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去天外 > 第七十四章 雨过天青云破
    少年禁卫感觉来到了一块大坪地,小姐姐牵引绳索,推拉胳膊,让他们站好位置,柔软的小手一一解开了蒙在眼睛上的黑布。

    黄戌激动起来。

    不是因为身前的幽香扑鼻,而是感觉到了天地灵气。

    武道修炼,呼吸吐纳的是天地元气,还混杂了各种浊气。武者对比修士,真气为什么斑驳不纯,根本原因在此。

    天地元气,聚而生灵。

    灵气比元气纯净得多,功效大得多,就像精米与糠皮的区别。

    任何一条灵脉的发现都会刀兵相见,打得头破血流。

    那些地方,除了妖兽盘踞的山川、莽原、大泽、海岛,全部被修士开辟成了洞天福地。

    凡俗之人,只好老老实实玩泥巴,吸元气。

    柳国为什么吸引不来大修士,很大一个原因是地盘太小,缺乏灵脉。像金银珠宝什么的,对求天道证长生的修士根本没有意义。

    尽管天地元气不算贫瘠,比华国、遗落之地强多了,对修士却不值一哂。

    遭遇浓郁灵气的诱惑,黄戌每个毛孔都张开了,五脏六腑紧缩,肌肉颤抖,只得强行忍住。

    眼前是一栋普普通通的三层木楼,一百名禁卫在楼前的坪地上排列成纵横各十的方阵。

    方阵之前,长枪般笔直挺立着统领马彪,前面站着仙师童金。

    两侧,距离五步外站立十名背后斜插宝剑的宫女。

    人不多,才二十个。从她们展示出的强烈自信与强大气息看,赫然都踏上了通幽上境。一旦禁卫哗变,将被毫不留情斩杀。

    木楼氤氲雾气,好像一个大蒸笼。

    但雾气飘到了楼顶尖端却不继续向外扩散,仿佛顺着一个无形的琉璃罩倾泻下来,宛如瀑布,一直流淌到坪地边缘。

    见不到太阳。

    阳光却无处不在。

    光明,温暖。

    黄戌在王宫当值了三个月,很清楚外宫没有三层楼。内宫虽然没有进去过,但远远望见过殿顶,最高也只有二层。

    这究竟是到了哪里?

    仙雾弥漫,仙气袅绕,莫非是仙境?内卫、暗卫的小姐姐变成了仙女?

    黄戌目不斜视,抿紧嘴唇,心里胡思乱想。

    出发前,马彪统领对他们这群嫩瓜蛋子下达了严厉命令。

    我做什么,你们就跟着做什么。今日所见一切,所闻一切,均不可以对外透露半个字,否则杀无赦,连坐家族!

    看来,这地方是柳国最大的机密。

    有幸参与机密,是即将重用的前兆。

    想到了这里,黄戌激动的心情愈发难以按捺。

    现场落针可闻。

    童师上前三步,在一个半人高的铜鼎中点燃三炷粗如儿臂的大香,又庄重退回原地肃立,仰望三层楼。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学他的样子,鹅一般昂起了头颅。

    黄戌呼吸急促,隐隐约约明白了什么。

    朝天三炷香,仙人下凡来。

    这是在请神。

    少年的心境不如长者沉稳,队伍产生了一阵细微骚动,又很快静止。他们毕竟是受过严格训练的王宫禁卫,不是乌合之众。

    呜……

    三楼的雾气非常突兀地向外鼓出,空气骤然爆鸣。

    在这么多双眼睛的瞪视之下,围栏旁凭空出现了一个人。好像不是从楼里走出,而是从虚空中直接现身。

    一袭天青色道袍,乌黑头发挽成高高道髻,雪白胡须垂至胸口,手端一柄拂尘,脸上并无一丝皱纹,仿佛神仙中人。

    鹤须童颜!

    白雾掩映,那个人的脚下未动,身躯先缓缓地转上了一圈。

    老仙师童金恭恭敬敬,双手结太极阴阳印,上举齐眉,垂首躬腰,左掌贴心房右手下探,身躯徐徐下蹲。待右手触及地面后,左手覆盖其上交织成十字状,双膝跪下,额头触地。

    这是道门最尊崇隆重的礼节——五体投地叩拜大礼。

    老仙师的动作缓慢庄重,一丝不苟。

    如谒至圣,如面祖师。

    从头到尾一言不发。

    马彪有样学样,马上照办,虔诚的姿态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百名禁卫也跟着哗啦啦跪倒,五体投地。

    仙人!

    一定是仙人!

    怎好似有一点熟悉,依稀照过面。

    黄戌按捺住内心的激荡与疑惑,翻眼皮偷偷上觑,不敢作声。

    童金磕了三个响头后,站起来转过身,对马彪道:“手脚和合扣连环,四门紧闭守正中。凝神,调息,气行周天……”

    马彪依言把双腿盘起坐在地上,上身挺直,双手平搁在膝盖,深吸缓呼。

    只有那二十名宫女未动,目光平静。显然,她们知道即将要发生什么了。

    突然来到灵气如此浓郁的环境,好多少年早就想呼吸吐纳了。见统领大人摆出了姿势,便依葫芦画瓢,急吼吼要运气行功。

    就在这一刻,坪地上炸开了锅。

    惊呼声此起彼伏,夹杂粗重喘气声,喉头“呵呵”的怪响声。

    禁卫毕竟是少年,还未成为一支铁军。在惊奇敬畏之后,见到眼前又乍现出离想象的一幕,实在憋不住了。

    雾气袅绕的三层楼上,乌发白须童颜的仙人一扬拂尘。

    一道青气从拂尘飞出,倏忽降落马彪头顶,弹指间凝聚成一只青湛湛巨掌,徐徐按下。

    也不能怪这帮禁卫失态。

    实在是这个场景,他们从躺在摇篮里时就被灌输过,长大后又无数次听说过,几乎每个人的脑海里都想象过,渴望过,却从来没有见到过。

    即,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十息后,青色手掌渐渐虚化,消散……

    马彪双目睁开,神光隐现。

    雾气蒸腾,似乎听到了召唤,呼啸着翻涌而至,在他周身盘旋成漏斗状,被徐徐吸入体内。

    马大统领,这这这……这是,由开光境第二重,直接成为了武道巅峰?

    众小兵浑身颤抖,眼神巴巴地望着楼上,好像一群等待喂食的小狗。

    仙人微微一笑,举起拂尘向天一抖。

    一片青云从天而降,笼罩坪地。

    阳光淡薄,空气凉爽,令人无处不惬意。

    倏忽间青云碎裂,仿佛雨过天青云破,化成一百只青色的手掌,按向了一百名少年的头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