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去天外 > 第五十七章 倾尽三江水
    见到南星定下了基调,一条长手长脚的汉子不假思索走向石台,喝问:

    “某,南海派外门番州的管事李从嘉。兀那汉子,你是什么人,跑来这里砸场子?”

    信天游耸耸肩,嘻皮笑脸道:

    “啥也别讲,俺只是要拿走那一盘金子。”

    李从嘉干脆利落地回答:

    “中!”

    信天游道:

    “附带一个条件,放海沙帮的人先走,今后不要找他们的麻烦。”

    “中。”

    李从嘉倒也爽快,索性一挥手,把海狼帮的人一并赶走了。

    端木道人见两拨约好赌斗的伙计走了,剩下的人没一个自己惹得起,拱手道:“郭师,贫道留在这里无益,不如……”

    李从嘉不耐烦地驱赶。

    “你也走。”

    老道如蒙大赦,一溜烟跑出老远,才矜持地放慢步伐。

    两帮人走得急,乱哄哄如丧家之犬。清楚剩下的场面,不是小虾米可以观摩的。千万别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冤枉死了。

    只有孙休频频回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信天游静静地看着,不做声。

    心想,如果南海弟子晓得教祖的震天弓藏在自己空间戒指里,只怕要豁出性命围殴了,哪里会表现得如此有风度。

    误入桃花坞,引出玉阳子,得了黄金与震天弓,小龙也大大提升了。为完成老道心愿来到姬国,购买了秘银等材料。华国财政紧张,原本没有南下的打算,准备去二三流教派化缘的。

    关键是结识了陆平章,了解到诸多隐秘。

    同一件事,从不同高度流出的情报是不一样的。如,王端讲太阳城圣战,道门没有出动雷劫修士。而陆平章说,偷偷出动几个,挂了。

    抛出了一个充满诱惑的香饵,与天机阁达成了初步协议。只要他们代为收购材料,就可以在华国任选一块地盘栖身。

    信天游并不认为,自己流淌着天妖血脉。可从生命进化与基因多样性考虑,一定要把那些妖人的孩子送上方舟。

    得,赶紧拿了乌铜盘走人。这趟意外的旅行到此为止,堪称完美!

    至于供奉在罗浮岛三支震天箭嘛,暂时想都甭想。

    李从嘉表情凝重,一步一步走向石台。

    今晚的赌斗,对海狼帮和海沙帮非常重要。对南海派番州外门而言,不过是讨好南星的一场戏。

    突然冒出一条来历不明的汉子,节外生枝,李从嘉的面皮被打得火辣辣痛。

    “注意,不准施法!”

    背后又传出南星的命令,李从嘉一怔。

    他懂,十二岁的开光天才,啥法术没见过?就图一个稀奇。山珍海味吃腻了,啃粗粮野菜嘎嘣脆。

    仙师并非不能贴身近战,只不过法术的威力更大,不喜欢肉身搏杀。不施展法术,却可以运用法力加持身体。

    海风突然紊乱了,李从嘉浑身冒出灰茫茫气韵,迅速向外扩张。随着气韵的流转越来越快,行走踏脚之处的草叶均被揭去一层,一蓬蓬浮起。

    信天游不愿意暴露实力。

    合计出重手灭了“李师”,南海派绝对死缠烂打。出手轻了,人家又要将他扣下。最好把场面弄热闹些,雷声大,雨点小,无疾而终……

    南星扬起白嫩的小手,飞快掐诀。

    一道清光从掌中飞出,到了场心忽然散开,仿佛一圈缥缈的青幕。又像平地盛开了一朵青莲花,淡淡向外释放着威压。

    这是震慑,也是警告!

    意思很明显,任何人都不准插手。

    南海派弟子下意识松开了法器。

    台上的黄脸汉子哈哈大笑,一纵而起,半空中发出霹雳般咆哮。

    拳!

    拳头!

    如流星,似雨点,劈头盖脸罩下。

    拳未至,而风先到。

    散落的树叶花瓣草茎丝绒,被狂风卷起,飞舞盘旋。

    李从嘉不慌不忙,衣袍鼓荡。一仰头,千百双手倏忽而生。

    拳如水银泻地,无孔不入。

    手似重门紧锁,如潮市声,竟不得入。

    这一拳,是天神出拳!

    这双手,是观音千手!

    一阵密集的“噼啪”拳掌相击之声发出,听到耳中却只是一声巨响。气浪撑得海风倒卷,花草树木偃伏。

    汉子头发尽竖,衣衫碎裂。收拳睥睨,仰天咆哮。

    武夫之威,一至如斯!

    李从嘉百密一疏,挨了一记雷霆般的重拳,倒飞而去。

    落下后屁股坐地,依旧停不下。

    南星一闪到了他身后,双掌按背想抵住。却忘记了自己道术高明,年龄却小,肉体力量并不强大,根本挡不住。

    嘭哧……

    咔嚓……

    二人撞断了几棵小树,掀翻了几块大石头,滚入坎下。

    青莲花袅袅而逝。

    众弟子傻眼了,分出七人寻找。剩下三个朝向石台摆出进攻架势,急催法力,法器渐生光华。

    坎下跳起一个人。

    黑脸赤脚,衣衫褴褛,裤管撕成一条条的,屁股磨出两个黑乎乎大洞。乍一看,以为是丐帮的资深长老。

    信天游乐了。

    不好意思呀,兄弟。一不小心,用力过猛了。

    李从嘉倾尽三江水,难洗今日羞。恼怒地将一名弟子拨开,从怀中掏出一物,向天一指。

    半空“砰”地炸开一朵烟花……

    光影闪烁,托出一轮骄阳,照耀得地面如同白昼。

    众人瞠目结舌。

    不至于吧,只是面对一个凡人……头儿怎么发出了紧急号箭?

    李从嘉也傻眼了,心中拔凉拔凉的。

    本来掏法器的,结果拿错了。拿错也就算了,偏偏脑壳还乱哄哄的,神差鬼使发射出去了。

    误传军令,在战时是要杀头的。当下没那么严重,惩罚却绝对跑不了。

    一个小小身影从李从嘉身后窜出,回头冷冷地瞥了一眼。

    可怜孩子浑身沙土,小脸东一块西一块糊满泥巴,背上的道袍磨破了老大一个洞,脑袋上还盘桓着几根草,整个一非常有潜质的小乞丐模样。

    “都不许动,让我来!”

    南星一声清咤,手执一截树枝,如离弦之箭扑向汉子。

    信天游一拳将李从嘉打飞,见那货居然发出了号箭,简直莫名其妙。

    眼下的场面,像吊打小朋友。不过,危险的感觉油然而生,越来越强烈,正来自高天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