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霸爱成瘾:穆总的天价小新娘 > 第64章:是不是怀了?
    刘妈顿了顿说道:“你可以给他打电话,问问他回不回来吃饭什么的,夫妻之间要多交流,不能这样各过各的。我知道你们当初结婚是有原因的……但是以少爷的脾气,说句不该说的,他能不在意过去,依旧跟你结了婚,说明,他喜欢你,你不能再这么不上心了,明明知道他的脾气,你怎么就不能顺着他呢?只要两个人能好好地,谁低头,有什么关系?”

    温言感觉听到了最荒谬的话:“刘妈,你在开玩笑么?他喜欢我?我进穆家门的时候,才八岁,那时候他已经十八岁了,恐怕都交过女朋友了,我还是个孩子,他怎么就能喜欢我?我们结婚是因为三年前那件事……说是他公关的手段也不为过,不要跟感情扯上关系。他不离婚,除了不想被人诟病,大概……就是不想放过我吧,宁可赔上一辈子报复我,是得多恨我?怎么可能喜欢?”

    话题聊到了这里,刘妈也豁出去了,敞开了说:“你一直是这么认为的?少爷要是真的赔上一辈子去报复你,他是在折磨你还是在折磨自己?要是单单的恨你,他都不稀得看你一眼,能……能对你下手么?”

    刘妈话说得比较委婉,但是温言知道她指的什么,穆霆琛早些年就对她有了亲密的举动,不可否认,这点她也一直存疑。

    可想到过去他对她充满恨意和厌恶的眼神,她还是将那些荒谬的可能性排除了:“刘妈,别说了,我自己心里有数,要是一个人喜欢你,怎么可能感觉不到?我只能感觉到他恨我。”

    刘妈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

    或许是白天太累,温言晚上睡得比较早,又是一夜的乱梦,内容太多太杂乱,等醒来时,又什么都没记住,只感觉身上黏糊糊的,除了一身细汗。

    外面天已经亮了,她进浴室洗了个澡,在浴室封闭的环境里,时间长了呼吸不畅是正常现象,但是这次,她感觉到反应比从前强烈,甚至出现了眩晕感。

    打开浴室门出来的那一刻,她深吸了好几口气才缓过劲来,随后就被小腹传来的一阵抽痛吓了一跳。

    她猛然想起,例假迟来了快二十天了,到现在都没动静……看来最近睡眠问题很严重,连这个都受到影响了。

    想到刚才的抽痛,她红着脸有些不自在的摸了摸自己胸口,有微胀的感觉,应该快了……

    连续找了半个月的工作,最终她认命了,要不是在穆家不愁吃喝,她都怀疑自己能饿死街头。

    百无聊赖打开之前卖画的网站,温言猛然发现自己的画被人买了!距离下单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对方竟然没催她发货!

    她怀疑自己看错了,再三确认之后才接受眼前的事实,大大的松了口气,虽然不多,好歹是笔收入。

    将钱提现之后,她第一时间给陈梦瑶转了过去,自己一分没留,平时就继续在画室画画,那笔单子给了她希望,总比在家闲着好。

    见她画画这么拼命,刘妈索性不叫她下楼吃饭了,直接给她送到画室,反正穆霆琛平时不在,偶尔回来也是拿点东西就走人,没谁会在意规矩。

    当刘妈兴致勃勃的将清蒸鲈鱼端到温言跟前时,温言还没见着那条鱼什么模样,直接就捂着嘴冲进了洗手间。

    一阵干呕之后,她腿脚发软,站起身,又被一脸委屈的刘妈吓了一跳:“不是……我不是觉得您准备的菜不好,是觉得太腥了,我一直不喜欢有腥味的东西。”

    刘妈有些疑惑:“鲈鱼处理得很好,没什么腥味啊,你鼻子怎么这么灵?”

    温言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反应这么大:“没事,我不吃鱼了,随便弄点青菜吧。”

    刘妈突然想到了什么:“言言,你多久没来那个了?”

    她想了想:“我最近作息不规律,所以也不准,迟了一个月了,最近我觉得有反应了,应该快来了,我想抽空去检查一下,吃点药调理调理,没事的。”

    刘妈试探的问道:“会不会是怀上了?”

    温言的脸色变了变,随即说道:“不可能。”除了跟穆霆琛的第一次,后面都是他最后一刻抽身离开,就那么一次,她觉得几率不大。

    刘妈见她这么肯定,有些担心:“那肯定就是有问题了,你别抽空了,赶紧去医院看看吧。”

    她随便应付了几声,前些天就想去医院了,尴尬的是钱都给陈梦瑶了,她连去医院的钱都没留。

    晚上她完全没了食欲,一个下午都在画室和洗手间来回,严重的反胃和迟来的‘亲戚’让她有些惶恐不安,随便在手机上一查,癌症起步,不光没起到安慰作用,反而吓得半死,她甚至觉得自己胃一直不好,会不会得了胃癌……

    原本以为穆霆琛不会回来,刘妈没吩咐厨房准备饭菜,没想到今天他破天慌的在饭点进门了。

    随着林管家的一声‘少爷’,穆霆琛的身影走进了客厅,刘妈急忙上前询问:“少爷,在家吃饭么?”

    穆霆琛淡淡的‘嗯’了一声,径直坐在了沙发上。

    温言听见楼下的动静,想了想,还是下去了,她需要钱,看病的钱……再拖下去她怕把自己吓死。

    看见从楼梯口下来的人影,穆霆琛视若无睹。

    温言走到他跟前,低声说道:“借我点钱。”

    他没抬头看她:“干什么用?”

    “看病。”她老实的答道。

    “什么病?”他眉头微皱,终于看了她一眼。

    “没看我怎么知道……”温言觉得他问得问题很白痴,又不敢说出来。

    “症状。”穆霆琛有些不耐烦了。

    她咽了口唾沫,不大好意思说出口:“你别问了,有钱了还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