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去天外 > 第八十九章 天意
    托盘之上,空空如也。

    骰子哪里去了?

    众人鸦雀无声,全望向廖明。

    廖明也懵了,不可置信地把骰罐翻转。对光查看,甚至把手伸进去摸,还在八仙桌上磕了磕……里面依旧空空,没有东西掉出来。黄褐色的硅木内壁光洁清溜,比狗舔过的还干净。

    千陌站起身,接过罐子看了看,又掂了掂,道:

    “零对空,我输了。”

    廖明拿回骰罐,也体会出了不同,貌似比先前沉了一点点。转念便明白,骰子竟然被摇成粉末,生生压进了罐体。

    当即宣布:

    “零点,依旧算有点。但一片虚无,则什么都没有。本司仪判定,这一局,信天游公子赢了。”

    人群沉默了数息,随后,轰……欢呼、尖叫、跺脚、鼓掌如火山喷发。

    周平一屁股瘫坐在椅子上,面如死灰。

    千陌躬身,朝对面拱手一揖,道:

    “信公子神功盖世,千某佩服……告辞。”

    信天游哪里能让他走,起身一脚踏上太师椅,戟指喝道:

    “等等……你这厮什么意思?说老子赌术不行,靠别的神通赢你。直娘贼,再来一局!你如果赢下,老子就把这三十二万两黄金不要了。你如果输了,就给老子干三年活。”

    千陌冷冷道:

    “恕不奉陪。”

    廖明也不打圆场,紧紧将骰罐按于掌下,若非体积太大早塞进怀里了。心道,老子随你们怎么吵,反正这个罐子我要带走。

    周平仿佛起死回生一般蹦起来,道:

    “可以可以,再赌一局。”

    赌徒最怕什么?不是输。是输了之后赌局结束,扳不了本。他一听有这好事,顿时如行将溺死的人捞住一根救命稻草。

    修士不在乎世俗金银,纨绔可在乎。何况赢了就翻身,输了也没啥损失,顶多把千陌的供奉约定转让给信天游而已。

    千陌的俸金才一年一千两,对一个化丹仙师而言少得可怜,可也不能怪。世家花钱请供奉,无非想提升战斗力,他却连武道巅峰都打不过。

    周平若非需要对付信天游,又想在华国五郡再开赌场,借“赌魔”的名头震慑,才懒得请呢。

    千陌望了望彩棚内,重新坐下,道:

    “好,再来一局,你出题。”

    信天游哈哈大笑,道:

    “何为赌?赌的就是不确定。靠神通欺负人,算本事,也不算本事。千陌,这一局我跟你赌天意,叫你心服口服。”

    天意?

    可怎么赌?

    众人大眼瞪小眼,抓瞎了。

    信天游继续道:

    “也可以称之为,盲赌。从乐游坊里取一副扑克,比双点大小。从洗牌到切牌到亮牌,我全程不看,不接触,一定赢你!“

    上一代文明消逝后,麻将、骰子流传了下来,没发生变化。扑克牌却只剩下了黑红梅方从一至十的纯数字,少了J、Q、K和大小王。因为,英文消失了。

    双点比大小即每人抽出两张牌,数字相加取个位比大小。

    比方说九加三,便是两点。如果九加一,可不是十点,而是最小的零点。点数相同就比最大的牌面,牌面还相同就比花色。黑桃为尊,红桃、梅花、方片次之。

    千陌倒吸一口凉气。

    盲赌扑克牌,视线、神识、听力均不能直接辨认。何况牌面太光滑了,不像骰子坑坑洼洼,连气场也无法感应出异常。

    更何况,按照规则不能接触牌,鬼知道会开出几点?

    神仙也不能笃定赢呀!

    周平连声叫好,生怕信天游改变主意,催促快点进行。

    他认为所谓的天意,就是撞大运。对方能够赢下千陌,靠的是神通。撞大运则是一半对一半的机会,自己要占便宜。

    司仪廖明见双方都同意了,吩咐侍女取来扑克牌。

    信天游见周平上钩了,松了口气,站立于彩台上环顾。他还需要,找到一个最信任自己的人协助,竟然望见了苏果儿与苏梅。

    少女被挤在了一个角落里,拼命地跳,挥手。

    信天游一愣,抬手一指,朝左右摆了摆。

    人群怔了怔,立刻有四水帮与密侦司的人上前去推,闪出一条通道。

    苏果儿一溜小跑上前,爬上了彩台。苏梅迟疑地跟在后面,走到人群的最前方停下了。

    “信公子,你快救救我妈,救救苏家庄。“

    少女嘴巴一扁,快哭了。

    信天游见她比上次憔悴了不少,忙诧异地问:

    “怎么啦?“

    原来,城隍庙的蒙面打擂人被查出,就是曾经出现在珍宝阁拍卖的信天游,苏家庄立刻受到牵连。刑部捕快抓走了庄里的几位长辈,一直关押着。

    虽然早搞清楚了苏果儿与少年只是萍水相逢,没啥关系。可刑部捕快抓走了庄里长辈,一直关押不放,放风说要交一笔“事儿钱“才行。苏家庄为拍下《仕女鹦鹉图》,都快倾家荡产了,哪里还拿得出钱赎人?

    没办法,听说今天信天游公子会出现在乐游坊的赌局,两位姑娘早早赶来等着。如果他不肯帮忙,就只能找珍宝阁贱价退回先祖图画筹钱了。

    信天游笑笑,道:

    “没事,不要急,帮我洗洗扑克牌。我等这里的事忙完了,马上救人。”

    少女惶恐了半个月,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点头道:

    “好。”

    “以前玩过扑克吗?”

    “很少,过年的时候同姐妹玩过的,懂一点点。”

    苏果儿局促地捻动足尖,声音轻得像蚊子叫。也不敢抬头望周围,假装其他人都不存在。

    “好的,那你帮我去验牌,洗牌。”

    信天游指了指站立赌桌一角,用托盘端着十副扑克的侍女。

    几千双眼睛牢牢盯住了他,到底要看看这所谓的“天意“是怎么回事。

    也有人怀疑苏果儿有问题,但再想一想流程,觉得即使是托也起不了任何作用。

    少女真不是托。

    信天游之所以选择苏果儿,是发现这丫头对自己几乎言听计从,精神上极易沟通。她会不会玩牌倒不太重要,知道点数大小就行了。

    少女的确手生,好半天连扑克盒外的蜡封纸也剥撕不开。众目睽睽之下,越急越乱,越乱越急,泪珠儿快滴出来了。

    廖明与侍女近在咫尺,始终斜眼冷觑,丝毫没有帮忙的意思。

    -------------------------------------------

    谢谢IV嘟嘟嘟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