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去天外 > 第十七章 人来
    一条矮壮的汉子忿忿道:

    “周哥,郑哥,不要同他讲了,这厮根本没把咱们放在眼里,存心来拆台。瞧那穷酸模样,也不会是一个仙师,干脆捉拿了送去捕房……”

    啪……

    又一声脆响,铁尺落下。

    道人叹了一口气,声音加大了,道:

    “二。”

    这下子众人听得清清楚楚,均莫名其妙。

    这一呀二的,下一句肯定就是三了。一二三之后,到底要干什么?

    还是周菜头最机灵,感觉情况不太妙了,急忙道:

    “呼延道长,请等一等。咱们几个苦哈哈在东市场讨生活,不容易。平日里烧香做善事,也不曾落人后。请你不看僧面看佛面,哦不,看在三清老祖大慈大悲的面子上,先息怒……”

    然而,讲什么都没有用。

    “三”字脱口而出,宛如平地炸响一颗惊雷,蛇鼠虫豸蛰伏,飞禽走兽惶恐。

    尖利的风声响起,如飞剑投枪,刺穿苍穹。

    青袍道人凭空消失了。

    随即,一阵急促密集的“啪啪啪”闷响传出。

    仿佛花褪残红青杏小,疾风暴雨打芭蕉。又仿佛山中擂鼓,浩浩荡荡,声闻十里。

    旁观者只眨了三四次眼睛,便见提刀拿棍的一群人突然静止。

    随后,杀猪一般的惨嚎此起彼伏。一条条汉子软绵绵瘫倒在地。连打滚的力气都没有了,浑身一抽一抽的。

    状态凄惨,简直见者伤心,闻者落泪。

    呼延扯淡冷口冷面地出现在那群人身后,慢里斯条往回走,骂道:

    “麻辣隔壁的,一个个比猪还蠢。别说老子没给机会呀,都在喊‘一、二、三’,马上要动手了,居然还傻乎乎的不晓得逃跑,活该挨打的相!”

    见到谁挣扎爬起,就补一尺。谁口里叫唤的声响大,再踢一脚。

    凶残,端的凶残!

    霸道,端的霸道!

    矮壮汉子的人倒下去了,嘴巴却硬,怒吼表示不服。

    “你,你,你身为修行之人,无缘无故殴打咱们黎民百姓……”

    信天游走过去,懒得啰嗦,直接挥尺。

    啪,几颗碎牙飞出两丈远。

    一条黑狗屁颠屁颠地跑过来,嗅了嗅,又毫无兴趣跑开。

    汉子捂住鲜血直流的嘴巴,再也不敢作声。

    周菜头原本也要讲话理论的,见此情形机智地闭嘴,老老实实把身子尽量趴低。

    郑屠却最蛮横,挣扎坐起上半身,哈哈狂笑道:

    “打得好,打得好……呼延扯淡,我看你护得了李素一时,是不是护得了她一世。只要小娘皮还呆在集市,老子早晚要……”

    话未说完,被迎面一脚蹬倒,鼻血如同泉水似的喷涌。肥大身躯被一脚挑高三尺多摔落,呻吟着还要爬起。

    信天游面无表情,一只脚踩上他的后脑勺,慢慢碾压。

    郑屠的大脑瓜被结结实实踩住,口里呜呜啧啧惨叫,身躯像虫子般拱起蠕动。双手奋力上举要搬动对方脚踝,却犹如蚍蜉撼大树,纹丝不动分毫。摸索拔出腰间的剔骨尖刀乱捅,又被一尺打得手指如同鸡爪一般乱颤,刀子也不知飞去了哪里。

    他声出不得,人动不得,面庞下一摊血水蜿蜒汪出。

    可怜……

    啪,信天游把铁尺像折扇一般在掌心拍响,环顾四周,梗着脖子吼道:

    “各位父老乡亲,都看清楚了吗……某,呼延扯淡,一介清苦的出家人,手无缚鸡之力。被十几个膀大腰圆的凶徒裹挟闹市,抢夺财物,执械围殴。光天化日之下,天理何在,公道何在?哼哼,幸亏他们分赃不匀,自己打自己成了这副鬼样子……”

    苍天呀大地,世界上怎有这样无耻狠毒之人!

    听了这一段睁眼大瞎话后,周菜头和李鱼户的脸上悲愤欲绝,偏偏又不敢喊叫驳斥,“梆梆梆”以头抢地。

    周围人见青年瞬间击倒横行集市的强梁,嘴巴张大合不拢。先是惊骇,继而畅快,倒也没觉得多么古怪。

    兵荒马乱年月,在外面乱跑的谁没有几分本事?三虎无非仗着力气大,人多,勾结捕快,才盘踞菜市场做了地头蛇,怎能与人家相比?

    不过,见他红口白牙地胡说八道,蛮多人感觉挺不好意思。低垂头,捂住快要咧到耳朵根的嘴巴。

    嘿嘿嘿……呼延扯淡,也忒扯淡,忒无耻了一点,总得寻找一个正经理由把场面兜住吧。否则惊动了捕快,不好做人。

    “瞧瞧,说得没有错吧。句句属实,他们理亏了,没有一个人发声反对……话说一炷香前,我出了一两金子向郑屠订下一年肉食。谁料这厮见财起意,收下金子后连一颗猪牙齿也不肯给,还纠集凶徒抢劫……大家如果不信,金子就是证物。肯定还在他身上,来不及收藏的。”

    信天游说完挪开脚,用足尖将奄奄一息的郑屠翻边,从他怀里掏出金灿灿一颗小元宝,高高举起示意。

    众人叫好,喧哗不绝。

    “好,我等都看得明明白白,定与呼延道长做个见证。这天底下,哪有一两金子只买十斤猪肉的道理……”

    信天游乐了,道:

    “举头三尺有神明,呼延堡不容穷凶极恶人!你们久受三虎欺压,以后若有捕快询问,可要一一据实禀告。”

    言毕高擎铁尺,朗声喝道:

    “人来。”

    哗啦啦……

    立刻从街道两头冲出一群差役,为首的两人皂衣革带悬腰刀。围观者惊呼,张捕快,赵捕快……

    然而,令他们大跌眼珠子的是,两位与三虎称兄道弟的捕快张龙赵虎,好像看不见立在街道中央的青年道士。

    众差役呼啦啦如老鹰擒小鸡般扑上,把十几个人捆绑结实,拖往镇中的班房

    面皮青肿,血肉模糊,脑袋像开瓢烂西瓜的郑屠装疯卖傻。狠狠挨了几记铁尺与拳脚,彻底老实。

    矮壮的李鱼户嘴巴里飞走了几颗牙齿,咝咝漏风,对身旁的赵虎哼哼唧唧道:

    “叫,叫哥,你可要为咱们做主呀……”

    赵虎急了,白眼一翻,劈手就是一个大耳光搧过去,骂道:

    “叫叫叫,叫你妈头……直娘贼,谁认识你?”

    边上的伙计听了,噤若寒蝉。

    还是周菜头最机灵,不开腔,只探询地望了望张龙。

    那张龙狡黠地朝他丢了一个眼色,以极小幅度拍了拍胸脯,微微点头。

    周菜头放心了,不挣不扎,只管低头前行。

    原来,信天游大清早偷听了李素哭泣后,命令呼延狮安排了这场好戏。待审讯之后再杀,昭告方圆六十里,整肃弱肉强食的风气。

    三虎本色演出,非常到位。完全不需要提醒,争先恐后往坑里跳。

    片头小插曲播放过后,改轮到正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