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霸爱成瘾:穆总的天价小新娘 > 第903章 她听见最好
    卡蜜拉没有因为唐璨的话生气,反而翘着腿趾高气扬的说道:“你别急着赶我走,也不是我想来你这里住的,是你妈求着我来的。

    我是看她可怜才叫她一声妈,这么些年在我家兢兢业业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她从小到大对我还不错。

    实话跟你说了吧,这次你要是不跟我们走,我爸会跟你妈离婚的,到时候她就什么都没有了。

    我爸本来就没多喜欢她,只是因为她跟我亲妈长得有那么几分相似而已,要是她再没有点利用价值,留着也没用。

    还有,她不打算让你以她儿子的身份回到她身边,而是以设计师唐璨的名义,作为女婿,懂么?

    她一早给我看过你的照片和资料,我觉得你看着还挺顺眼的,对了,顺便问问,你跟那个叫杰西卡的老女人的事儿,是不是真的?

    如果是,我还真有点介意呢……你这个女朋友就分了吧,对大家都好,我当不知道今晚她还在你家过夜,我很大度的。”

    唐璨脸色铁青,如果卡蜜拉说的是真的,那未免太恶劣了。

    明明他是白慕晴的亲生儿子,却不能以本该有的身份堂堂正正的出现在众人的视野,反而要荒唐的娶了卡蜜拉,成为白慕晴的‘女婿’,这不光荒唐,还可笑至极。

    很明显白慕晴的丈夫并不愿意将白慕晴还有个儿子的事公之于众,白慕晴却还是宁可牺牲唐璨,答应这样令人作呕的条件,就为了保住她的虚荣和所谓的家,那他唐璨算什么?

    “你告诉白慕晴,我不会娶你,也不会跟她走。

    还有,我跟杰西卡的事儿是真的,你千万要、介、意!你现在是自己出去还是我动手把你扔出去?

    !”

    看唐璨的表情不像开玩笑,卡蜜拉脸上的趾高气扬减少了些许,不过还是坐着没动弹:“你冲我发什么火?

    去冲你妈发火啊……我今天要是从这扇门走出去了,万一出了事,你不得负责么?

    我可是头一次来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你想清楚了。”

    唐璨正要发作,徐阳阳拽住了他:“算了,今天太晚了,就让她在这里吧,我先回去了,明天你再跟你妈好好聊聊。”

    唐璨肯定不愿意卡蜜拉就这么留下:“不行,我也不是那么没有原则的人,凭什么你走让她留下?

    要么你也留下,要么我跟你一起走。

    她喜欢呆在这里就让她呆好了!”

    徐阳阳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肯定也是不情愿卡蜜拉和唐璨单独共处一室的,但是她知道了白慕晴的意思之后,心里莫名的有种无力感,她现在才体会到唐璨的感受,当初她母亲也是逼着她相亲不待见唐璨的,唐璨当时的处境肯定和她现在一样。

    卡蜜拉死活不肯离开,唐璨也不肯放徐阳阳走,最终三人都留了下来。

    唐璨看见卡蜜拉就来气,把徐阳阳带回房间反锁了房门,眼不见为净。

    夜深人静时,唐璨和徐阳阳相拥躺在床上,徐阳阳问道:“领证的事……还算数吗?”

    唐璨的态度坚定不移:“当然算数,说好的明天去就明天去,明天我请一天假,不去公司,领完证我带你四处玩玩。”

    徐阳阳顿了顿,又问道:“可是……卡蜜拉怎么办?

    她还在这里,你也知道你妈的意思了……卡蜜拉长得挺漂亮的,你就没有一丝心动吗?”    唐璨惩罚性的在她唇瓣上轻咬了一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长得漂亮的我就得心动?

    漂亮的女人我见得多了,每个人都心动的话,我还真心动不过来。

    何况她是我继妹,不觉得很恶心么?

    我妈跟她爸可是法律意义上的夫妻,这简直太荒唐了,亏他们想得出来。”

    徐阳阳却不这么认为,唐璨反感多是因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安排得明明白白吧,她低声道:“可是……温言姐和她丈夫不也是……这样的关系么?

    他们曾经也是一家人,最后还不是在一起了。”

    唐璨啼笑皆非:“你这是非要钻牛角尖是吗?

    能一样吗?

    温言的妈可没嫁给穆霆琛的爸,温言进穆宅的时候八岁,穆霆琛十八岁,穆霆琛自己都是个刚成年的半大孩子,他有什么条件符合收养孤儿?

    有可能连正经手续都没有,只是单纯的养着温言而已,有钱什么都好办,他们的关系没有血缘,也没有法律意义上的,当然可以在一起。”

    徐阳阳还是没办法踏实:“要不……领证的事暂时放放吧?

    等你这边处理好了再说。

    这件事,我不知道最后会是什么样的结果,毕竟……这是你妈希望的。”

    唐璨突然沉默了,好一阵都没说话。

    徐阳阳神经不由得紧绷了起来:“我只是提个建议……你生气了吗?”

    唐璨执拗的紧拥着她,额头抵着她的:“你是不是后悔了?”

    她正要回答,却被他堵住了唇。

    这次他显然不止是想接吻而已,大掌熟练的在她身上游移。

    她慌张的抓住他不安分的手:“卡蜜拉还在呢……别这样……”    他可不管这些:“她听见最好!”

    徐阳阳拗不过他,半推半就的从了。

    他明显是故意的,故意的让她发出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故意的弄出大的动静,像是真的为了做给卡蜜拉听的一样。

    卡蜜拉也的确听见了,在门外疯狂的敲打:“能不能动静小点?

    不让人睡觉了?

    !”

    徐阳阳心慌得不行,伸手想推开唐璨,被他将双手钳制在了头顶,又是一阵疯狂的律动,顺便还不忘回卡蜜拉一句:“不爱听搬出去,你要是一直在这里,每晚都能听见!”

    卡蜜拉在门外低咒了一声,脚步声逐渐远去了。

    徐阳阳觉得唐璨这样太疯狂了,可是又没办法阻止她,她一辈子的羞耻心都在现在挥发殆尽了,他当真一点儿都不觉得难为情么?

    翌日上午,因为折腾太晚,徐阳阳起得也晚了,她醒来的时候唐璨还没醒,睡得很沉。

    想到昨晚的疯狂,她不自觉的脸红。

    一晚上没回家,家里肯定炸锅了,她现在得回去了,领证的事昨晚她就说过了,暂时不办,因为有太多不确定性,她和唐璨都需要再考虑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