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去天外 > 第七十六章 一剪双雕
    乌代面无表情,冷冰冰道:

    “敢踏入圈中者,死。”

    众匪慌不迭退后,小心翼翼站在沙线外两米远。这可不是好耍的,大当家的说死,那就绝对活不了!

    先前见识了青年如天神降临的几个,心里则打起了退堂鼓。

    思忖,万一少年赢了,自己不被岛上人打死,也会被官兵杀死。不如干脆奉他为主,造好木排,扯起风帆。一个字,逃。

    气氛愈发凝重。

    乌代脱下破破烂烂的官服,朝地下一丟,慢慢朝圈中走去。

    信天游饶有兴趣地看着,马马虎虎运了运劲。顿觉全身力量狂野奔流,无从渲泄。弯腰捡起玉琼花遗落的小剪刀,随手一扬。

    一道白光电射,直入云霄。

    高远天空里,两个黑点随即陨落,歪歪斜斜掉入了丘陵。原来是一只凶猛的白腹海雕,刚刚擒住一只海鸥,便被洞穿。

    乌代绯红的官服出现后,退避遥观的村民们如被捏住颈子,不敢高声议论。

    玉琼花爬上高台,麻布足衣沾满了灰尘沙土。玉玲珑抓紧她手臂跟随,生怕姐姐掉下去。

    玉娘子连连召唤不下两个宝贝女儿,正着急间。二十几名健妇自觉涌来,把高台密密层层围了两圈。她们就算掉下来也会有人接着,不打紧。

    海风太大,吹得衣带飘拂。

    玉琼花用手按住腰带,下意识攥紧了。面孔则显得非常平静,看不出一丝慌张。

    其余人屏息静声,踮起脚尖伸长颈子,心跳到了嗓子眼。

    这一战,关系到所有人的命运。

    信天游随手飞起一剪射杀双鸟之后,将体内的劲力宣泄了一些。杀乌代如宰小鸡,一根手指头足够。但要他心甘情愿地讲出内幕,却不容易。

    众匪被镇住,齐刷刷扭头望向大雕、海鸥落下的方向。不由自主地舔嘴唇,吞咽口水。

    合计,甭管他俩谁赢谁输,自己可要把地方可记清楚。待会儿就跑过去捡拾,洗巴干净,拔毛破膛,熬出一大锅汤,再搁点野菜蘑菇……

    乌代脚下凝重,如负千斤重物,每一步都深陷及踝。待距离只有丈余,停了下来。身子下挫,双手上举,捏成爪形。

    信天游踏了个丁字步,握紧双拳,微微躬腰斜肩。

    我勒个去,画风不对呀!

    堂堂一个化丹仙师,为什么学武者动手动脚,放着好好的法器法术不用?

    难道想弄出惨烈场面,杀鸡给猴看?

    只见乌代吞喉张嘴,露齿瞠目,脚下一跺,怒吼着扑了过来,好似猛虎下山。

    这是近战短打中最为刚猛的虎拳,发劲凶猛。运用丹田之气,以意导气,力随气出,势烈刚猛,逢桥断桥,逢空补缺。

    身形之快,远超孟广,瞬间四面八方都是影子。

    但瞧在信天游眼中,却如蜗牛一般,连闪数下避开了。

    乌代感觉手上抓空,不等招式用老便踏前一步,一腿飞起,旋身横扫。

    嗖……

    空气中现出一道灰色轨迹。

    起脚三分虚,虎拳一般极少用,出脚便是杀招。上一招猛虎探爪,对手如果闪避,便只能后退或者侧移。接下来的虎尾腿横扫千军,再也无从躲开。

    信天游再闪,二人渐渐纠缠成一团,分不清谁是谁了。

    犹如飞速旋转的齿轮,一触即分,一分又合。

    没有杀气外溢,不见罡风裂空,尖锐啸鸣却如一柄柄锋利飞刀横扫四方,拳脚接触的闷响如一柄柄重锤乱砸。

    众匪捂住耳朵,突然一粒沙子飞出,箭矢般打穿了一人嘴巴。吓得他们慌乱后退,把圈子扩大到了海边与悬崖,个个寒噤不止。

    沙粒随着二人搏杀,像波浪一般朝外涌。不多时,海滩上隆起了一个两米高的环状沙丘,两条的模糊身影消失于其中。

    信天游懒得理会乌代挠痒痒了,随他怎么踢打。仰面蹲身,双手虚托,刚沛的力场毫无保留地释放出来。

    这是,真人之威!

    沙丘塌陷,坑壁缩进两尺,漫天飘浮的尘沙朝四方飞射。

    乌代仿佛一只趴在风口的苍蝇被吹飞,撞入了沙壁。刚刚挣扎而出,衣裳便被打出了一个个细密小洞眼,急忙以小臂挡住眼睛。

    少年跺脚,刚硬的气息再次透体而出。

    坑底坑壁被挤压得极为致密,发出难听的滋滋声响,又内缩一尺。

    信天游似笑非笑,道:

    “呵呵,乌大当家的,老子灵机一动造出的土笼子怎么样?现在,咱们好好聊一聊……”

    他得意洋洋转身,却见对方口冒血沫,瘫软在地。急忙上前一抓对方手腕,透入一缕能量查看,瞬间色变。

    麻蛋,这厮真是个狠人!一发现不敌,立刻就震裂了心脏自杀,连话都不多讲。

    马上用“进化一号”去救治,尚存一线生机。

    信天游略一转念,决定放弃。神女的《封天诀》里,谈到了“搜魂”之法,可以尝试运用一下。虽说对垂死者不人道,那也顾不得了。

    乌代眼眸黯淡,嘲弄地看着,有气无力道:

    “哥们,不要对快死的人搜魂,那只会让人死得更快……脑海里记忆万千,模糊混淆,真假纠缠,没那么容易找出有用的东西。可能一缕神识才钻进脑海,对方就死翘翘了。便只能陪葬,无法告诉你见到了什么……哈哈哈,想不到我乌代,临死前还摆了圣胎真人一道……”

    信天游一抬手,掌中出现了一块晶莹透亮的玉牌。

    乌代跟见了鬼似的,眼珠子鼓凸,声嘶力竭喊叫了起来。

    “芙蓉令,你怎么会有失踪了八百年的芙蓉令?是谁,你到底是谁……”

    信天游收起牌子,不作声。

    乌代喘了一阵粗气后,眼睛略微明亮,似乎回光返照,道:

    “老子管你什么芙蓉令,管你是哪位巡查长老派来的……既然敢做,就敢当……不对,你不是南海圣教的人。既然救玉琼花,就索性成全你们吧。本来,我是想带她逃离的。

    “妙罗圣人最恨淫邪欺凌,所以历次战斗中俘虏的女子,连打骂都没有承受。玉琼花媚骨天成,依旧玉洁冰清,无人敢碰。我别无所求,只希望你今后好好待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