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去天外 > 第二十一章 信香示警
    周国的王都大封城内,要数礼部尚书王端的府邸最怪。

    他没有家眷,所以在内院挖了一个大大的荷花池,临池建了一所大大的书房。

    月光明亮,清辉遍地。

    寥寥几个仆人不进内院侍候,书房的门窗也全部关闭,唯有窗户纸透出微弱烛光。

    信天游坐在书架下,避免光线向外投射出身影。

    对面是一张宽大书桌,摆放了笔、墨、纸、砚,印泥、水滴等,还有一盆文竹。方寸之间,尽显清雅。

    书案后,王端挺直身,继续汇报。

    “领导,官办蒙学之事,初有成效。但推广义学,却遭遇强大阻力。仅以大封城为例,贫寒幼童至少超过五万。假如所有的费用全包,一年银耗超过百万两。朝廷中不少人攻击我,说此举沽名钓誉……

    “潇水剑派的库房,我根据以往的设计图纸,推断出位置所在了。但里面的法阵与防守情况,却无法得知……王子周海派人劝了两回,说他有个寡居的堂姐,知书达理,催促我赶紧续弦。我不敢拒绝他,只好找各种理由推脱,不胜其烦……“

    信天游乐了,道:

    “好事呀……“

    王端道:

    “惭愧,我不敢有此心,怕害了人家。当年道门搜捕同志,稍微有一点牵连的都被诛杀了三族。否则,我何至于将女儿送走……“

    信天游打断话,问道:

    “周海是不是快继位了?“

    “确实是,大约会于明年的二三月登基。刚好赶上暮春,可以去参加桃都的凌霄大会,在各门派和各国君主的面前亮相。“

    “哦,那他催促你续弦,就说明准备重用了。王端,像你现在这副样子,是个‘裸官’。没有家室羁绊的官员,会让上位者不好控制,不放心。“

    “这……“

    “哈哈哈,这是你自己的私事,不要以我的意见为重。不过,有一桩非常重要的事情,我得告诉你。不要紧张,坐好了,调匀呼吸……去年你病重,远在华国的堂弟得讯。带着九儿和侄子童童,匆匆忙忙往大封城赶,抄近路走枫溪谷……“

    听到“九儿“的名字,王端霍地站起,又缓缓坐下。

    听完讲叙之后,他沉默了一阵子。悄悄把铜镇纸抓到手里,冷淡问道:

    “领导,你是说经过枫溪谷时,巧遇九儿和童童的魂魄游荡,就收下了它们?“

    信天游点点头,道:

    “嘿,连我自己都不相信,这么巧。“

    言毕,从怀里掏出碧玉蝉,摊开在掌心伸了出去。

    一息后,两缕淡薄的青烟从蝉背的缝隙里冒出,随即变化成一位十七八岁的少女,一名六七岁的男童。

    她们的生命定格在一年前,便永远保留了那时的样子,不会长大。

    王九儿曾无数次想象过父女相见的场景,泪流不止。但事到临头了,却局促慌张,微微一福叫了声“父亲“后,就再不言语。对方于她,也只是一个陌生人。想说的话,竟然出不了口。

    童童躲藏在姐姐的身后,连脑瓜都不敢露出。

    王端面孔扭曲,抓住镇纸的手暴起青筋,冷冷道:

    “巡天大人,玩猫捉老鼠有意思吗?魑魅魍魉,何足道哉!“

    信天游见势不妙,忙道:

    “你俩快进去。“

    嗖,王九儿与童童复归轻烟,钻入了碧玉蝉。

    王端二话不说,抓起铜镇纸拍向自己太阳穴。却随着少年一声“定“,维持怒目圆睁的姿势不动了。

    信天游站起身,气得团团乱转,骂道:

    “王端,我都不知道洞九是怎么给你讲解科学的……靠,物质和精神,本是一枚硬币的两个面,可以互相转化的,听懂了没有?一见到我施展法术,就以为是道门中人。那我问你,太阳城破时,导师是怎么登天一战的?

    “哼,导师,导师……我知道,你一定还有秘密,一定还有你要保护的同志。可事情还没搞明白就去自杀,蠢得不可救药。也许,洞九没告诉过你导师长什么模样。但那是我的师父,给你看一看……“

    信天游说着,手掌一伸。

    一条条青气从掌上飞出,渐渐勾勒出一个中年人模样。

    花白胡茬,俊美非凡,披头散发的样子挺像一个道士。却无发冠,也没有抓髻。

    “好好想一想,猪脑壳。我如果是道门中人,如何解开‘四球相垒’?“

    空气中的影像消逝,少年上前从王端手里抠下铜镇纸,收回束缚力场。

    啪……

    王尚书挥舞镇纸的余势未歇,一巴掌打在自己面颊。怅然若失地呆了数息,道:

    “遗落之地圣战,道门有几十位融体强者陨落,未必不可以夺舍还魂。“

    信天游好气又好笑,道:

    “得……你再往深处思考下。圣战结束,我才出生,莫非他们投胎不成?好,就算是投胎,那我又怎么掌握高深的数学物理知识?“

    沉默良久,王端一掸袍子站起,郑重地弯腰拱手,道:

    “参见太子殿下。“

    当即世界,没有谁可以一统天下。所以只有国王、王子,没有皇帝,太子。

    信天游吓一跳,无可奈何道:

    “你这个死脑筋,左手科学,右手皇权,中间还夹杂莫名其妙的神权。得得得,我不多讲了,反正……九儿真是你女儿,童童是你侄子,跟她们说几句话吧……我先出去看看荷花,呆会儿再听你分析潇水剑派的库房。“

    暮春时节,莲子未成。

    荷叶出水很高,如裙摆飞扬。更有花苞含羞,遮遮掩掩,亭亭玉立。

    少年沿池行走,脑海里的能量转化,量子纠缠,时空畸变……统统远离。只愿真实地嗅一嗅这花香,听虫鸣啾啾,不想知道为什么。

    ……

    同样的月光下,接云县的山中。一堵崖壁碎裂,随即一声长啸声震十里。

    一个长须乱发的青年人破壁而出,手中长剑惊鸿般插向半里外。

    一头趁夜色带着孩子去潭边饮水的白鹿,倒在了血泊中。

    “哈哈哈,闭关十天,终结圣胎。我孙燎,总算不辜负道门的南巡使者之名。辟谷期间只饮了点清水,嘴巴都快淡出鸟来了……“

    青年人狂笑着,几个呼吸掠至潭边。却只见到一汪血泊中,母鹿在抽搐,遍寻不到自己的剑。

    他略一定神,走过去。拎起瑟瑟发抖趴在母鹿身后的鹿羔,果然见到宝剑被它压在身下。

    孙燎一把摔死鹿羔,拔剑斩落哀鸣的母鹿头颅,念道:

    “吾以道门之名,赐尔净化!“

    狂吞鹿肉,生饮鲜血之后,他自言自语。

    “奇怪,八天前溪千里的信香示警,究竟会是什么事?华国栖云郡那块地头穷山恶水,搜刮不出什么天材地宝。好歹,金钱美女是不缺的。既然明年暮春,老子就要卸下巡天使的职务了。此时不去,更待何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