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绝品阔少 > 第1270章 致命的高傲
    只因两人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件事。

    陆羽所说,还真有可能不是假的。

    比如,陆羽大可曾经是某个大势力的弟子,然后如于贺一般,被逐出门墙。

    这不就成为了无门无派之人。

    如此,陆羽说他身后没有任何势力,这也就说得通了。

    可是,这开什么玩笑?

    张宏图的心里,无法遏止的涌起了一股荒诞无比之感同时,也确认了,陆羽要求神刀门效忠于他,这对于神刀门而言,绝对不是好事!

    跟着一个大势力的叛徒,神刀门怕就得把先辈的心血都毁于一旦。

    但一想到,陆羽的修为在第七步,他就感到了背脊隐隐发冷。

    如今,难道就没有了神刀门另行选择的余地?

    念及于此,他望向了神刀门大长老,如今,或许只有把全部的希望寄托他了。

    神刀门大长老的神色,没有任何的变动,但在暗底下,他却深深地松了一口气。

    他,同样是想到了张宏图所思虑的问题。

    若然陆羽确是无门无派之人,那么处理起来就容易多了。

    而神刀门,不可能效忠于陆羽。

    至于如何处理这个问题,很简单......

    神刀门大长老笑了笑,满是皱纹的脸,这时看上去颇有两分沧桑,却也有两分,放下了万斤重担的轻松。

    汪炎晨打了个啰嗦,他感到这周遭的温度似是骤然下降了。

    好冷......

    这又是适逢夏季,不合理......

    “多谢陆大人厚爱,不过,还请饶恕神刀门,不能效忠了。”他长长一叹,又道,“如果陆大人没有什么事,那就先请回吧。”

    此番言语,也失去了先前那股小心翼翼的敬意。

    这换脸的速度,堪比翻书。

    倒是张宏图,却露出了笑容,似也再不顾忌,陆羽的怒火。

    他又不是傻子,当然是明白了大长老的想法。

    说得难听点,陆羽在这方天地,只不过是一个无所依靠的游魂野鬼,他再强又如何?

    大长老的境界,与他一致,当真打起来,他还可在一旁掠阵。

    毕竟于贺这会儿,还在驱除他所下之毒,根本无暇应付。

    而杀了陆羽,他们也无需担心事后,遭到什么报复,因为陆羽没有任何的势力背景。

    当然,张宏图的打算,并非是将陆羽斩杀当场,在杀死陆羽之前,他不介意再打探打探,陆羽究竟是属于何方势力,如此也可为日后做足准备。

    他的想法,是美好的。

    可是,在接下来。

    发生了所有人都猝手不及的一幕。

    在神刀门下逐客令的同一时间,陆羽动手了!

    谁能想到,陆羽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对神刀门大长老出手。

    不过,神刀门大长老虽说没有准备,但也不是等闲之辈,他修习了惊鸿刀意,境界也已到了第七步。

    无论是神识、或是感知、反应能力,都提升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

    当陆羽的拳锋就要抵触胸前,他便施展身法,陡然抽身而退!

    后退的同时,他也抽出了背后的长刀进行格挡。

    可是,他终究低估了陆羽。

    在还未习得惊鸿刀意之前,他的境界就已晋升到了第六步,元婴灵开之境。

    而且还在这个境界,停留了多年。

    虽说一直都不得寸进,但他的根基早就累积得异常深厚。

    这主要是神刀门原来的功法所限。

    而他的机缘,也从习得惊鸿刀意开始,自休息惊鸿刀意之后,他的修为就蹭蹭往上暴涨,在短短数年之间就跨越了一个大境界!

    这说明了什么?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怕是问鼎这方天地的巅峰,那也不是不可能。

    反之。

    他从陆羽的双眼,估摸出其年岁不大。

    试问,一个再有天资悟性的修行者,岂是在短短十数年间,就一路势如破竹般,从第一步走到第七步?

    这,也不是不可能,一个大教派,巅峰教派无数年来积累下来的实力,是非常恐怖的。

    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但是,像陆羽这般的天之骄子,与他,却是有所不同。

    陆羽在这十数年间,迈入到了第七步,根基必定不够他浑雄深厚,真正实力也势不如他。

    起码,他自认不是自大。

    他的天资悟性,非但对神刀门而言,哪怕是放开到这方天地,也算是上等之姿。

    他还记得,在许多年前,他的师傅找到他时,便惊为天人,其后就把他带回了神刀门拜师学艺。

    若非是功法所限,又岂止是如今的第七步?

    所以当他察觉到陆羽对他出手之时,他也动了。

    谨慎所致,他反应过来后,第一时间做的不是主动反击,而是选择了飞退出去。

    而还有另一方面原因,他觉得自己受到了赤~裸裸的蔑视。

    这也导致了,他不可避免地犯下了一个错误,而这个错误,不知葬送了多少天才。

    这个错误,就是高傲。

    因为他发现了一个细节,陆羽动手之时,并未用刀,而是一双拳头。

    于是,他抽刀格挡。

    他无论如何,都不至于认为陆羽能用这双拳头伤他分毫。

    惊鸿,乃是陆羽授予于贺,之后才由于贺转授神刀门一众高层。

    所以他在潜意识也认为,陆羽就是一名用刀的对手。

    可惜的是,他错了。

    还是大错特错。

    而这世上,有些错误犯了,那还能改过,可是有些错误犯了,那就再无法弥补。

    他抽出了长刀,以刀刃格挡陆羽轰来的,这只看似平平无奇的拳头!

    ......

    “砰!”

    一道脆响响起。

    他就错愕地发现了一件事,他的这把长刀,居然在陆羽的这一拳之下,应声而断。

    这......

    怎么可能!?

    他是亲眼所见,陆羽仅凭血肉之躯的一拳,就将长刀的刀刃......击断!

    击断!

    这是什么概念?

    他在这一刻,无可避免地,陷入到了短暂的空白。

    他的修为,已经迈入到了第七步!

    虽说对方也是第七步,但......

    又怎么可能......

    是的,不可能。

    却在他眼前,发生了。

    陆羽仅仅一拳,就击断了他的长刀。

    不对!

    这时,他也反应了过来。

    只因陆羽的拳头,在击断了他的长刀之后,去势未止,竟是继续朝着他的胸口袭来!

    而此时再退,已是身法已老!

    ——噗!

    一道短促的声音响起。

    陆羽这一拳,在击断长刀之后,就五指呈爪,抓向了神刀门大长老的心口而去。

    “呃......”

    ......

    原地,陷入了一片绝对的寂静。

    这世间万物,似是都不动了。

    其实,不是这世间万物不动了,而是,在场的所有人,都被眼前发生的,震慑得停止了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