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霸爱成瘾:穆总的天价小新娘 > 第716章 老脸挂不住
    陈晗点了下头,显得有些沉重:“我之前以为……你只是说说客套话,所以……我没有常去打扰你们。

    我这点小毛病没什么大碍了,你不用常过来看我,过几天我去登门拜访,看看小团子是不是长大了好多。”

    原来是这样,陈晗当她之前的话都是客套话,所以才没有总去找她。

    温言心里释然了许多:“我不喜欢跟人说客套话,也不喜欢惺惺作态。

    你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

    陈晗亲自将她送到了门口:“路上慢点。”

    看着她走远,陈晗脸上的柔色久久没有褪去,多年的一块心病,终于除了。

    姜妍妍突然凑了上前:“妈,我后天就要走了,走之前,可不可以跟姐姐和姐夫一起吃顿饭啊?

    我还没见过小侄子……”    陈晗神色忽的冷了下来:“没那个必要,一想到你嘴里的姐夫曾经是你的情夫我就觉得恶心,你这辈子都别想跟他们再套上关系,哪怕你变得再乖巧,懂吗?

    你给我离穆霆琛远远的,离温言远远的!”

    姜妍妍脸色煞白,咬紧了牙没吭声,陈晗明明可以对温言那么温柔,为什么对她变成了这幅冷若冰霜的态度?

    她以为她够乖够懂事过去的一切就可以一笔勾销的……    回去的路上,温言看时间还早,没打算立刻回家去,想着去公司看看穆霆琛在做什么。

    不为别的,她就是突然响起了那个叫絮茹铃的实习生,不知道转正了没有。

    到了穆氏集团大厦,进门时,门口的保安毕竟毕竟的朝她鞠躬:“太太好。”

    她一阵尴尬,把胸前的工作牌取了下来,顶着别家的工作牌来这里好像不大好……有点“吃里扒外”的嫌疑~    到了穆霆琛在的那层楼,她刚出电梯,就听见了戴维提醒的声音:“记得换拖鞋。”

    她踩着高跟鞋径直过去了:“不换。”

    戴维怔了怔:“额……太太,您不用换,您是例外,穆总在办公室呢,您直接进去吧。”

    推开门,她瞥见穆霆琛正在低头批文件,估计是遇到了不顺心的,眉头都拧成了一团。

    她没出声打扰,顾自走到茶几前倒了杯红茶。

    听到动静,穆霆琛抬头看了一眼:“你怎么来了?

    不用上班?”

    她抿了口茶水:“下午没事做,就休息咯。

    你忙你的,不用管我,你要是待会儿下班早,我们就一起回去,要是晚,我就自己先回去了。”

    穆霆琛没立刻说话,弄完了手里的文件才起身走向她:“可以早点下班,待会儿一起吧。

    你这算是来查岗?”

    她咬唇轻笑:“你说是就是吧,我也不敢反驳。

    那个叫絮茹铃的,还在公司吗?”

    穆霆琛眸子微微眯起,俯身凑近他,手臂撑在她身侧,像是随时要将她扑倒一般:“大概还在吧……你心里一直惦记呢?”

    她挑眉道:“我就顺口问问而已,你是不是想太多了?

    快去做事啊,忙完了一起回家。”

    他没挪开,依旧保持压迫的姿势,还稍稍更加凑近了一些,距离足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他可以很清楚的看见她脸部吹弹可破的肌肤,白得几乎能看清楚皮肤下微微泛着青色的细微的血管,她扬起下巴时,顺着往下看,是光洁的脖颈,散发着好闻的芳香,让他忍不住继续往下遐想。

    察觉到此刻的姿势有些过于暧昧了,温言脸颊开始发烫,伸手抵在他胸口稍稍发力推拒着:“你干嘛啊?

    待会儿给人看见了,你的形象可就没了。”

    他握住她纤弱的手,放在唇间细吻着:“没谁敢进来。

    一想到回家之后你就是小团子的了,我就觉得我应该趁现在把该做的都做了……你意下如何?”

    她被他大胆的想法吓到了:“你疯了?

    这是在公司!”

    他堵住她的唇,顺势将她压在了沙发上,富有磁性的嗓音在她唇畔晕染开来:“我没疯,我现在就想……”    他没疯,温言快疯了,要是早知道来了这里会被他吃干抹净,她打死都不来,戴维可还在外面,保不准什么时候会有人来敲门,他竟然这样无所顾忌!她以为他一直是个正儿八经的人好吗?

    从来没想过他会在公司干这档子事!    她一开始是拒绝的,根本不敢全身心的投入,可或许是环境太过刺激,加上他有意的拨撩,她很快就沦陷了,白皙的手臂攀着他的肩头,因为手指有些用力,在他的皮肤上留下了红色的指甲印。

    她害怕发出什么声音,想利用接吻来遏制,谁知道穆霆琛故意躲开,她只能咬着唇又羞又恼的瞪他。

    最后时刻,他终于依了她,风卷残云般的索取着她口腔里的香甜,伴随着一阵疾风骤雨,终于平息了下来。

    只缓了片刻,温言就起身整理好了衣服,假装正襟危坐,要不是脸上还带着潮红,真会让人以为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

    见她这样,穆霆琛忍不住调侃道:“你不觉得这样很刺激吗?

    你的样子……真可爱。”

    她瞪他,不说话。

    其实……偶尔玩点不一样的,好像感觉也还不错,她心里并不排斥,只是老脸挂不住……    穆霆琛笑着在她脸颊上落下一吻:“我还有点事,处理好了就可以走了,二十分钟就好。

    对了,过几天有个宴会,叶君爵会去,我跟少卿也会到场,这是个不错的机会。

    要是这次不确认出叶君爵的身份,以后就更加说不准了,直觉告诉我不能再拖了。

    少卿还在对黎纯的死耿耿于怀……事情好像越来越糟糕了。”

    温言问道:“是什么样的宴会?

    需要带女伴?

    要我跟你一起去吗?”

    他看着她沉默了片刻:“我跟你说的原因就是因为得带女伴,但是……我不能带你去,有风险。

    少卿也一样,肯定不能带陈梦瑶去,我们随便找个人就行了,得手就回来。

    我提前跟你说一声,别到时找我茬还说不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