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去天外 > 第二章 入宫
    在郭春海、章牧之、铁四的陪同下,信天游由外宫直入内宫。

    君王训政,讨论国事,一般在外宫进行。例如内阁的办公场所,就是设在外宫中。内宫是大王、王后、嫔妃、王子、公主的居住地,未得允许擅入,要被砍头。

    但这一回,内宫统领赵绍直接打开宫门,率领禁卫跪在两侧。

    章牧之主动在门外卸下贴身短剑,铁四脱下了甲胄。三个人一路行去,如入无人之境。沿途的宫女太监,无不五体投地。

    信天游惊讶发现,宫女太监的年龄都偏大,最年轻的都可以做阿姨。随口问了下,章牧之回答道:

    “自从大王登基后,宫内便没有增加新的太监、宫女。待王子亲政,自然要从民间选一批来。”

    少年笑笑,不置可否。

    龙乾宫前,一个栖云郡的熟人带领十几个人趴在地砖上,高呼“恭迎王子”。赫然是太医之首,薛仁薛神医。

    信天游真受不了,板着脸喝道:

    “起来,起来……以后别拜了。动不动就下跪的人,别出现在我面前。”

    “是!”

    众人迅速起身答应,动作利落。

    咦,这一回怎么干脆了,不需要说一大堆岂敢、岂敢吗?信天游纳闷地望向章牧之,后者解释道:

    “大王素来不喜人跪拜,规定除了正式的朝堂场合,都不许跪。特许了郭相爷和武威侯邵子力,在任何时候都可以不拜。另外,还特许武威侯带剑上朝,剑圣可以带剑入宫。”

    场中,一位身材高大,背负长剑的老者伏地不起,再拜顿首,道:

    “老奴恭迎小主。”

    从对方散发出的强悍气势,信天游早晓得是剑圣,王族忠心耿耿的家奴,立刻“噌”地跳到旁边避开。

    被一位头发胡子全白,可能七八十岁的老者磕头,他心里堵得慌。

    “我说大爷……”

    谁知这一声“大爷”,吓得老人刚刚挺直的上半身又趴下去了,呼道:

    “小主折杀老奴了。”

    从乐游坊一路走到这里,信天游一直憋着的。觉得再憋下去简直要爆炸了,长吸一口气,对铁四道:

    “铁叔,你在这儿好好劝一下剑圣。他这么跪,我要折寿的。郭老、章统领、薛神医,我们先进去。”

    铁四坦然受了一声“叔”,因为他们与华王天启本是结义兄弟。

    二十分钟后,信天游与薛神医走出了天启的卧室,进入偏殿。郭春海与章牧之急忙迎上,问:

    “情况如何,可有良方?”

    少年用一碗水治愈中风的神迹,薛仁并没有敢宣扬。但他们觉得,既然是罗汉弟子,又斩了圣胎真人,必然无所不能。

    信天游良久无语,沉思半晌后找了一把椅子坐下,道:

    “拿纸笔来。”

    他刚才见到了昏迷中的华王天启,心中并无波澜。

    对方于他是一个陌生人,没有感情。况且,他未必就是华王子。不过,通过下山后的一系列见闻,还答应了董淑敏,对具备超前人文思想的天启充满敬意。

    只可惜,信天游不是神仙,救治不了。

    天启是脑癌晚期。

    “进化一号”的目地是培育完美战士,并非医疗药剂。但提高了免疫力,从而可以杀灭病原体,唯独癌细胞除外。

    换一个视角看,癌细胞才是人体变异出的最具生命力细胞。除了疯狂掠夺养分外,甚至能够无限分裂,永生不死,如海拉细胞。癌变一旦受到进化一号刺激,进程将大大提速。病人在这种情况下服用,不异于饮鸩止渴,死得更快了。

    天启在去年底发病昏迷,成为植物人。太医判断他熬不到秋至,基本上准确。

    王党费尽心思拍得“灵晶”,却好心办了坏事。

    灵气确实刺激了肌体,同时也令癌变的过程加速,呈断崖式崩裂。这种情况,即使放在一万年前,也治疗不了。

    方才,他几乎感应不到天启的脑电波,说明脑干和中枢神经系统没什么活动。即将丧失功能,无法苏醒了。

    只能采取保守疗法,尽量延缓衰竭到来。

    待薛仁拿着方子走出去后,郭春海看了看少年的脸色,小心翼翼问:

    “还有多久时间?”

    信天游道:

    “仲夏。”

    比当初预计,提早了一个月。

    沉默了一阵子,章牧之转换话题,道:

    “当务之急,是如何处理与潇水剑派的关系。”

    正说着,太监禀告,王后娘娘要进来。

    信天游道:

    “别让她进来……转告她,明天就以王后之礼,送她回周国省亲。”

    郭春海觉得,王子毕竟太年轻了,这种时候怎能仁慈?道:

    “如果这样的话,周媚便始终是王太后。在名分上,可以压制新王一头……”

    信天游索性站起身,指点二人道:

    “什么这呀哪的,照办。潇水剑派不用考虑,丹丘生敢报复,我就宰了他。但是,华国虽然政务自主,名义上依旧要奉潇水为国教,该缴纳的供奉一分不少。你们说,他们明知道打不赢,面子又保住了,利益还不受损,会开战吗?

    “华国必须洗牌,人浮于事的部门统统砍掉。养十万镇北军干嘛,周国又不会打过来。老去欺负边远的少数民族,也没意思嘛。给我调回九万人,只留下一万配合地方查关税……“

    二人跟着站起,郭春海问:

    “有罗汉坐镇,确实不需要养太多边兵。可调回来的九万人,派他们做什么去?“

    信天游道:

    “去栖云郡挖坑,从云梦泽抽水。“

    师父预计三年后两极冰盖融化,海水将倒灌陆地。华国地势最高的区域,是左倚楚山右靠云山的栖云郡。如此一来,淡水就成为了稀缺物。

    必须建非常多的水塘,用水车通过一级级水渠,提前把水输送到高地。

    裁军好理解,不好理解的是裁军之后去挖坑。郭春海被雷得怀疑耳朵,不停眨眼睛。

    还是章牧之年轻,反应快,道:

    “是不是要出现大旱了?“

    信天游道:

    “今年至少小旱,明年肯定出现大旱,后年涨大水……为什么涨大水还要储水,我知道你们听不懂,照办就是。好啦,国不可一日无君,我推荐一个人……“

    章牧之道:

    “大王说过,逍遥伯不可为君。王子,还请速速即位。“

    信天游一屁股重重坐下,哼道:

    “你们怎么老把我当王子?早说过,当初有两个婴儿……“

    喜宴摆了,堂拜了,盖头也掀开了。然后新郎说,他不是新郎,是隔壁王二。那算怎么一事呀?

    郭春海与章牧之真急了。

    一个道:

    “你的面相,很像冰灵王妃。“

    一个哈哈大笑,道:

    “辛亏老夫当年留了一手,为避免日后真假王子分不清,仔细查看了。如果所言不虚,王子的胸口,应该有一块红色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