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去天外 > 第六十一章 小仙子
    信天游猜测,这就是神魂离体的状态!

    出神真人能够神游,早在潇山窃宝时就遭遇了丹丘生的分身。普通人在躯体极度虚弱或者死亡时,灵魂也会飘浮出来。

    看来,自己的状况极度糟糕了,离死不远。

    不过乍入微观世界,他好奇心发作,到船舷边驻足远眺,又端详起核舟来。

    两尊雕像,戴高帽子的大胡子明显是苏东坡,另外一个就是黄庭坚了。袒胸露乳的大和尚,应该是佛印。

    又绕到船舱边,关上窗子,果然见窗页上刻有石青色字迹。左边“山高月小,水落石出”,右边“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两句诗文出自苏东坡的《赤壁赋》,核舟刻画的正是三人泛舟游赤壁情景。

    既然绿萼的灵体可以藏在桃核偷渡,瞒过了修行千年的桃夭,想必是一件不错的法器了。也许具备一定的防御和攻击能力,可以对付妖虺。

    绿萼撇嘴道:

    “喂,你不要做梦了,清风舟的攻击力伤不了虺。”

    听到这句话,信天游吓一跳。我还没有开口呢,你咋知道了?

    “绿萼,你能够听到我心里的想法?”

    “呆瓜,我们现在神魂离体了。你一转念我就晓得,不需要说话的。”

    “啊,不对。我见过丹丘生、玉阳子的神魂离体,他们比你厉害,可是没有这样的本事。”

    绿萼的眼睛闪过一丝慌张,神情忸怩,道:

    “人家,不是给你吃了一颗丹丸嘛。”

    信天游惊道:

    “就是在桃花幻境中,你最后给我吃的那一颗红色药丸呀?那不是恢复精神,补充念力的吗,怎么让你感应到我的意识想法了?说,到底是个啥?“

    绿萼啐道:

    “哼,就不告诉。反正你吃了以后没坏处,不是很快从梦幻状态清醒了?“

    信天游搔搔头,问道:

    “那……既然你知道我的心理活动,我怎么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

    “因为,你心里面根本没有我……”

    “啊,什么乱七八糟的!”

    他不等说完,气哼哼一屁股坐下,突然又想起一事,跳起来问道:

    “既然我们是神魂状态,相当于两股意念,自然没有什么神经系统,也应该没有触觉痛感。为什么你拧我的耳朵,还是挺痛的?”

    绿萼被凶巴巴的样子吓坏了,后退一步,怯怯道:

    “你还保留着肉体的习惯,觉得被拧了应该痛,自然就痛了。”

    这个理由,信天游自然清楚。

    人体所有的感觉,其实都是受刺激后神经传导的信号。生活中,一些感觉形成了标准反应模式。当认为是时,便真的是。

    比方说,催眠师让人认为脚被烫伤了。尽管没烫,皮肤也会起水泡。

    曾有一个著名的实验,将死囚绑住,假装划破手腕流干净血,同时把水滴入铜盘中。那名囚犯慢慢听着水滴落,身体同步呈现出流血不止的状态,真的就此死去。

    绿萼见他气鼓鼓,耳垂红肿了,歉意地上前帮忙揉。又见他退缩,便用双手扳住肩膀,踮起脚哈气。

    少女的嘴唇红润小巧,嘟起来恰似一颗娇艳欲滴的樱桃。

    朱唇轻启,贝齿微露。出气如兰花般清幽,细嗅又如栀子花般馥郁。仔细回味,还有一股青涩清新甜丝丝的味道。

    仿佛晨风拂过春天的大草原,繁花似锦,露珠晶莹,呈现出一派蓬勃的青春甜蜜。

    她只比信天游低半个头,这一踮脚扳住肩膀,便将整个身子贴上去了。

    少年被柔软芬芳的身子一贴,手足无措,又怕一退后她就要跌倒,只好硬梆梆地杵在那里。满腔的沮丧愤懑不解,顷刻烟消云散。

    少女吹呀吹呀,肿包未缩小,少年的脸却红了起来,一直红到脖子耳根。耳垂像一颗半透明的玛瑙,灼热异常。

    绿萼在不知不觉中改成了嗅,眼神渐渐迷离,脸儿也贴得越来越近。整个身子软软趴在对方身上,喃喃道:

    “姐姐说,你神魂里有一缕神圣气息,我怎么闻不到呀……”

    瞥见耳垂红得透亮,像一颗熟透了的仙果,忍不住吸吮。

    呃……

    信天游绷紧的身子不禁一耸,发出了呻吟。

    清凉温润的感觉从天灵盖直穿脚底,如燥热的沙漠里卷起一阵凉风。又似痒痒难当时,一根沾了清水的羽毛轻轻拂过肌肤。

    绿萼鼻息咻咻,媚眼如丝,像一只慵懒的小猫,吧嗒着嘴呢哝:

    “真好吃……”

    突然,核舟猛地一震,两人滚落在甲板。

    少女晕头晕脑,斜靠船舷站起。一手握住栏杆一手支额,慢慢回想,俏脸越来越红。配以亭亭玉立的身姿,翠绿的曳地长裙,好像一株艳丽无双的凤凰木。

    叶如飞凰之羽,花似丹凤之冠。

    只听到一声嘤咛,小仙子双手掩面,像受惊的小耗子哧溜窜向船尾,不知找哪个角落去躲藏了。

    信天游良久才恢复情绪,脸却染成了一块大红布。

    核舟摇晃的幅度加大,频率加快。

    水流的“唰唰“之声盈耳,沉闷而空洞,越来越响亮。

    天色更暗了。

    绿萼又来到了船头,衣裙头发整理得一丝不苟。

    手朝栏杆一拍,身子斜靠,粗着嗓门大大咧咧道:

    “喂,那个谁……刚才纯属意外啊,大家都晕船了……放心,姐罩着你。以后谁敢欺负,就报上绿萼大仙的名头。”

    然而,少女声音颤抖,就差没哭了。握定栏杆的纤长手指,不停地合上又松开。这时候,只怕信天游叫一嗓子,都能把她吓跑。

    信天游起身问道:

    “赶紧地,别东扯西扯了,情况你也清楚。早就瞧见山脉的影子,估计这条虺十有八九要去撞,好把我弄下去。估算一下,我们还剩多少时间?”

    绿萼望向天空,抬手压了压鬓角,道:

    “大概剩一分钟吧,已经触及五千米深海底,它刚才拍断了一根石柱。”

    啊,信天游闻言吃了一惊,气呼呼道:

    “你怎么不早点讲?太短了,一分钟能够干嘛?”

    “不要紧,在核舟上我们还有十分钟?”

    “绿萼,什么意思,这里流逝的时间比正常慢十倍?”

    “不,时间并没有拉长。但神魂状态的沟通快如闪电,一分钟可以当十分钟用。”

    “我懂,交流越快,蕴含的信息量越大。正常状态下十分钟才说完的事,一分钟搞掂,身处其中就相当于拉长了。你有方案没有?要不,快点把我送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