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霸爱成瘾:穆总的天价小新娘 > 第936章 我就是穆家的女主人
    安雪莉察觉到了他的小动作,眼底迅速掠过了一抹失落,快得让人来不及捕捉,语气突然凌厉了几分:“我说过了,女人不能总是宠着,她有点太过分了。

    这是穆家,她一个被救济养大的孤儿,凭什么这样对你?

    她怎么对我都行,这样对你就是不行。

    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一直在忍她!仗着你喜欢她,她就可以任意而为吗?

    我去找她,要睡客房也是她睡!”

    穆霆琛神色冷了下来:“小姨,这是我跟她之间的相处方式,不光是我宠着她,很多地方,她也有为我着想,人跟人之间都是互相的,用不着旁人插手,会打破原本的平衡。

    我没觉得睡客房多委屈,她会把我关在门外,证明她比我委屈。

    我不知道她做了什么事让你一直在忍耐,她就这脾气,改不了,我个人能接受。

    反正你也只是暂住,以后搬出去了就好了,眼不见心不烦。

    她是被我救济养大的孤儿没错,但现在,她是我妻子,是我的挚爱,也是我孩子的母亲。

    小姨,你去休息吧,她睡下了,你别去打扰她。”

    安雪莉脸色煞白,直到穆霆琛把房门关上,她才回过神来。

    在门口站了良久,她才离开,不过没回自己房间,而是去找温言了。

    听到她的声音,温言把房门打开了:“有事吗?”

    安雪莉怕穆霆琛听到动静,压低了声音说道:“方便我进去聊吗?”

    温言把她让进屋:“有什么事要这么晚聊啊?

    你说吧。”

    安雪莉走到床沿坐下,脸上的情绪看不真切:“我没打算从穆宅搬出去,我会在这里住到死去那天。”

    温言不知道安雪莉为什么突然跟她说这个,一想到安雪莉要一直住下去,她心里有点膈应,但要是穆霆琛答应的话,她无话可说:“这个……是你和穆霆琛的事,你们商量就行了,你也可以只对他一个人讲,没必要特意知会我。”

    安雪莉垂下眸子,淡淡的说道:“你到现在还是习惯性的连名带姓的称呼霆琛,看起来你对他的感情并没有多深厚。

    我跟你挑明了说吧,我看你不顺眼,我从一开始就很不喜欢你,我不希望你是那个跟霆琛共度余生的人。

    你要是留在霆琛身边是有所图谋的话,我劝你还是趁早放弃吧,我不会允许你伤害他。

    谁害死你父亲的你找谁去,跟他本人没关系。”

    用温言这才反应过来安雪莉为什么一直以来要给她一种很不舒适的感觉,安雪莉是故意的,以为她恨着穆霆琛,嫁给穆霆琛也是为了报复。

    她这次没生气,既然是误会,就得解开。

    她无奈的搬了把椅子坐下:“小姨,你想多了,我爸爸虽然也是那场空难的受害者,可那场空难带来的伤害,穆霆琛承受的远远多过我。

    我不会不分青红皂白的逮着谁就实施报复,我对他的称呼是习惯了,不代表我不爱他。

    你没必要这么神经质的瞎想,我跟他在一起这么多年,小团子都两岁多了,我有无数次对他下手的机会,他每晚都跟我睡在一起,我想报复早就下手了,我干嘛要这么耗着?

    最直接的报复,不就是直接一刀了结了他么?

    何必搭上自己的一辈子?

    我没那么深谋远虑,想不到其他报复的方式,想想就觉得狗血得跟演电视剧似的。”

    安雪莉轻哼了一声:“杀人偿命,你当然不会那么傻,你只会杀人诛心,夺走他的一切。

    你怎么解释穆氏在你名下?

    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件事。

    你真有本事,到头来你一个被救济的孤儿成了穆氏的主人,你这盘棋,下得真大。”

    温言有些心累:“你但凡多了解一下他的事,也不会这么质疑我。

    穆氏更名是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他差点被人害死,我拼了命的保住穆氏,当时的情况不可能不更名。

    他回来之后我提出过把名字改回来,他自己不愿意,因为我们彼此信任,他觉得没那个必要。

    说真的,在你回来之前,我们的生活一切都好,你回来我欢迎,你要常住也可以,但是请不要插手我们之间的事,插手我和他的生活。”

    末了,她又加了一句:“您只是他小姨。”

    安雪莉情绪突然变得激动了起来:“你是在以女主人自居吗?

    !”

    温言挑眉道:“难道不是么?

    从我嫁给他那天开始,我就是穆家的女主人。

    小姨你,只是客人、是亲戚。”

    安雪莉‘腾’的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温言:“呵,一个被救济的孤儿,也配做穆氏的女主人?

    也配对霆琛颐指气使?

    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你,你拿什么跟我趾高气扬?

    凭什么跟我耀武扬威?

    !”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温言没想过再忍着,气势上不能输,她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我有没有对他颐指气使他心里清楚,我是被他救济养大的没错,难道我嫁给他之后还要对他低眉顺眼吗?

    人人平等,我为什么要活得那么卑微?

    我又不是因为报恩才嫁给他的,细细清算,他母亲导致我父亲遇难,他养大我,合情合理,没有报恩这一说。

    至于对你耀武扬威,你大概是会错意了,我可没有,反倒是你在对我耀武扬威。

    我倒是想问问你,你凭什么对我耀武扬威,就凭你是穆霆琛的小姨吗?

    还是几十年没联系没见面的那种。

    听穆霆琛说,他上小学那会儿你们见过,这都过去起码二十年了,你一回来就插手我跟他的生活,不太合适吧?”

    安雪莉气结,扬起手想打温言,但是巴掌始终没落下来。

    温言也没想躲,看安雪莉迟迟没下手,她淡淡的说道:“打啊,怎么不打?

    我说错了吗?

    从你一进门开始,就故意把我排挤在外,连小团子都故意不让我碰,一开始我以为你是无意的,现在看来,就是故意的。

    你只是穆霆琛的小姨,你有自己的生活圈子,他已经结婚成家,你们就是有着血缘关系的两家人了,你顶多算个亲戚,你哪里来的底气这样做?

    说句不好听的,你要在这里常住,他还得问问我的意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