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去天外 > 第五十二章 同志们玩得挺高级嘛
    柳若菲欠身回礼,继续道:

    “我自幼长在深宫,以诗书为伴。从未与人争斗过,更甭提捉鬼拿妖。学习了那么多年阵法,今日好歹试用一番,替天行道。这一次回去后,我会驱赶柳国的青年俊彦统统离开。大好天下,锦绣年华,哪里去不得?何必与王城陪葬!”

    童金点头道:

    “玉君奇受越侯压迫,连王后都曾被当面诛杀,深知朝不保夕的苦楚。说不定……”

    柳若菲轻笑,打断了对方话头,道:

    “没什么说不定的,即使他本来仁慈,但掌权之后,决定思维的就不是脑袋了,而是王座。越国是大国,却被更强大的吴国与夏国包了半边饺子。只剩下西南方向可以发展,几百年来一点点蚕食推进,消灭沿途的小国与部落。无论谁当王,首先想到的都是灭了柳国。

    “以前万众一心,以玉石俱焚的态度逼他们退兵。但是,随着力量对比越来越悬殊,覆灭已成定局。热血澎湃,终究需要以实力为基石……算了,不谈这些。今夜,我不是公主,而是柳国法师。罗盘一直未转动,想必山脚下的那条阴魂还没有发现我们,得引它上来才行。

    “童叔,春花秋月,请为我掠阵。不必担心,四象诛阴阵最能镇压邪灵,何况我还有法器护身。阵法若成,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闯入。否则主持阵法之人,将受到严厉反噬。”

    童金无可奈何地点点头,跳上了一棵大树。

    春花秋月两名剑婢有条不紊,一个解开搁草地上的长布囊,露出一具古筝。另外一个掏出丝巾,仔细抹干净亭子的台阶。

    忙完之后,二女纵身上树。英姿飒爽地拔出宝剑,严阵以待。

    柳若菲安静端坐在石阶上,轻拨丝弦。

    在朦胧的月光映照下,显露出肌肤如玉,衣袂飘飘如仙子临凡。

    山脚之下,信天游贼头贼脑,窥视了山顶好一阵子。

    见到被茂盛的树木遮挡,实在看不清里面情形,又缩回头。凝神收心,想入静之后以神识感应。

    但今夜他心浮气躁,意念始终在浅层次徘徊,入不了静。索性放开思维,侧转耳朵,把全部的感知落在了听觉上。

    自从成为了“杀神”,能量澎湃,精神饱满。连眼耳鼻舌身意六觉,也登上了一个新台阶。

    平日里,得大幅度降低听觉的敏感程度。否则环境的琐碎声响会形成背景噪音,烦死个人,干扰有效信息。

    山顶传出断断续续的“铮铮”声,像是有人在弹奏之前,进行调音。

    噫,果然古怪!

    信天游竖起了耳朵。

    他不是声乐行家,听不出是琴、瑟,还是筝,但肯定属于弦乐。

    夜晚在坟头弹琴,除了鬼,岂还有别人?黑店掌柜是怎么说的,对,预祝你被厉鬼生吃了……

    鬼魂没有形体,顶多吓唬人,进行精神攻击,极难移动物体。诸如翻动书页,挪动家具等等,对它们而言属于了不起的手段。

    能够把琴搬上山的鬼,至少粗晓法术。可丫死得不能再死了,难道还随身携带一具笨重乐器?也许空有音波,而无实体。

    琴声铮铮咚咚响了数下,不连贯,却极有章法。把宫商角徵羽五音都调试过后,随手弹了一节小调。

    信天游浑身一激灵,脑袋“嗡”地大了。

    那调子,他非常熟悉。

    师父喝醉了酒,经常扯着破锣嗓子瞎**吼,以前肯定是搞摇滚的。一个月前,自己在深海欺负土乌龟龟虽寿没文化,还把它当作“太古遗音”的安魂曲唱了一遍。

    乐声又开始了,这一回显然是正式弹奏,甜美的少女歌声随之响起。

    “沧海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记今朝。“

    轰……

    仿佛一颗核弹凌空爆炸,冲击波横扫天宇,信天游的脑海顿时一片空白。

    开,开什么玩笑!

    这是万年前的一首经典歌曲,当世之人怎么会唱?

    龟虽寿五音不全,又被天道囚禁于深渊,不可能泄密。难道是师父的信徒,聚集在荒山野岭开会?

    呵呵,同志们玩得挺高级嘛!

    歌声甜美,却极富质感与力度,一点也不柔弱。如俯瞰繁花似锦,仰观天穹旷远,胸襟广阔。

    “沧海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记今朝。“

    再次听到起首句,信天游直皱眉。

    不对头呀,小妞翻来覆去,怎么只晓得唱一句?

    应该不是科学狗开会。

    虚境里倒是常见这样的场面,革命者围绕着篝火唱歌跳舞。但梦枕的运行在某个节点卡住时,场景要不静止,要不重播,要不扭曲崩溃……

    凉风不绝,催动酒劲剧烈上涌。

    信天游本来就心态不稳,才去买醉的,这下子精神越发混乱了。思绪漫天飞舞,支离破碎,感觉又回到了生活十五年的虚境。

    身为完美战士,要接受各种各样的考验。甚至进入游戏世界厮杀,死亡,重生……后来在师父的威逼下造时空之门,没完没了学习,计算……

    他恍恍惚惚,渐渐沦陷……

    以往,当梦枕监测到使用者精神沉沦,状况有危险时,会启动警告。

    思维常年受此训练,形成了预警机制。即使离开梦枕,潜意识也能进行提醒,一般的法术根本迷惑不了。比方说,在白沙城决战时陷入了周无羊制造的幻术,脑海里就冒出了声音提醒,这不是真的。

    可这回,一切都是真实的,将永远不会出现提示音。

    他跌跌撞撞从树后走出,一声嘶吼如巨龙咆哮,纵身扑向山岗。

    酒劲彻底爆发。

    嗵……

    一声闷响。

    信天游结结实实撞在了一棵合抱大树上,仰天栽倒,额头鼓出一个大青包。

    哼哼唧唧爬起,努力站直了,指着大树痛骂。

    “你丫也敢欺负老子?”

    言毕退后几步,好像巡航导弹一般直撞过去,那棵树咔嚓折断。

    山顶树梢上,童金与春花秋月遥望参天古木一根根折断,声势惊人地奔袭过来,目瞪口呆。

    还是老江湖反应快,沉声道:

    “不好,来了一头僵尸,钢筋铁骨,力大无穷。四象诛阴阵虽能镇压鬼魅,却隔绝不了尸毒尸气。春花秋月,赶快下去为公主护法。记住,剑刺无效。要斩断此獠的双臂双腿,让它不能行动。”

    二女应声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