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去天外 > 第六十四章 紫府
    经过一夜煎熬,信天游的精神与肉体疲乏到了极点,沉沉睡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骨碌爬起。手指揉搓沙粒,体会久违的粗粝感觉,迷迷瞪瞪打量眼前的奇景。

    光幕从里向外看,如同隔着厚厚的毛玻璃,只能够看清二三十米范围。再远就模糊虚化了,只剩下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有点像置身于星际飞船。

    附近沙地,平整得如被压路机碾过的柏油路面,没啥海参、海胆、海百合、海星、海蛇、水母、海葵……

    方才闪现的章鱼和虎鲸阴魂,也消失了。

    光幕内的空气,约微潮湿。如同春天雨后的花园,清香似有似无。

    地面上的沙子干净得令人发指,没有一丁点儿尘灰。捏在指尖细瞅,发出了温润光芒,仿佛结晶的微小颗粒。

    信天游掏出桃核,连喊了好几声“绿萼”。不见回应,又怅怅塞回胸襟内。

    深海的高压、寒冷、窒息,对灵体是没有什么影响的。唯独海水阻隔,让它们穿行时比较艰涩。

    想必绿萼射出一箭后,已经浮出海面了吧。

    信天游走向前,面前是一堵青色山崖,凹凸不平。东一簇西一簇分布着姹紫嫣红的珊瑚,恍若一簇簇艳丽的花。

    光幕像半个大碗倒扣在山崖上,隔绝海水。高度约三十几米,直径长约六十多米。

    他静静看着,佩服得五体投地。

    乖乖,六千多米的深海,只有特种材料才承受得住高压。但海水却被至轻至柔的光线挡住了,没有一丁点渗漏。

    这样的奇迹,用科学无法解释。

    沙滩上,一行清晰脚印从崖底正中的一扇门户延伸出,抵达光幕边。似乎,曾经有一个人从里面走出,进入了海水中。

    信天游小心翼翼走到脚印旁,仔细端详。发现是一双老式云鞋留下的,土布千层底,鞋底的针脚隐约可辨。

    此人的脚掌比自己约大,个子应当更高。但吃入沙子的深度很浅,证明身体不比一只猴子重。

    高端修士可以影响万有引力,令身子轻盈。从布置深海光幕的手段看,至少是一个渡劫圣人。

    然而,沙滩平整光滑,只留下一行孤零零走出去的脚印,他又是怎么进来的?

    这里的灵气浓郁得宛如实质了,必然存在灵脉,属于修行者的洞天福地。可乌漆墨黑的六千米深海,是怎么找到的?

    信天游按下疑惑,整理顺溜头发。把衣襟下摆拂平,把沙子拍打干净。

    可惜,经过与虺的激烈搏杀,又被海水狠狠冲刷,衣裤全烂了,鞋子也丢了。眼下光脚露腿,精赤胳膊。无论脸上怎么扮出庄重的模样,都像一个街头小混混,还是混得比较凄惨的那种。

    走到石门前,他哼哼两声清理了嗓子。低头深深一揖,朗声道:

    “小子信天游,求见仙尊。”

    咦,没有动静。

    太好了,说明仙人串门走亲戚去了。自己跑老远来拜见,挺不容易的,顺点东西应该不会见怪。正巧华文的传送阵缺乏顶级材料,市面上根本买不着,在一般的门派里也找不到。

    “小子信天游,求见仙人。”

    洞壁右侧刻“仙居临紫府”,左侧刻“人世隔红尘”。顶上的横批却没有,留出了一块空白,忒为奇怪。

    “小子信天游,求见仙人。”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准没错!

    见依然没有一点声息回应,某人挺直腰杆,摩拳擦掌。眼珠子骨碌碌乱转了好几圈,渐渐冒出精光。

    郑重其事地走上前,慢慢伸出手握向门上铜环,手掌却一下子插进去了。敢情这是一扇似实还虚的门,装样子的。

    信天游矗立良久,感应洞内并无法力运转的波动。贼兮兮四下溜目,昂然钻入。

    进去后一扫情况,顿时目瞪口呆,气不打一处来,心中怒骂。

    “靠,见过穷的,没见过这么穷的。整个一破窑洞,好意思吹牛皮,说什么仙居紫府!”

    进门后才一米五径深,到了一个圆形小室,面积不过十二三平方米。一眼就能看清楚什么也没有,除了中央石板上摆放的蒲团。

    左瞅,空荡荡。

    右瞅,荡荡空。

    前后瞅,一览无余。

    我勒个去,比小爷冲洗了一夜海水的脸都干净!

    信天游忍住气,仔细观察。就不相信在如此恢弘雄伟光幕下的洞府内,找不出一件宝贝。

    蒲团颜色金黄,由稻草杆编织,不像北方爱用玉米棒子皮。

    春天过后,笋脱壳。被太阳一晒就萎蔫了,蜷曲成一枝枝毛笔模样。将它们收集好,等到秋天,喷水润湿撕成条条。正好捆扎一束束稻草,编织蒲团、座垫。

    初步判断,曾经居住于此的修行者是一位江南人士。

    不过,丫也太抠门了,什么东西都不留下。

    信天游盯住蒲团,蹲下研究起这个在江南水乡的常见之物。

    金黄饱满的稻草,并未黯淡灰褐,也没有磨损。说明属于穷修士新添的家具,貌似还是唯一的家具!

    用手一摸,清凉滑腻,全无稻草的粗糙刺扎之感,难怪不用布套子罩上。

    仔细一瞅,蒲团的表面覆盖了一层透明外壳,琉璃一般。以指节轻敲,声音清越。用手去推,却动也不动,仿佛同地板紧紧粘连。

    信天游倒吸一口凉气。

    这是灵气凝结,又经过漫长岁月琉璃化了,形如冰晶。

    他四顾洞壁,用手掌按压摩挲,感觉差不多。

    赶紧跑出洞,甚至攀上了数米高山崖。发现整面石壁,包括珊瑚,表面全部如此。

    甚至,包括那些不计其数的沙子。

    覆盖于它们表面的,赫然全是琉璃化了的灵晶。

    灵晶比极品灵石还珍贵的多,极难保存,在自然环境里会迅速汽化。

    藏宝阁拍卖手指头大的一块,先装入千年赤木芯筒子,再放进极品羊脂玉盒子,最后套上天外玄铁罐子。

    就那么一点点,拍得了六千两黄金。假如不是童三窜通逍遥子搞鬼,价格会直奔一万去。

    可在这儿,灵晶非但固化了,还满世界是,比白菜梆子都不如。

    乖乖,需要多么浓郁的灵气,历经多少岁月才能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