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去天外 > 第三章 镇国
    信天游摇摇头,对章牧之道:

    “面相作不得准,何况你先入为主,当然越看越像了。还有龙形玉佩,也作不了准。夏星在危急情况下,完全可能将两个婴儿掉包。‘赵氏孤儿’的故事,你们不是没听过,难度可比这大多了……当今天下,如果连我师父都不能判断的话,就没人能够揭穿谜底了。”

    章牧之默然。

    心道,把你师父都抬出来了,凡夫俗子能说什么?道门的渡劫修士全部缩在虚空秘境,你师父既然能在人间抗住天雷,就可战天人,属于通天彻地的存在。恐怕不是他不能判断,是不想去判断吧。

    趴在脑瓜顶睡觉的小青被摇醒了,姣憨地打了个哈欠,一不小心滚下。神奇地伸爪一搭勾住了少年耳垂,悬在半空中晃呀晃的。竟然连眼睛都没有睁开,像一个翠绿别致的毛茸茸耳环。

    章、郭二人看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大气不敢喘。这妖灵,咳咳,仙禽……堪比一位强大的化丹仙师,怎像个小萌宠?

    信天游一把抓住青鸟,像一团毛线般塞进胸襟内袋,道:

    “郭老,我也不知道你所言虚不虚。反正,无法作为证据。”

    言毕,从腰间拔出狼牙,轻轻朝掌心一划,立刻出现一条血痕。可仅仅只过了半分钟,冒出的血珠就被吸收回去了。

    少年端起椅旁茶杯洗干净手,亮给二人看,竟完好无瑕。

    “见到了吧,我在襁褓中被师父脱胎换骨,皮肤无任何瑕疵。别说胎记,连麻麻点点都没有。就算当时有,之后也会消失掉。知道我身世的,只有千年前的一位,一位……算了,不讲了。这件事就此作罢,不可再提。至于民间,爱怎么传就怎么传,反正也堵不住。

    “人间君王,拘于一隅。即使一统天下成为皇帝,他逃得过天道轮回,生老病死吗?如果你们立于高天,将见到我们脚下不过是一颗小小星球。在浩渺宇宙中,连尘埃都算不上。

    “你们关注的,是一国一民。我关注的,是千秋万世,无穷世界,无限时空。大家道不同,不相与谋。但是,在今日之时空节点上,我们会有一段共同的征程。你们接受,就合作。不接受,我就换代理人。不合作的,我可以容忍,让他自生自灭。敢捣乱的,对不起,我会杀得他血流成河。

    “懂了吗?“

    郭春海与章牧之面面相觑,十数息后终于拱手道:

    “谨听尊旨。“

    信天游拍掌笑道:

    “瞧,这多好,思想统一了就好办事。我虽然不能确定身世,但肯定是华人,为此将镇守华国十年。华氏立国有一千二百多年了,民心所向,所以华王最好从华氏王族中选出。现在有两个半继承人,华文,华夫人,加上我。

    “华文不宜为君,我呢,只能算半个。可以为王者,没得选,只有华夫人……得得得,看你俩的表情我就知道要说什么了,女子不可为王。哼,女子为什么不可为王?我是通过董淑敏才知道她母亲的许多举措,不显山不露水,坚定又不乏远虑,比你们强多了。

    “赶快派人通知清风子,我只镇守华国十年。清风子名为国师,却不管国事,与你们关系又好。在我看来,他是故意只当一个招生办主任的,算半个王党了。告诉他,华夫人之后,华国将不再立王,交还潇水剑派处置。信不信,在新王登基的那一天,丹丘生绝对会派使者送上厚礼。

    “华夫人成为新君,根基不稳,不宜大动干戈。所以,这时候不要去通知她,暂由内阁摄政。三天之内,为她拔除尖刺……好啦,你们以后就叫我‘信师’,别什么‘王子王子’的。我以前很讨厌这个称呼,被叫得多,就习惯了。既然是镇国仙师,我得在白沙城盖一个小院子。面积也不要太大,千亩就行。钱,由我自己出。地,你们看选哪里?”

    郭春海与章牧之瞠目结舌。

    占地千亩的小院子,还是小院子吗?连王宫也才两百多亩。

    老相国嗫嚅道:

    “信师,王城寸土寸金,繁华地段都有人家。虽然可以将刘鹗等大逆不道者下狱,抄没府邸,却连不成一片。若与百姓换地,时间就拖得久了。”

    密侦司统领微微一笑,心道,你明明晓得华文手里握有一千五百亩的闲置祖地,却如此问。莫非,是怕淑敏那丫头兴师问罪?

    其实,信天游早想好了全盘计划。

    必须依托神龙大阵,在白沙城建造“时空之门”。王城最大的空地,只剩下华文手里的那一块了。为安全起见,不能暴露自己与华文的关系,那怎么办?只能由别人提议,卖下那块地。同时,明面上委托华文设计护宅阵法,暗地里却捣鼓传送阵,一举几得。

    章牧之道:

    “这么大块地盘,只有逍遥伯有,我去与他沟通一下吧。但那块地,是两百年来华国最邪的凶地,信师可有耳闻?”

    信天游道:

    “听过,没去过。什么邪灵不邪灵的,我灭了就是。告诉他,六十万两黄金,附带弄好护宅阵法,爱干不干。”

    郭春海彻底不讲话了。

    华氏祖地,往高讲,卖一百万不稀奇。可两百年来受“凶地”之名拖累,倒贴钱都未必有人敢收。信师拿钱打水漂,还真是不食人间烟火呀!

    章牧之也说不出话,不知道该把屁股坐哪边。

    太监进来禀告:

    “离未时只差一刻,百官已齐聚勤政殿。”

    信天游哈哈笑道:

    “好啦,快一点钟了,开会去。什么经国大计,子曰诗云,我一听就脑壳大。关于政务,以后永远不要找我,与华夫人商量。但我的命令,必须在第一时间执行……今天,在京的四品以上官员齐聚,是我最后一次站台当恶人。老百姓说,九品以上官员都可以杀掉,没一个冤枉,我看行……武威侯不是号称军神吗,裁军便动了他的奶酪。哼,今日倒要看一看,他敢不敢带剑上殿……”

    在两位长者的强烈要求下,少年脱下游侠衣,换上了王子服。

    头束金冠,衣裳以橘红打底,黑边黄纹。绣上四爪的蟒,山脉,日月星辰,端的是仪表非凡。

    就是脸儿太黑了点,怎么看都像来自传说中的遥远非洲,或者安南、吕宋、暹罗、寮国……

    -------------------------------------------------

    这章刚要发出时,见到無为同学在上一章的评论,“进化一号把胎记删除“。晕,让人说什么好呢?

    顺便提下,信天游开启吸收动能的神通后,我还来不及写”瀑布“,Q同学就先讲出来了,佩服。

    还有零同学提出,”舅舅很痛我“,应为”疼“。实属笔误,刚改过来了。

    神来之笔是第十二章的这样一段文。

    信天游一听不乐意了,蹬蹬蹬走下台阶,道:“敢骂人?我删了你!”

    朱化听不懂“删”,听成了“杀”。吓得夹紧两条腿,连连后退。

    去年天气不错同学留言,听成骟不是更恐怖?

    简直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