师父这些年对自己的训练,正是为逃离地球做准备。

    但从逻辑上分析,依旧很令人困惑。

    太阳即将毁灭世界,等于判了所有人死刑。师父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为什么不心急火燎地想办法,而是躲藏深山,把渺茫的希望寄托在徒弟身上?

    还有,利用核能击穿时空屏障,制造虫洞穿越到其它星域,在目前条件下是不可能实现的。就算找到一堆万年前的核弹,也无法实现精微控制。那可不像炸墙壁,“砰”一声,就出现了一个大窟窿。

    师父明明知道此路不通,为什么还逼自己学习?

    这一次太阳黑子异常增加,恰巧符合了膨胀前的某些征兆。也许虚惊一场,过十天半月就恢复正常。也许,就会这么继续膨胀下去了……

    无论如何,该打造第一艘方舟了,有备无患。

    村民们见到尊贵无比的少年游侠“哮天”下令了,陆续离开。

    不少人学他的样子,手搭凉棚望向太阳,就像一群鹅。连何青青也从树荫下探出头,只朝天空望一下就飞快缩回去揉眼睛,小猫咪一般。

    信天游道:

    “你们都别看太阳了,眼睛会瞎的。马叔,过来一下。”

    说完,转身进了俞府。

    董淑敏弄出了好大的阵仗前来“护驾”,正得意。见信天游只叫马空不叫自己,不高兴地往前走,嚷道:

    “小天,你干嘛呀,鬼鬼祟祟的。”

    才走出几步,站立于台阶下,低眉顺眼勾肩塌背的俞疙瘩猛一挺身,磅礴气场骤然迸发。

    他才不管来的是谁,反正自家的岗得站好。

    既然上尊只叫一个人进去,肯定谈机密要事,岂可让闲人靠近?

    董小姐惊得连退好几步,面孔苍白,手指颤抖几乎按不稳剑柄。方才见到这个老头儿蔫不啦叽的,好像一条哈巴狗,怎知会如此厉害!

    影壁之前,信天游单刀直入。

    “马叔,我看翠花姐很喜欢劳清德,干嘛不让他俩成亲?”

    马空苦笑道:

    “他不来求婚,俺们女方怎么好主动开口?况且劳清德是读书人,俺只是操贱役的捕快,一家子入了贱籍。他一旦娶翠花,就做不成官,还连累子孙三代……”

    “行,我知道了。只问你,同不同意他俩成亲?”

    “当然同意啦……求之不得。”

    “那就这样了,婚事要尽早办理,越快越好……你去把劳夫子单独叫来。”

    过了一会儿,劳清德一瘸一拐走到信天游的面前,长身一揖,道:“多谢信师搭救芙蓉村……”

    信天游不喜欢听这些废话,打断他问道:

    “以后别叫信师,叫信天游。我问你,为什么迟迟不娶翠花姐?”

    劳清德被一声“翠花姐”吓得不轻,心道她哪里冒出这么厉害一个仙师弟弟,恐怕是远房亲戚。人有点发懵,过了数息才苦笑道:

    “不瞒天游,我们确实两情相悦。可惜劳某贫无立锥之地,本指望攒钱买下房子,再迎娶她过门,总不能让新娘子寄人篱下吧。谁知房价一天比一天贵,加上阿姊生病……”

    “不用讲了,你赶快求婚。”

    “这,这……入赘,也不是不可以……”

    “少啰嗦,不是叫你入赘。你们俩以后就住这间府邸,马叔一家人也统统搬过来。”

    “啊,这不是俞府吗?”

    “已经被我征用了……你教私塾的,估算下这么大的宅院,可以招多少个小孩子?”

    劳夫子浑身一激灵,猜测俞疙瘩斗法惨败沦为了奴隶,当然什么都属于主人了。略微想了想,道:

    “少说也得千儿八百。”

    “不用那么多,太挤了。以后这里由你负责,招收三百个六岁至八岁的学生。食宿全包,费用全免,请最好的老师,用最好的文具。算一下,一年要多少钱?”

    ……

    ————————————————————————

    我开书,是因为觉得绝大部分网文太粗糙幼稚。别说文笔了,连逻辑都不能自洽。

    一直没上App,因为现在的软件,下载的话就把手机翻个底朝天,甚至篡改数据。所以能够见到大家的意见,只有本章说。

    感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