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霸爱成瘾:穆总的天价小新娘 > 第24章:醉了照样可以
    穆霆琛脸色有些阴沉:“什么公司请了假还让去加班?不想开了么?”

    就是因为他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成功阻止了她离开的步伐,温言丝毫不会怀疑,只要他想,她任职的公司会立刻开不下去……

    她没说话,转而上楼回了房间,躺在床上,脑子里空白一片。

    餐桌上,穆霆琛面无表情的放下手机专心致志的吃饭,任由信息一条条的叠加,他也没有再看一眼:“刘妈,让她搬到我房间。”

    刘妈恍然道:“是该这样……这三年你不是不在么?言言就还住她原来的房间,现在你回来了,是该搬过去了,我这就去。”

    穆霆琛纠正道:“称呼该改了。”

    刘妈笑道:“是哦是哦,我叫习惯了,以后该叫太太了。”

    当刘妈兴冲冲的到温言房间搬东西的时候,温言有些发懵:“干嘛啊刘妈?把我东西搬哪里去?”

    刘妈笑盈盈的说道:“少爷回来了,你们是夫妻,当然要住一起,少爷也老大不小了,该要个孩子了。”

    温言垂下了眸子没搭话,他不会碰她,也不可能有孩子。

    不大一会儿能搬的东西都被搬空了,她坐在床上没动,她还是没办法立刻习惯随意出入他的房间,还待得这么从容。

    听到楼下保姆收拾碗筷的动静,她起身去了浴室。

    出来的时候,意外的,穆霆琛还在客厅没出门。

    温言有些错愕,她刻意在浴室里待了许久,还以为他会在饭后迫不及待地出门去酒店,是她失算了。

    她装作面不改色的上楼进了他的房间,擦干头发,躺在了床上。

    头顶的天花板在灯光的照射下像是一片星空,他的一切都这么独特,从前他躺在这张床上的时候,在想什么?

    听到房门被人推开的声音,温言下意识地闭上了眼,她还没想好要怎么用妻子的身份跟他独处。

    穆霆琛并没有说话,她只听见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奇的睁开眼,却看见他背对着她在换衣服!

    这还是温言第一次这么直视他的身体,肌肉线条是不夸张的柔和,但能看出强劲有力。

    就在她端详着忘记移开视线的时候,穆霆琛突然转过身,视线碰撞在了一起。

    她惶恐的闭眼,急促的呼吸却怎么也无法平复下来。

    而穆霆琛则面无表情的扣上了衬衫的扣子,随后,是房门被关上的声音。

    他走了,她松了口气,脸上的潮红久久未褪。

    因为认床,温言到凌晨也没睡着,身体疲倦,意识却很清醒,这是失眠的征兆。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看着来电显示一阵发憷,穆霆琛怎么会半夜给她打电话?他不是……找那个女人去了么?

    带着疑惑,她摁下接听键:“喂?”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陌生的男声:“喂?嫂子?那什么,霆琛喝多了,你方便来接一下他吗?”

    嫂子?这个称呼让她心头一颤,第一反应是对方弄错了,她有些云里雾里:“什么?在哪里啊?”

    对面很嘈杂,她费了不少功夫才听清是在某个酒吧。

    挂断电话,温言起身披上外套叫醒了林管家,她没驾照,没办法单独去接他。

    到了地方,她刚下车就远远看见了酒吧门口的人,除了喝得烂醉如泥的穆霆琛,还有两个男人。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是她的第一感觉,这两个男人单从外貌上来看,都是高大帅气型的,只是过去,她没见过,她也不曾熟悉过他的圈子。

    “哎?霆琛藏得真深,他今儿喝醉了才抖出来已经结婚了,没想到他喜欢这么清纯的小嫩草,你该不会就是他收养的那个……吧?”敬少卿在看见温言的时候眼前一亮,也有些疑惑。

    温言眸子沉了沉,没有答话,只是走上前扶住了穆霆琛:“谢谢,麻烦了。”

    敬少卿还想再说什么,一旁的林飒拽了他一把:“行了,帮忙把霆琛扶上车。”

    等车走远,敬少卿面色略微有些凝重:“你说刚才那个该不会真的是当年他收养的那个女孩吧?霆琛怎么想的?我特么做梦也没想到他会跟她结婚。”

    林飒丝毫没觉得奇怪:“你觉得以霆琛的性格,他会无缘无故收养一个害死自己父母的仇人的女儿?在别人眼里他是天使,但事实上,他从来都不是。”

    听到这话,敬少卿沉默了下来……

    回到穆宅,温言使上了吃奶的劲才将穆霆琛扶回房间,将他放在床上的那一刻,她感觉浑身的力气像是被抽空了一样,歇了一阵才拧了热毛巾帮他擦脸。

    突然听见他手机响了一下,她犹豫着从他衣兜里将手机拿了出来,倒不是好奇是谁来了信息,而是好奇他给她号码的备注是什么。

    打开手机屏幕,温言刻意忽略了信息,直接翻到了通讯录,他手机里存的联系人并不多,她一眼就看见了她的,备注是‘言言。’

    看到这两个字,她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言言这个称呼似乎只有刘妈会这样叫,连林管家都是叫她‘小姐’,她万万没想到他会存下这样的备注……

    醉酒的男人看上去不似往日的冷漠和严厉,她突然没那么怕他了,放下手机,将他身体摆正,正准备起身,突然,他伸手将她拽进了怀里:“别走……”

    被他抱着,她心跳快到了临界点,紧张得半天不敢动弹。

    过了片刻,看他没什么动静了,她才尝试着挣脱,可她一动,他手臂就收得越紧,她脸涨得通红,最终放弃了。

    就在她昏昏欲睡的时候,耳垂突然传来了一阵温热,最初她以为他只是动了动不小心碰到她,直到他的唇游移到她嘴角……

    温言下意识的别过脸,那浓烈的酒精味道让她不安,可他却猛地翻身压在了她身上,醉眼朦胧,嗓音沙哑:“怎么?这是你做妻子的义务,还想为了那个男人守身如玉?!”

    她害怕,双手撑在他胸口:“不是……你喝醉了……”

    他埋首在她颈间:“醉了照样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