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去天外 > 第二十章 海洋黑洞
    海洋上的暴风雨覆盖极广,扩散极快,躲是躲不了的。

    唯有快速冲过去,减少逗留在危险环境里的时间。

    信天游思忖,有大白这条几乎通灵的巨无霸作坚强后盾,问题并不大。可也觉得有点奇怪,它为什么没有提前预警,隔老远就绕道避开?

    腥咸的海风越来越潮湿,黏稠,使人艰于呼吸。

    王虎拼命稳住舵,陈秀才则爬上篷顶落下船帆。信天游命令两位姑娘返回船舱,从船头跑到船尾检视了一番,关闭尾舱、厨房的门窗。

    一直风平浪静,摊上一点事儿才算正常。

    狂风呼啸,波澜滔天。

    大海仿佛一位躺着的巨人试图翻转身体,小小的帆船晃晃悠悠在波峰波谷间穿行。

    面对如此的天地伟力,让人顿时产生渺小之感。

    信天游的躯体登峰造极,眼下也只能望洋兴叹。假如跳下水,他跟一只蚂蚁也没什么区别,一身的力气无用武之地。

    找谁说理去?

    打水吗?

    尽管南海派的这艘小船不是为远航设计,对海洋中的颠簸还是有预估。客厅两侧凸出两排坚硬的栗木长条扶手,深嵌入壁,非常牢固。

    王虎、陈秀才两人一边,玉玲珑、龙丘水南一边,四只旱鸭子背靠着舱壁攥紧扶手,连指节都泛白了。

    伸手不见五指。

    信天游运足目力,见到一切颜色均失真,仿佛观看黑白电影。

    黄豆大的雨点砸在篷顶,起初稀稀疏疏似战鼓擂响,后来密集如鞭炮爆鸣,最后风声、雨声、涛声连成一片,反倒令人听不清晰。如陷身百万乱军的厮杀呐喊中,嘈杂纷乱,杀机四溢。

    炫目的电光一闪,从舱壁、窗户的缝隙钻入,照亮了五张惨白的脸。

    紧接着,一声震耳欲聋的霹雳。如天神鸣锣,隆隆远去。

    余音未歇,被震得差一点跳出嗓子眼的心脏还没有落回腔子,电光再起,周而复始……

    小船剧烈起伏,一下子抛上云端,一下子沉入谷底。

    “喂,如果船翻了,你先救哪个?”

    绿萼的幻影漂浮而出。

    信天游皱眉,道:

    “你烦不烦呀,别添乱子了。天上正电闪雷鸣呢,快躲进核舟。”

    他俩以神识交流,旁人无法知晓,也看不见绿萼。

    “哼,我就知道你不会救我的,肯定会先救龙丘水南,玉玲珑。”

    “哎,这都哪跟哪呀,你就不能消停一会儿?”

    “偏不消停,偏要吵!”

    绿萼俏脸一板,见少年郎沉默无语,幽幽道:

    “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心里突然好乱,好慌,好像就要死了……只有你可以看见我,听到我,你叫我和谁说话去?”

    “等等……”

    信天游的身躯猛地一颤,发现自己也产生了类似感觉。

    仿佛暗夜进入停尸房或者坟场,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闻不到,什么也听不着。但恐慌与阴冷如跗骨之蛆,越来越甚,令人只想逃离。

    不对头。

    前方到底有什么?

    不行,得命令大白赶快掉头!

    就在此刻,小船突然冲上了高空,悠悠坠落。

    啊……

    小妮子玉玲珑终于抑制不住尖叫了。

    啪……

    船底传来剧烈震动,侧翻着砸到了水面。

    他们是分两边站立的,王虎、陈秀才在一排,对面是信天游夹在玉玲珑和龙丘水南的中间。

    黑暗中,厅里的八仙桌、凳子乱七八糟倒扣过来。信天游刻不容缓地跨上前,足尖连点六下,将它们蹬归原位。

    这时候,船身又被猛地一拽,反向歪倒。

    啊呀……

    两名女子再也抓不住扶手,惊叫着扑下。

    信天游闪电般转过身,张开双臂将二人搂住,左脚踢飞了斜砸下来的洗手架。

    嘡啷……

    脸盆落地后滴溜溜旋转,不知滚去了哪个角落。

    咔嚓……

    王虎和陈秀才及时出脚,抵住了正要向另一边翻倒的桌子凳子。

    船体经过了一阵剧烈摇晃后,终于稳定。依旧船头抬起,倾斜着朝前疾驶,好像爬坡似的。

    信天游双臂环抱两个姑娘,弓步踏上前,微往下俯压,将她们抵靠在舱壁。匆忙撕开自己的道袍,将二人的纤腰捆绑于木条扶手上。

    弄完后,顾不得安慰了。他窜到舱前拽下门栓,一把拉开。

    狂风裹挟着暴雨,扑面灌入,如刀割,似鞭挞。舱室内立刻帷幕翻飞,窗棂吱呀作响。

    借着闪电照耀,信天游望见海面除了急促的雨点砸出一圈圈涟漪外,竟然比柏油马路还平坦。正如一面斜搁的黯淡铜镜,又好像一道平缓延伸进云霄的山坡。充斥整个视野,漫漫恒无尽头。

    船体继续震动,船头的水花激起老高,风驰电掣一般航行。可前方的水面,没有任何变化。

    似乎,一切怪异都是错觉,小船根本就没有移动。

    或者,它航行在一条无限循环的莫比乌斯环上。注定永远爬不上坡,因为根本就没有坡。

    电光明灭,信天游敞开门退回,鬼魅一般在客厅里闪动,手舞足蹈。

    踢、挑、抛、甩……

    十秒内,将桌子、凳子、洗手架、脸盆等等,一切可以活动的杂物全丟进大海,以免砸伤人。

    待弄完这些,又探出身子到外面眺望了一眼,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叫道:

    “王虎栓门,谁也别出来!”

    言毕走出,反手重重拉关了舱门。

    绿萼悬浮在他斜前方的空中,也眉头紧锁,忧心忡忡。因为是神魂状态,狂风吹拂不动她的衣袂,雨线径直穿过身体。

    眼前的景象,触目惊心。

    纵目所及,见到海船歪歪斜斜航行,好像一片枯树叶漂浮在巨碗的内壁,呈逆时针急速旋转。

    往右上方看,是山一般高耸的水墙。

    往左下方看,急剧下降的水坡尽头,赫然出现了一个黑乎乎的巨大空洞,发出尖利阴森的啸鸣。

    这是一个直径达两公里的大漩涡!

    作为一条几乎通灵了的海洋巨无霸,大白居然诡异地没有感觉到漩涡存在,一头扎了进去。

    好在它及时醒悟,立刻反向拉拽,使船儿像爬坡一般脱离了黑洞边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