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去天外 > 第八十八章 赌博圣物
    廖明死死盯住了“神塔“,好像猫儿嗅到鱼腥味,眼睛里面直冒绿光。

    能够被乐游坊重金邀请来做司仪,除了大家是朱雀大街斜对面的邻居,他身为珍宝阁大掌柜说话有分量外,还另有一重原因。

    廖明好赌,加上赌场是极好的打探消息地方,理所当然成为了乐游坊的贵宾,常客。对方可不敢设局欺骗他,有时还故意输点钱。

    他玩了大半一辈子骰子,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赌博圣物“。如同书家见到书圣王羲之的《兰亭集序》真迹,画家见到画圣吴道子的《地狱变相》图,仿佛千百只小猫轻轻抓挠心肝,每一根寒毛都酥麻酸痒。

    甚至想到,当明年大夏国铁蹄南下,一举灭掉曾周华后,自己肯定不能继续呆白沙城了。难道带一箱金银珠宝回去?嘿嘿,被瑾王子晓得,会剥掉一层皮。

    这六枚小塔,才是真正的无价之宝。

    日后金盆洗手,一帮狐朋狗友酒酣耳热。拿出“圣物“一亮,再细说原委,绝对惊炸全场。什么翡翠玛瑙,天材地宝,统统靠边站……

    “既然事先没讲不能破坏骰子,那么本局判定为,信天游公子赢。“

    轰,人群冒出此起彼伏的叫好声。

    周凡的脸上露出忌惮神色。

    周平面孔铁青,不停给自己打气。不要紧,不要紧……还有一局。

    这三十二万两黄金,是众多纨绔东拼西凑出来的,得多少年才能赚回?一旦输了,即使信天游被干掉,钱也流回不到他们手中。

    廖明匆匆宣布完毕,见千陌那呆子还在低头瞅。生怕他先下手,一个健步上前抓起“小塔“塞入胸襟。

    再按一按,硬硬的还在。心里总算踏实了,一本正经对台角肃立的侍女道:

    “骰子毁坏了,快去换新的来。“

    千陌茫然坐下,困惑地直眨眼睛。寻思,我还要研究呢,你收那么猴急干嘛?

    等侍女那把新的三粒骰子拿到,廖明将它们扣在盅盖下,端起托盘摇乱了点数,才道:

    “第一局比大,千陌先生先摇。第二局比小,信公子先摇。”

    信天游晓得,千陌肯定会再出妖蛾子。双膀横抱在胸前,冷笑道:

    “什么狗屁赌魔,给老子提鞋都不配,让他先摇。”

    方才这局赢下,实在险之又险。

    假如先摇,顶多出十八点的大豹子,铁定输了。

    等对方暴露,自己找到解决方案后,过程倒简单了。无非用神识窥探点数,释放能量切割。就技巧而言,其实比“海外仙山”低。就档次而言,却高了不止一筹。

    至于那些青气,无非是能量电离了空气,释放出负氧离子。又刻意进行控制,弄出了莲花形状吓唬人。

    千陌闻言,胀红了脸。

    但他确实输了,无法可说。

    动作依旧简单,中规中矩。右手拿起骰罐倒转,让开口朝上,左手拈起三粒骰子轻轻放入。再右腕一抖,由缓到疾开始摇晃。

    随着摇晃的频率越来越高,骰盅变成一片残影。发出的声响起初像泉水叮咚,逐渐演变成疾风暴雨,时不时传出爆鸣。

    疾风暴雨之后,声响渐渐和缓,持续降低。

    沙沙沙……仿佛春蚕啃食桑叶。

    这是搞什么名堂?

    廖明纳罕不已。

    三粒骰子,正常情况下的最小点数是三个一,总共三点。但理论上的最小的点数,应该是一点。把三枚骰子摇成一根棍子形状,一颗叠一颗,只剩顶端一点露出。

    像千陌这样搞,哪像摇棍子?

    等“沙沙”之声微不可闻了,千陌才猛地翻转骰罐朝托盘一扣,退后三步。他一直以谦谦君子的形象示人,此刻显然生气了。

    廖明停顿了约十秒,才慢慢提起盅盖。

    眼前白花花一片。

    托盘上望不见骰子了,只见乳白色粉末围出了一个漂亮圆圈。

    0!

    这是怎么回事?

    围观众人懂赌博规矩的并不多,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交头接耳。

    身为资深赌棍,廖明解释道:

    “把骰子摇成粉末,点数就消失了。既然没有点数,就是零点。这是理论上的最小点数,已经超越了技巧层面。光精通赌术是办不到的,必须达到武道巅峰以上,有碎物成粉的实力,还得……”

    这世界并没有负数概念,没有人能够想象出比零更小的点数是什么。

    等侍女清理干净托盘,廖明把骰盅轻轻推到了信天游身前,平静地宣布:“千陌先生零点,有请信天游公子。”

    他预感这一局应该是平手,千陌太强大了。

    “通天神塔”力压“海外仙山”,还可以理解。假如摇出的点数比零还小,会把人吓傻,那将是一个什么玩意?

    信天游乐了,本局比上局容易得多。

    日常生活里不可能遇到的负点,在宇宙中却真实存在。比方说反物质,比方说黑洞……

    如果摇出一粒反物质骰子,将发生湮灭爆炸。不说地球吧,至少可以将白沙城化为虚无;如果摇出一个小型黑洞,将把整片星空吞噬……

    当然,信天游是做不到的,连师父也做不到。

    不过,他在杀幽境时就可以捏石成粉,突破到杀光境之后,隔空碎物根本不算什么,不需要像千陌那么麻烦。

    可如此一来,并不能令千陌折服,必须弄出震撼才行。

    他在“去天外“计划中的地位,有多重要?

    仅次于华文。

    可能全世界就只剩下这么一个宝贝疙瘩了,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必须拿下!

    主意打定,信天游起身摇骰,动作和千陌如出一辙。

    盅内传出的声响如翻唱原版,初起泉水叮咚,继而风雨雷鸣。最后“沙沙沙”一片,似乎彤云密布,细小的雪籽洒向人间。

    只不过,叮咚与爆鸣时间缩短,音频加高,声响更大,好像乐曲的前奏加快。而后来“沙沙沙”的主旋律则被拉长,循环往复,渐小渐悄,以至于无。

    空中洒盐差可拟,未若柳絮因风起。

    两分钟后,信天游手腕翻转,将骰罐扣在了托盘之上。

    与千陌不同的是,他手掌不离开盅盖,按压于顶端足足一分多钟放开。

    廖明心里泛起了毛骨悚然感觉,连鼓了三次勇气才伸手去揭骰盅。看到信公子那副坏坏的表情,他又对自己的判断不确定了。

    难道,摇出的点数真比零还小……

    那将会是一个什么东西?实在想象不出呀。

    众人目光炯炯,像鹅一样伸长颈子,踮起脚尖。

    彩棚内,周平与周凡哥俩不由自主地身躯前倾,连似睡非睡的周无羊也睁开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