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去天外 > 第四十四章 一波三折
    当初,为了完成对玉阳子的承诺,信天游去番州寻找孙休,卷入了海沙帮与海狗帮的决斗。

    事态本来可以不激化,拎了孙休跑就是。他见到装两锭黄金的乌铜托盘是一件旧得不能再旧的法器,大喜过望,临时改变了主意替海沙帮出战。

    这才撞到了圣人袭击南星的危险场面,跳海逃生又遭遇虺。搏斗一天后被带入深海紫府,一睡七个月。登玉笥,闯罗浮……

    乌铜托盘,是不可多得的制造惰性珠材料。

    旧法器如果年代久远,会越来越不敏感,渐渐钝化。有点像手机用得太久了,不能释放和接收信号。

    原理既简单又深刻,甚至上升到宇宙高度。

    一个封闭系统中,总体的混乱程度,也就是熵,只会增加,不可能减少。

    呈现在生活中的情形则是,木柴燃烧发出光和热变成炭灰,夜光杯摔碎变成水晶渣子,少年郎变成白头翁……

    永远不会出现碳灰吸收光和热重新变成木柴,水晶渣子跳到空中变成夜光杯,白头翁变成少年郎……

    因为,熵一直都在增加,永不减少。

    除非来自外部的强大作用改变了这种状况,否则过程不可逆转。

    当熵大到极致时,将没有任何热量传递,任何反应发生。

    人体只是一个小系统,死亡后躯体腐烂,还是一个与环境互动的过程。

    假如宇宙的熵达到顶点,才真正可怕。岂止生命消逝,星光消失,连黑洞都要蒸发殆尽,是谓——热寂。

    经过一番筛选提炼,信天游前前后后共做出了十八颗黄豆大的惰性珠。

    名字普通,却是不折不扣的大凶之器。

    修士不能对它产生感应,也就不能运用神通提前警觉。甚至看见或者听到了风声后,也不能运用法力改变它的飞行轨迹。

    只有两个办法对付,要不硬抗,要不躲闪。

    他们的身躯也不是钢铁铸造,毫无防备挨了一记,成为筛子的可能性非常大。

    这还没完……

    假如没有成为筛子,结局只会更惨。

    信天游将在珠内灌注能量,入体后炸开,如同开花弹。

    但如何打中对方,是一个难题。

    天台宗外门宫殿的山岗,以沙石为主,黄泥巴少。人造小湖泊里的水层只浑浊了一会儿,很快澄清了。

    他看得明明白白,五个道士正骑鹤盘旋飞翔。

    距离太远,水面折光,对方又在移动中,根本无法精确锁定位置。最要命的是,白鹤体型庞大,将背上的真人遮挡得严严实实。

    用惰性珠毙掉仙鹤,很容易。要想干净利落地消灭牛鼻子,就不容易了。

    一旦先对付白鹤,必然引起对方警觉。无论成功与否,惰性珠都将由暗转明,威力大打折扣。

    而修士的手段层出不穷,天知道还有多少法术没施展?

    ……

    众仙师议论纷纷,没一个看好肖尧克。

    丫一个火系修士,被逼进水躲藏,是穷途末路了。别看方才手撕法印,威风凛凛,却一直被动挨打。局势僵持下去,只会越来越糟糕。

    又过了一炷香工夫,水花四溅。

    一条湿漉漉的身影蹦出小湖,窜向王城的中心。

    雷鸣见状,疾呼:

    “截住他!”

    草原空旷,毫无遮挡。

    一旦让对方逃进了鳞次栉比的民居官邸,搜查特别麻烦。

    黄脸汉子蹿起的位置,并非处于五只白鹤绕出的弧线圆心,选择的时机非常巧妙。

    正好四名真人远离而去,一时停不下,至少要转小半个圈才能折返。唯独吊在末梢的道士,还来得及按低鹤头俯冲。

    那只白鹤曾被碎石子打得翅膀火辣辣痛,仇恨在心。根本不需要指挥,在空中来了个极高难度的大回旋,一闪便扑至汉子身后,长长的尖喙像利剑一般啄去。

    骑鹤道士的本命法宝桃木剑被毁,又拔出一柄拂尘,高高举起。

    肖尧克猛地一窜躲开喙啄,迈开两条大长腿飞快朝山坡下跑,惶惶如丧家之犬。对比早先冲入外门时的动如闪电,明显缓慢了许多,仅过三息又被白鹤追上。

    众仙师纷纷摇头,觉得他明显体力不支了,在劫难逃。

    然而……

    眼睁睁瞅着尖利的鹤喙要啄到背心了,狂奔中的黄脸汉子像脑后长了眼睛。突然身形一滞,侧移,右手闪电般探出。抓住了白鹤长长的颈子一拧一抡,狠狠砸向地面。

    整套动作无比流畅精准,早有预谋。

    嘭……

    咔嚓……

    沙土飞溅。

    凶戾的白鹤腿爪乱蹬,活不成了。

    灵禽躯体强悍,生命力顽强。砸是砸不死的,可谁能架住长长的脖颈被拧成了麻花状?

    骑鹤道士实力大跌,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自家坐骑砸成了扁平一摊。

    哈哈哈……

    黄脸汉子把鹤尸一丢,狂笑道:

    “哈哈哈,老子把你当珍稀动物,你把老子当一块肉,可就怪不得了!”

    尾随赶到的第二名真人目睹惨况,睚眦欲裂,距离十多米远拍出了一记掌心雷。

    呯!

    尘土飞扬。

    肖尧克再次夺命狂奔,弯弯曲曲跑出了一道蛇行轨迹,转眼到了山坡下。晓得跑入草原将沦为活靶子,折向了耸立的孤峰。

    连续五记掌心雷,硬没有打中。

    场面一波三折,最终,还是演变成了单方面追杀。

    众修士看得惊心动魄,觉得汉子的实力并不差,人却有点蠢,太沉不住气了。藏在宫殿废墟里顽抗固然危险,怎么也要比跑出来挨揍强。

    五秒之内,肖尧克急吼吼奔到了石峰下。速度陡然加快,似乎要撞山而过。

    厉啸忽至,黄光突闪。

    一柄桃木剑生生插入他后背,钉进了坚硬的岩石里。

    啊……

    几名女修发出了尖叫。

    定睛再一细瞅,却见到石壁上赫然露出了剑柄,流苏飘拂,唯独不见人。

    原来,汉子在刻不容缓之间像一只壁虎般上爬,手脚并用,只数息就到达了尖顶。

    虽然把桃木飞剑给躲闪过了,却丧失活动空间,难道想置之死地而后生?绕着石峰转圈,也比向上爬沦为活靶子强呀!

    修士们莫名其妙,接下来的一幕更加看不懂了。

    只见肖尧克双腿一蹬,尖顶轰然垮塌了,身子则借力斜冲上天。

    靠,那姿势……

    不像跳崖自杀,更不像乘风归去,端的是要搞什么名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