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去天外 > 第四十二章 嗟乎,收获太丰盛了
    草原入口处,旌旗密布,刀枪闪亮。

    从旗帜上打出的名号看,越侯与大将军玉烈赶到了。

    但仙师馆的地界,有啥事一般由天台宗外门处理,越国的钦天监安排伺候。尤其是清凉山的国师已经入内,未蒙召唤,他们也不敢造次。

    吴王孙端坐车上,望着渐行渐远的浓烟,陷入沉思。

    方才告诉雷鸣,肖尧克的火种与圣火没有一点关系,真实的情况恰恰相反。

    他考察虎牢城遗址多次,又曾在昆仑奴被圣后符咒激活妖族血脉后,仔细研究过。被众人咋咋呼呼乱嚷的“三昧真火“,附着极其稀薄的圣后气息,天底下除了他没第二个人分辨得出。

    可肖尧克明显不属于任何门派,不具备妖族血脉,也不是白莲教的人。

    奇哉怪了,像从石头里蹦出来一样!

    宫殿烈焰熊熊,被水柱一冲,火势小了许多。

    烟雾却更加浓厚了,夹杂着水汽尘灰腾空而起,遮天蔽日。

    水流顺着山坡四处漫延,小溪一般。

    大部分外门弟子见到五名真人赶到,又往回走,速度却极慢。也有小部分胆子大的,站立于山坡下仰望。

    唯独一个女孩子一边哭喊,一边跌跌撞撞往坡上爬。快靠近宫殿时,又被热浪逼退,脚下一滑摔倒在泥泞中,样子极其可怜。

    她在喊些什么,姐夫?

    雷鸣莫名其妙,转念一想后恍然大悟,应该是“嗟乎”吧……

    这才我天台宗最忠诚的弟子!

    瞧,别人都躲得远远。只有她一个人不顾危险,伤心欲绝地去救火。

    “这是谁?”

    大长老难得地露出一丝笑意,边走边问。

    旁边一个哈腰肃立的弟子赶紧抬起头,看了看,道:

    “禀告雷长老,是越国的小公主玉玲珑。”

    哼,雷鸣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

    “拖走她,哭哭啼啼,成何体统。“

    越侯的篡位得到了宗主地随子支持,也送给他这位镇国真人不少好处。假如让人见到小公主如此忠心于门派,以后不好处置。

    几名弟子得到命令,哗啦啦朝坡上跑。

    雷鸣一跃而起,足有十几米高。

    缀在他身后五六米外的巨大白鹤冲上前三步,翅膀一搧腾空飞起。继而一个漂亮的回折转向,稳稳驮住了将坠未坠的主人。

    ……

    火场内的一个水池中,信天游湿漉漉爬出来,歪头拧脑观察上方的状况。

    从龟虽寿那里搞来的炎精,简直太管用了。才耗费葡萄大点两颗,就炸穿藏宝室的防护法阵,焚毁偌大一片宫殿。

    否则就要动用自家的储备能量,费老鼻子劲。

    做强盗,果然比做小偷爽多了。搞破坏,比搞破解效率高多了。

    呵呵,典型的暴力美学!

    哪像上次在潇山,心提到嗓子眼,生怕闹出一丁点动静。

    收获太丰盛了!

    尽管质量比不了在潇山的化缘,架不住空间戒指的容量奇大,在数量上远远超越,连一根毛线都没有给天台宗留下。

    更妙的是,除了灵石、天材地宝外,还洗劫了一批供低阶法师使用的法器、药材。诸如培元丹就有好几千瓶,足够将华国修士的战斗力提升一个档次。

    玉刚那货不是什么好鸟,陷害才十三岁的小堂妹。还自不量力地硬拼,被一拳击毙。当两个外门长老身受重伤后,其他弟子特聪明,脚底抹油跑得比谁都快。

    毕竟,他们是跑腿的,不是卖命的。

    ……

    天空中,五只白鹤驮着五名真人翩翩飞翔,绕山头盘旋。

    雷鸣大长老,当然排在首要位置。第二只白鹤的高度却足足矮了一丈,后面依序降低。

    这是按照修为与地位排序,以示不敢与长者并驾齐驱。也有一个好处,把警戒推向纵深,覆盖无遗漏。

    当信天游从水池里钻出之时,五名真人立即感应到了。

    吊在末梢的那一位距离最近,当即从颈后拔出桃木剑,左手食中二指在剑身快速拂拭而过,齐眉斜举。

    淡黄的桃木因年深月久变成了浅褐色,此刻瞬间明亮起来,向外吞吐白芒,发出风雷之声。

    “看剑!”

    伴随一声清咤,剑光一闪。一掠十几丈后方传出“啪”一声脆响,乃击穿空气后产生的音爆。

    这一剑竟然比声音还跑得快,破了音障!

    烟雾瓦砾中,信天游的动作也不慢,奇快地扭转身躯。双掌一合,硬生生把剑身夹住了……

    飞剑失去了速度,就沦为烧火棍。

    桃木剑嗡嗡震颤,像一条离开了水的大黄鱼拼命摇头摆尾,怎么也脱离不了渔夫铁钳一般的双掌。

    信天游蓬头垢面,夹住剑身仰天狂笑,喝道:

    “哈哈哈,狗屁飞剑……兀那几个转圈的妖道,快些走,要不然洒家大开杀戒了!”

    当初他被周无羊一剑穿胸,眼下却只当儿戏。

    雷鸣吐声呵斥。

    “天台宗道门在此,妖孽还不撒手就擒……”

    其言涩滞顿挫,其音苍老重浊,如磨盘碾青苔,钢锉锯木头。

    音浪如波涛汹涌,一浪拍一浪,一浪更比一浪高……

    妖孽……

    撒手……

    就擒……

    一时间楼台震响,平原回音。

    如仙人立于云端,口吐真言,天地共鸣。

    “切,牛鼻子,不服呀。嗓门大有什么用?快下来与肖某一战!”

    信天游轻蔑地回答,将双掌夹剑变成了左手抓住剑尖,右掌套在剑身一勒。

    伴随着一阵滋滋声响,水火不侵,坚硬无比的通灵法器立刻变成了一截黑黜黜木炭。

    天空上,吊在末梢的圣胎真人一声闷哼,瞬间面孔煞白。

    雷鸣再也不敢托大了,见白鹤堪堪飞至肖尧克的斜上方,手往下一挥。

    一颗印章迎风便长,瞬息大如亭子,从天而降。

    砰……

    地动城摇,泥水飞溅。

    连隔了两百米远,站立于仙师馆坪地的众修士都有好些避之不及,衣裳道冠沾染了污点。

    一时间,笼罩天台宗外门的烟雾被法印带出的狂风驱散,他们得以看清楚状况。

    断梁碎瓦中,地面赫然塌陷出一个深深大坑,巨大的法印巍然屹立。而猖狂的黄脸汉子却不见踪影,估计被砸成了肉酱。

    ————————————————————————————

    昨天摆了个小乌龙,把这章发到前面去了。

    手忙脚乱改,⊙﹏⊙b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