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去天外 > 第十一章 不可不防
    大白顶着直径两百米,厚度达三米的一块巨大浮冰朝前游。饶是天赋异禀,天生神力,也累得够呛,吃不消。

    待距离罗浮岛几十里后,天彻底黑了。信天游招呼它停下,释放能量软化冰柱的周围,抽出灵索。

    真没想到,为解决玉笥岛囚徒问题,竟然发了一笔天大的横财。假如能够把龟虽寿拖入“去天外”的阵容,就更完美了。

    心情舒畅,又不赶时间。一人一鲨休息了两小时,悠闲往回走。

    第二日清晨,朝阳初升,波涛宛若金鳞跳跃。

    四艘海船出现在海平面上,三大一小。

    玉笥岛上的众人一个个像鼹鼠似的探出身子,慢慢聚集成堆,傻呆呆地眺望。

    难道消息泄露,朝廷提前巡岛了?

    大部分人脸上露出释然表情,松了一口气。他们接受了乌龙寨送出的鱼肉,没有心向朝廷。但这件事,总得有个结局吧。悬在心里不上不下的,特别难受。

    少数人看了看玉娘子家的方向,鼻孔冷哼。

    不过,这一次的情况特诡异,海船并没有吹响军号通知。

    里长老眼昏花,多留了一个心眼。没有安排人点狼烟,击鼓鸣锣。万一是传说中的海盗呢,不可不防。

    众匪面孔煞白,瑟瑟发抖。

    从望见桅杆到船体出现,行驶到岛屿近前,整用了半个多小时。

    眼尖的人发现在海船前方的十丈外,一条人影赫然踏波而行。等再靠近一些,孟广、赵六大喜过望,带领匪徒一路吆喝,跑到沙滩上整齐排列。

    众人揉了揉眼珠子,愕然发现是信少侠,这回没有唱“浪里个浪”的淫曲小调了。

    啊呀……

    一声惊喜的尖叫传出,众人连忙侧目,望见一窈窕身影掩面疾走。原来,玉琼花猛地醒起自己蓬头垢面,还没洗脸梳妆呢,怎生见人?

    啊……

    又一声短促惊呼,龙丘家的二妮子水南掩口遮面从人群中挤出,慌慌张张往回跑。切……

    大小闲人均鄙夷地撇了撇嘴。

    人家玉琼花是望见了情郎高兴,你这丫头八竿子打不着也瞎叫唤,慌慌张张跟有一只鬼在背后追似的。

    人们面面相觑,不肯就此散了。

    信天游前天消失,今天却拖来四条船,颇令人摸不着头脑。咱们别靠太近,有好处落不了,有危险撒丫子跑。日后朝廷责问,也落不下把柄。

    少年郎冷口冷面上了沙滩,吩咐孟广赵六安排人守住海船。

    其实船儿不需要守护,大白就在附近游弋,但船上的物资怕被哄抢了。一岛的神经病,不可不防。

    他快步进了山口,径直朝玉家走去。

    玉娘子正在呵护痴痴呆呆的玉玲珑,刚从堂屋探出半个身子嚷嚷,便被玉琼花坚决顶了回去。

    女子神情平静,似乎预料到了什么。款款步入院中,惊跌了一地的眼珠子。

    才多大一点工夫,她就净面敷粉点唇,换上崭新的衣服和鞋袜,把头发梳理齐整,仿佛盛装游春的丽人。

    龙丘水南躲在自家菜园子角落的一棵歪脖子树下,弯腰扒开篱笆缝隙往下方瞅。

    三五成群的岛民或站路旁,或立院中,紧张注视着玉家。

    乌龙寨匪徒挺胸凸肚,容光焕发,在道路旁边排列成了一条线。

    信天游隔着篱笆墙和玉琼花说话。

    “你是不是早醒了?”

    女子闻言低垂头,沉默无语。

    “喂,你是不是早就醒了?为什么不告诉我……哎呀,说话呀,你倒是说话呀!”

    少年郎的声调渐渐拔高,语气越来越严厉。

    玉琼花的眼泪几乎涌出,仰面哽咽道:

    “醒了又怎么样,反正,我不想回神州大陆了……”

    信天游目瞪口呆,数息后突然爆发出震天一般的惊喜叫声,原地连翻好几个筋斗。

    “哈哈哈……你记起来了,醒了……是不是治好蛇伤就醒来了?从那以后,发现你的眼神清澈了许多,跟其他人不一样……可我又不敢确定。要知道,从一群神经病中挑出一两个正常人,非常困难。任何正常行为,都可能被解读成异常……”

    对此,他早产生过怀疑。

    进化一号对精神疾病确实不起作用,但楚山神女的念力融化进了自己神魂,浸润进了血液,必然有镇邪安魂的作用,

    当初进紫府前,恐怕就是喷出的血液重伤了阴魂虎鲸,让它变成了一副鱼骨架。给玉琼花输血后,歪打正着,令她从浑浑噩噩状态中清醒了。

    女子啐道。

    “你才是神经病呢!”

    见他像猴子一样跳来跳去,又伸出手背拭去眼角泪珠,“噗嗤”一声破涕为笑,嗔道:

    “傻帽!”

    “玉仙子,我不是要你去白沙城保卫华夫人吗,怎么跑到了这里?”

    “你离开后,华夫人登基,从王宫里找出了一枚空间戒指。知道你迫切需要,就叫我带着它去找你。我顺着你行走的路线,一路追赶。在番州,那一晚南海派发出紧急号箭,武者修士全往海边赶。我也去了,稀里糊涂被抓。肖尧克应该是你吧,他们反复追问这个名字。”

    “嗯。”

    信天游点点头,知道长老江松子陨落,南星差点遇害。南海派震怒之下,宁肯错杀三千,绝不放过一个。

    连王虎、端木、孙休……都被凭空冒出的“肖尧克”牵连上岛。圣胎真人突兀出现在番州小地方,实在太醒目了。说没图谋,绝对无人相信。

    “可是,你怎么会知道我的行走路线?”

    玉琼花闻言脸一红,低声道:

    “在江心岛的时候,我怕你骗人,就施了个小法术。”

    “啊,什么法术?我怎么不晓得。”

    “那个法术没什么威力,也不伤害人,只能在短期内跟踪定位,你当然不注意了。”

    “也不是完全是,因为那时候你比我厉害,加上我又不懂法术。可惜,你携带的空间戒指和法宝锦帕被南海派没收了。没关系,以后我向他们讨回就是,有更好的东西送给你。”

    “没有用的,你别费神了。我的丹田碎裂,无法储集真气。以往的修行付之流水,一辈子都修炼不出法力了……”

    “哈,没事,有一个功法正巧适合你……跟我走,先搭个手去救王虎,然后再救你妹妹玉玲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