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去天外 > 第六十二章 水中月
    绿萼道:

    “虺五百年化蛟,千年化龙,天生镇压万物。尽管被你刺瞎了一只眼睛,脑子糊涂。可同它硬拼躯体的话,连圣人都是送肉上砧板。看来,只能用神魂偷袭了。我离开本体太远,实力大减……”

    信天游不等她讲完,忙道:

    “没有关系,震天弓在空间戒指里。只是我现在的念力无法凝聚,取不出。你试下,看行不行?”

    绿萼摇了摇头,道:

    “有弓没箭,也是白搭。我和姐姐都指挥不了动它,否则上次就不用请你出手了。你既然凝聚不了念力,肯定也激发不了他的杀气。”

    信天游转了两圈,郑重道:

    “等下我先松开桃核,让它浮上海面。你神识这么强大,随便差遣一条鱼把自己送回岸边吧。记住,以后不要随便溜出来了。瞧,外面多凶险。”

    少女的脸上增添了一丝忸怩笑意,低声道:

    “切,才不要你关心呢。”

    信天游懒得废话,连连催促。

    “好啦,就这么说定,快送我回到身体。”

    “那你呢?”

    “它撞山的时候,肯定也不好受,我就乘那一瞬间逃离。放心,本公子水性好得很。加上有山体阻隔,躲藏起来一点都不困难。”

    “不行,你斗不过它的!”

    “行,我说行就行!”

    “不……行!”

    绿萼的声调陡然拔高八度,长长的拖音吓得信天游一激灵。乖乖隆地咚,这是要卸下淑女伪装,变身成为母老虎的节奏呀!

    果然,少女柳眉一竖,横了他一眼,道:

    “想在水里斗蛟龙,做梦吧!再啰哩啰嗦,小心本小姐揍你!”

    她瞪大眼睛作凶狠状,煞有介事卷袖子。可惜穿的是窄袖短襦,没袖子。纤纤小手抚摸自己玉藕般的胳膊,模样充满魅惑。

    信天游乖乖噤声。

    绿萼一拍栏杆,核舟大放光明。

    甲板舱壁竹蓬栏杆等等,表面立刻显现出无数镂刻精细的图案。船体内部,无数繁复的线路中,有晶亮的东西在流动。

    信天游见到这一幕,总感觉有点熟悉,呆了一呆后突然醒悟。那些线路不就像电路图吗?里面流动的恐怕是法力了,特像电流。

    核舟之上,顿时热闹起来。

    黄庭坚悠长地叹息:

    “春归何处,寂寞无行路。若有人知春去处,唤取归来同住……”

    苏东坡豁达地朗吟:

    “浩浩乎如凭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

    佛印没心没肺地哈哈大笑。

    “赵州当日少谦光,不出山门迎赵王。怎知金山无量相,大千世界一禅床。”

    三人的眼睛中,红芒越来越盛,凌厉的气势开始酝酿。

    舟尾也传出嘻嘻呵呵的笑声,“阿块块,阿块块……”。夹杂着“哗哗”的水开,及蒸汽掀动壶盖的叮当之声。

    信天游一眨眼,三人又不动了。探头朝舟尾望去,见到两名船夫静止了,炉里蹿出的火苗却未熄,壶中呼呼直冒白气。

    一息后,核舟复归寂然。

    绿萼道:

    “这件法器,我跟姐姐打磨了很久的。虽然伤不了虺,却可以扰乱神魂。刚巧你扎伤一只眼珠,它的防护不完整了。等下子,我先汇聚清风舟残存的法力一击,再从伤口跳入虺的脑海大战。你赶紧逃,不用管我。我就算不回核舟,随便抓一条鱼也能游上岸。”

    听了这番话,信天游斩钉截铁道:

    “不行,太危险!”

    绿萼双手一叉腰,横眉立目。

    “你敢不听?”

    信天游没好气,呵斥道:

    “少啰嗦,快送我回去。”

    少女跺了跺脚,道:

    “行,依你。不过这么好的机会,不趁它受伤补一刀,都对不住人家。等下子我不进脑海大战了,射一箭就跑。”

    箭?

    你哪有箭?

    信天游瞅着她光溜溜的膀子纳闷不已。

    绿萼嘻嘻一笑,伸手撕下了半幅长裙,顿时幻化出一张小巧的弓。好在穿着长裤,没有春光外泄。

    信天游皱眉嘀咕,这不就是个玩具吗?

    绿萼瞅了瞅,也嫌小。干脆把剩下的半幅长裙扯落,化作一团光影灌入弓身。那张弓立刻大上一号,显得更扎实了。

    又从头上拔下一只金钗,扬手化作一支金光闪闪的小箭。

    “嘻嘻,我周身的事物,都是神魂幻化,变出一支箭还不容易?”

    她得意洋洋说完,也觉得箭小了,挟在指间转了转,苦恼地环视身体。

    信天游生怕下一秒,她把一身衣裳全部变光,急忙道:

    “好啦,射完箭躲进核舟,发现情况不对就快跑。时间不早了,赶快送我上线……哦不,返回本体。”

    “嗯。”

    四目相对,一时无言。

    绿萼轻哼一声,扮了个鬼脸,呵气成云。

    信天游被云雾笼罩,微觉头晕,清醒的意识在下一瞬回到了身体。周围依旧是铺天盖地的黑暗,彻骨寒凉。

    他探手入胸襟,要将桃核抛出。可才捏住脖子上的线绳,就见到胸前光明大盛,一道红光从射出,在虺的独角上穿出一个小眼。

    巨蟒立马癫狂,翻腾扭曲。

    信天游于错愕之间,天旋地转,见到黑魆魆的山体迫面而来,果断滚入水中。

    虺高速撞上了山崖,沉闷空洞的“隆隆”声不绝于耳。

    信天游顾不得回头看了,摸一摸桃核还在,奋力向上游去。

    从深海上升,不能太快,得逐渐适应压强变化。否则突然蹿出海面,铁肺也将炸开。于是飞快游出一段距离,听不到身后的动静了,便把速度放缓。

    游着游着,头顶越来越黑暗。

    许多小鱼倏忽来去,几只闪着磷光的水母好奇地围绕客人转。

    貌似,不对头呀!

    信天游脑子昏沉,手脚麻木,感觉自己似乎正一头扎向无底深渊。

    望见斜上方遥遥出现了一团光晕,便咬牙游向那边。

    游呀,游……

    终于看清楚了,原来是漆黑的天幕挂着孤零零半个月亮。这就好,快浮出水面了。

    游呀游……

    月亮像啃掉半拉的烧饼……

    月亮像缺了半边的脸盆……

    月亮像少了半块的雷达转盘……

    游呀……

    信天游停下了。

    靠,那不是水中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