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霸爱成瘾:穆总的天价小新娘 > 第1040章 我的良心活蹦乱跳
    温言没辙,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中午,她推掉了穆霆琛要一起出去吃饭的邀请,拽着徐阳阳去了附近的一家中餐厅。

    落座点好菜之后,她装作不经意的问道:“你和唐璨怎么不要孩子啊?

    他也老大不小了,你也趁着年轻生一个呗,年轻点好生养,熬到三十岁就太多不确定了。

    那时候身体状况也不大好了。”

    徐阳阳有些狐疑:“温言姐,该不会是唐璨让你来问我的吧?”

    温言心里慌了一下,面上装作没事儿人似的:“你说什么啊?

    这种事情他怎么会让我来问你?

    我只是好奇问一下而已,你不想说就算了呗,省得觉得我和唐璨串通好来套你话。”

    徐阳阳叹了口气:“哎……我也不是那意思,温言姐,其实我最初也是想尽快要个孩子的,可是……后来知道他妈的态度之后,我就觉得我现在不该要孩子了,我得自力更生,独立自主的女人才能挺直腰板儿,我要是真的在家备孕生孩子,没了工作没了收入,他妈妈只会更加看不起我,我要证明给他妈妈看,我不靠唐璨也能养活自己,我嫁给唐璨也不是为了钱。”

    看来问题还是出在唐璨母亲的身上,温言顿了顿:“可是我看唐璨平时跟我聊的话题……似乎他很想要个孩子呢,你就不怕最后你没能赢得他母亲的尊重,反而把你们夫妻之间的关系也搞砸了吗?

    别人的看法不重要,对你来说,唐璨才是你的依靠。

    你又不是和他妈过一辈子,是你们俩过日子。

    从一开始唐璨就选择了你,跟他母亲分开住,所以你完全没必要担心这个了。”

    徐阳阳有些失落的垂下了头:“到现在……我爸妈和他妈也没好好的坐在一起吃个饭,跟陌生人似的,按理说,结了婚之后,不应该是两家人成了一家人么?

    可是他妈妈提起我和我的家人时,那口气和神色都是带着轻蔑的,温言姐,你明白那种被人瞧不起的感觉吗?”

    这感觉,温言当然明白,还很深刻:“我知道了,看来唐璨的妈妈给你留下的阴影不小啊,我担心这样下去,要孩子的事,会成为你们俩的心病,你们得好好沟通一下,别什么话都闷着不说,不交流就会产生很多误会,会影响感情的。”

    徐阳阳眼底浮现出了一抹苦涩:“我也想跟他说,我憋在心里也难受,可是我要怎么跟他说啊?

    我说出来不会显得像是在挑拨他和他母亲之间的关系吗?

    他要是为了这件事情和他妈妈吵架,那我就成了罪人了,没办法说。

    算了,不提了,说起来只是会心烦而已,日子还长,慢慢熬吧。”

    温言没再说话,成年人的世界永远都伴随着各种压力,不管物质条件好与坏,谁都不可能无忧无虑。

    从什么时候开始,连活着过日子都成了煎熬?

    吃过饭回到公司,唐璨急忙把温言拽到了一边:“聊得怎么样了?”

    温言真不想说出来打击唐璨:“你们家的事,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按照阳阳的意思,我不应该告诉你,弄得我跟间谍似的。”

    唐璨立马拿出手机转账,转了双倍的饭钱:“我可是表达了诚意了,没事,她说了什么你就都告诉我就行,我不会说是你告诉我的。”

    温言没收他的钱,软绵绵的瞪了他一眼:“这点钱就想收买我?

    你也太小看我了。

    我问过了,她是觉得全家都被你妈妈看不起,她想要在你妈妈面前做出点成就,得到你妈妈的认可,所以她才不敢停职生孩子,从备孕到怀孕到最后孩子出生,前后得小两年吧?

    孩子生出来你们还得考虑是自己养还是找保姆,最少阳阳得和工作脱节两年,所以她不敢。

    你妈可是给她留下了不小的阴影,你也别去跟你妈说什么,这样阳阳会很难做,她的意思,是慢慢熬,生活,就是这么煎熬。”

    唐璨听完沉默了,他以为让白慕晴分开住就会避免很多事情,现在看来,还是逃不过这一劫。

    白慕晴对徐家的人是什么态度,他心里有数,这就是为什么从前他觉得两个人在一起需要所有人祝福的原因,不被祝福的婚姻,真的会很艰难,不过他已经做出了选择,不可能现在退缩。

    温言拍了拍他的肩膀,是安慰,也是鼓舞。

    她手还没放下来,就被刚走进办公区的穆霆琛看了个正着,某人直接黑了脸:“温言,来我办公室一趟!”

    唐璨回过味儿来,当了缩头乌龟:“不关我事儿啊!”

    温言白了他一眼:“我说关你事儿了吗?

    忙你的去吧,我去去就来。”

    到了穆霆琛的办公室,她横竖是不耐烦:“有事吗穆总?”

    穆霆琛骨节分明的手指头都快戳到她额头上了:“在公司你就跟人勾肩搭背的,你有把我放在眼里吗?

    哪个男人的肩膀你都敢碰?”

    她有些蒙圈:“我就拍拍他的肩膀,怎么了?

    那叫勾肩搭背?

    你脑子里在想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你也说了,这里是公司,咱们在办公室是不是应该聊公事?

    这是属于我的私人范畴吧?”

    穆霆琛被怼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有些咬牙切齿:“是吗?

    那好,你这个月全勤没了,回去工作吧。

    让你上班的时间摸鱼划水!”

    温言一听钱没了,顿时不干了:“我哪有啊?

    !员工之间的正常交流都不可以吗?

    你一年就给我这么点钱,还要扣,你良心不会痛?

    !”

    看她跳脚,穆霆琛很受用:“不会,我的良心活蹦乱跳,你有意见?”

    是,他是老板,想怎么扣钱他说了才算。

    温言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甩门走了,今天他给她扣掉的钱,她一定会从他身上薅回来!    晚上下班,她故意没等穆霆琛,一到时间就自己打车走了。

    为了不被他的‘夺命连环扣’骚扰,她特意关了机,让他在公司跟她神气!    最近她忙着帮小团子找合适的学校,还挺是心力交瘁的,没工夫跟他斗智斗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