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去天外 > 第六十章 核舟
    虺晕头晕脑地转了一阵子,终于将笨重的尾巴缓慢蠕动着,一节节抽出,砸起数丈高浪花。

    它也熬得快没力气了,飘浮海面一动不动。长长的尾巴梢垂下,身下一汪殷红的海水浸染开来。

    信天游赶快坐直身子,盘膝抱紧独角。根本不敢伸直长腿,怕被倒卷的蛇信子拖走。

    九死一生的僵局,就看被搞掂之前,能不能先恢复实力。在陆地战斗,真不惧怕。可在海洋中,十分本事去了八成,不是人家对手。

    摸了摸独角上一圈圈的年轮,赫然是四百九十九道。

    意味着这条虺即将化形,可战圣人!

    他们身后约两里远,一群优哉游哉的小鱼嗅到了血腥味,吓得一哄而散。

    鱼群之后的三里外,一条大白鲨被一群虎鲸追赶,也感应到了虺的气息。突然跃出水面,疯狂折向旁边逃窜。

    鲸群也放弃快要到口的肉食,慌慌张张扭头朝回游,乱成了一锅粥。

    它们不蠢,晓得前方是不可匹敌的存在。

    大概过了十分钟左右,流血止住了,死蛇一般飘浮的妖虺重新游动。

    这一次,它好像经过了长长的思考,非常坚决地一头扎入海水。

    信天游明显感觉,本次下潜不慌不忙。虺几乎以匀速斜向下前进,带着非常大的目的性。

    尼玛,貌似要扎入深海的节奏!

    他干着急,没主意。只要滚落下去,就会变成一颗咸水肉花生,咬起来咯嘣脆。

    光线渐渐照射不进,环境越来越幽暗,温度越来越低。

    已经是海下三千多米了,虺的速度稍微减缓,却没有丝毫停止迹象。

    信天游维持盘膝抱柱的姿势,浑身颤抖。

    三四摄氏度的冰冷海水以高速冲刷躯体,持续带走热量。他几乎冻僵,上下牙齿碰得咯咯响,浑身冒出鸡皮疙瘩。眼睛被压迫得鼓出,耳膜针扎一般疼痛。

    要命的是,在全覆盖的深海高压之下,纵然躯体强悍没碾碎,体型还是不可避免地被压缩变小。肺里空气冲破紧闭的口唇,化成一连串细密的气泡逃离。血液中的存量氧,全要消耗光了。

    外界温度太低,无法摄取热量了。水流的冲刷倒是带来了动能,可身体在如此糟糕的状况下,吸收也有限。

    寒冷与窒息,两大杀手如影随形,无法逃避。

    信天游彻底陷入了绝境,因为供氧不足而头脑晕沉,思维迟钝。哆哆嗦嗦瞪大眼睛,咬牙坚持。

    幽暗中,以他超人的目力,隐隐约约见到了山脉的影子。

    虺到底想干什么?

    假如这厮撞山撞得七荤八素,自己乘机逃离,尚存一线渺茫的希望。

    还有一个办法,行险一搏。虽然念力无法凝聚,能量无法释放。但龙牙还在腰间,必须扎中虺完好的独眼……

    正犹豫时,耳中传来女孩子清脆的声音。

    “信天游,傻瓜蛋……”

    漆黑深海,谁在呼唤?

    他僵硬转动脖子,四处寻找。

    “呆瓜,你凝聚精神于胸口的桃核,我好把你拽进来。”

    声音再次响起,信天游分辨出了,是绿萼。咦,她怎么溜出了桃花坞,想干嘛?

    低下头默念存想,凝聚精神于从桃花坞带出的那枚桃核。光亮一闪,整个人转瞬出现在一条摇晃的小舟上。身子轻盈,种种不适一扫而空。

    这是一条江南常见的乌篷小船,中间的船舱用竹叶覆盖,开着小窗。

    船头端坐了三个人,一动不动。两位儒士同看一幅画卷,一个大和尚敞开了胸襟抬头仰望,右臂支撑在栏杆上,左臂挂着念珠。

    船尾横放一支船桨,左右两边各有一个船夫。一个扳着脚趾作呼叫状,一个拿着蒲葵扇,侧耳倾听炉火上,茶壶里的水烧开了没有。

    信天游乍见吓一跳,仔细再看顿时松了一口气。切,原来是雕刻出来的。

    一位身段修长的女子从船舱中探出,上身穿窄袖红花的短襦,露出两截玉藕似的小臂。下身着一条绿莹莹的及地长裙,娇俏秀美。

    不是绿萼,还能有谁?

    “喂喂喂,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婆婆妈妈的,每一回都要喊好半天才肯过来,生怕我吃了你呀!”

    绿萼双手一插腰,啐道。

    信天游惊骇不已,拼命掐大腿。

    “我,我……喂,你怎么突然冒出来了,这是什么地方?”

    桃花坞的经历是一场幻梦,不晓得自己是谁,也不知道是怎样进入的。突然就出现于梦中了,同现底割裂联系。

    可当前的神智非常清醒,岂止明白自己是谁,还清楚上一瞬正浸泡在深海里等死,思忖要不要行险一搏,还是等待最佳时机。

    见他呆头呆脑的,绿萼气恼地上前一把揪住耳垂,恨恨道:

    “我就这么难看吗?你一见到就拉下了脸。”

    绿萼的移动完全不需要时间,信天游心念才动欲躲开,便被逮了一个正着。

    “哎呀呀,轻一点……“

    被美人亦嗔还笑地揪住耳朵,或许算美差。可要被揪得生不如死,就另当别论了,算酷刑。

    玩真的呀!

    信天游急眼了,正欲发狠。绿萼却突然松开手走到栏杆旁,独自生闷气。

    他紧握双拳,见到天色晦暗。突然想起前一刻还被虺带入深海,气愤立刻烟消云散,急忙问道:

    “绿萼,你怎么出现在这里,现在是什么状况?”

    绿萼没好气地回答:

    “这还不明白,姐姐管得严,我的灵体藏在核舟中溜出桃花坞了,刚才被惊醒。喏,你往上瞧。”

    信天游抬起头,隔着重重丝网一般的麻绳,见到空中一位巨人低垂着头颅,双臂抱紧了一座山峰。

    瞅眉眼,正是自己。

    又疾步走到船舷边,探头下视。依然见到丝网般的经纬托着船底,下面却像是一块平地,一簇簇植被整齐排列。

    我勒个去,微观世界!

    他扫了几眼后,立刻搞清楚了。

    丝网,就是上衣的纤维,植被就是自己体表的汗毛。耳旁清晰空洞的“唰唰“之声,原以为是风声,其实是水流之声。

    至于巨蟒,微观情况下距离太远,反而瞧不清楚了。还有海底的山脉,根本见不到,只感觉周天是一片深邃的黑暗。

    时间过一分,天色就黯淡一分。

    死亡也近了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