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去天外 > 第七十一章 不笑不足以为道
    厅内顿时大乱,一个二个的纷纷起立,面孔煞白。

    廖明大声安抚,不要慌。

    几名医生以神一般的速度抢入,将绍雄抬起就走。

    拍卖之中出现晕厥现象,并不是啥新鲜事。每年总会有几个人倒下,珍宝阁常备了大夫和医药。

    两名凝罡境界的彪悍年轻人一个守护绍雄,另一个要扑上前,却被青衣侍者挡住。于是一边走,一边指着道士痛骂:

    “你这妖道,玩的什么鬼花样?就算出得了珍宝阁,也出不了白沙城。如果公子有什么闪失,侯府定追到天涯海角,将你碎尸万段!”

    “哈哈哈……”

    逍遥子朗声大笑,震得众人耳朵嗡鸣,头晕目眩,缓缓道:

    “煞气通灵,亦可转化为灵气。若恶念被其所趁,将致惊厥癫狂。方才大家吸入的,千真万确是灵气。可贪嗔痴三毒,啥灵气也救不了。将军百战,为国为民,一身正气。若为一己之私,正气就会变成凶煞之气。绍子力可安好?请转告他,中南山旧人路过了……你家公子心怀不轨,煞气入脑,辛亏贫道不惜损耗法力医治。他一觉睡醒,自然神清气爽。你们不记恩,反要报复,何其荒谬!哈哈哈,老子……贫道可不是吓大的。”

    那护卫见对方提到了武威侯,不敢对骂,护住绍雄悻悻而去。

    众人惊恐不已,被这番话绕晕,脑子全成了浆糊。

    道士周围的椅子清洁光溜,哧溜跑掉了二三十个。

    但拍卖没有结束,一个胆小的商人待会儿还要交割。仿佛惊弓之鸟缩在门口,恐怕谁大叫一声,都能把他惊得扑棱棱飞走。

    “六千两,第一次……”

    待秩序基本恢复,廖明重新报价。

    牟泥偏过头,看了看场中的最强者童三。见对方目光凶狠,额头青筋直跳,却始终稳稳坐着。于是,机智地不说话了。

    阿弥陀佛,牛鼻子不是好惹的。自己就是想喊价,恐怕也出不了口。绍雄浑身抽搐,腿脚乱蹬的模样犹在眼前,乃前车之鉴!

    “六千两,第二次……”

    浑身冒烟的道人转过身,盯住把手悄悄抬到胸口的阳河,阴森森呲出一口黄牙板。

    “公子,你印堂发黑,必有血光之灾。”

    阳河吓得猛一颤,手臂不听使唤地放下了,冷汗涔涔。

    “六千两,第三次……成交!”

    啪……

    醒木重重拍下。

    道人径直把一叠金票交给青衣侍者,上前旁若无人地抱起玄铁罐就走。那股烟雾袅绕的架势,犹如抱着太上老君的八卦炼丹炉。

    童三一怔,如梦初醒般起身。

    “道长,道长请慢行,可否商量一下……”

    逍遥子脚步不停,冷哼。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施主想强抢不成?”

    童三苦笑道:

    “道长神功盖世,童某安敢有此贪念。以天材地宝五件,与你交换如何?”

    烟雾越来越浓,几乎看不清人影了,雾里传出几声重重咳嗽。

    “休要多言。”

    童三兀自不肯放弃,紧追不舍。

    坐在后排的几个通幽武者,十几个凝罡武者,呼啦啦起身跟随童三。

    众人噤若寒蝉,目送一行人离开。

    一片寂静中,忽然冒出“吭哧吭哧”笑声,格外刺耳。

    定睛一看,正是先前竖起中指拍下《侍女鹦鹉图》,英雄救美的拉风少公子。只见他用手捂住嘴,把头埋在膝盖上,两个肩膀一耸一耸,憋得实在辛苦。

    逍遥子听到身后传出了一阵古怪笑声,脸色一沉,脚步匆匆加快了。

    信天游乐不可支。

    没想到呀,没想到。走进拍卖场,却看到了一幕高水平话剧。

    道士的修为是通幽六层,借剑刺之力把一叠纸片送出三十多米不难。可叫他展开符纸,遥遥悬停于空中,根本做不到。

    符纸,明明是童三用气场托起的。那厮的距离只有一米,再方便不过了。叫他去定远处的物体,也不行。

    绍雄为什么像被透明人掐住脖子,也是隔壁的童三搞鬼。开光搞掂通幽,小菜一碟,何况对方还没有防备。

    医生早等着,将绍公子以最快速度抬走,防止丫醒太快报出一个天价。

    编造煞晶,首先是要吓退商人与富豪。万一东一个西一个冒出头竞价,无法控制局面。其次,让大伙的注意力集中到逍遥子身上,童三好暗中出手对付最强硬的绍雄与牟泥。

    他们三个坐前排,正对拍案,童三居中。

    这是最好最尊贵的位子,也是早就设计好的安排。

    剧本最后出现了瑕疵,逍遥子乱七八糟一通胡扯,拿了灵晶就跑。

    童三带领一彪人装作商讨,其实是护送。

    珍宝阁开光三重、五重境的两名高手,难道没发现?为什么不制止,反而大开方便之门?

    因为他们就是内鬼,伙同逍遥子、童三用最少的钱拍下灵晶,不留任何把柄。

    中南山绝对不会有一个名叫逍遥子,玩得一手漂亮戏法的杂毛道人。

    符纸自行燃烧,是怎么回事?

    白磷燃点低,暴露于空气中便自燃。桃木剑尖粘染了白磷,此前藏在鞘中隔绝空气。待抽出后刺中符纸,接触点随即燃烧。

    逍遥子脑后冒青烟,不是啥神功,纯属临场发挥出现了意外。

    剑鞘系在背上,他看不见。还剑入鞘两次,硬没插准。

    剑尖上的白磷在空气中耽误久了,发生反应。而剑鞘里的氧气不足,没办法生出明火,汩汩汩直冒烟。

    尼玛,丫还自带烟火特效的!

    笑料不断,精彩纷呈,直到最后还抖包袱……冒出一个纯属意外跑进来的青衣侍者,端着一盆水不知道该如何下手,望着逍遥子傻愣愣发呆……

    这时,仅仅一墙之隔的楼梯上,透出了焦急的传音入密。

    “大哥,快,快把剑浸水里,要烧穿了……”

    哎呦……

    少年再也遏制不住,索性坐直了,开怀大笑。

    声音清爽明快,如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笑到最后,浑然忘记了一切。心头一片敞亮,如镜面一般倒映出了大千世界。

    精神力量之坚韧、饱满,又登上一个新台阶。

    《道德经》中说,不笑不足以为道。

    他距离突破,仅一步之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