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穿梭诸天的军火狂人 > 第二十章 天涯未远 江湖再见
    早饭之后,众人坐在长条椅上休息,周伯通自去一旁打坐恢复功力。

    黄蓉好奇的看着杨翼飞,道:“杨公子……”

    杨翼飞不满的打断了她的话,道:“诶我说,你吃也吃了,拿也拿了,叫我一声杨大哥会死啊?”

    众人顿时发出一阵哄笑,黄蓉哭笑不得的道:“好好好,杨大哥,话说你那些美味佳肴都是哪来的啊?”

    杨翼飞耸耸肩,道:“我用法力变出来的啊!”

    “啊?那你想要什么就能变出什么吗?”

    “嗯,可以这么说。”

    黄蓉眼珠子骨碌碌一转,又道:“那你的法力是怎么练出来的?这个总不会也跟御剑之术一样,需要什么天赋吧?”

    杨翼飞咧嘴一笑,道:“你说对了,这同样需要天赋,其实法力的来由很简单,一说就明,但是没有天赋是怎么都不可能做得到的。”

    “所谓的法力,其实就是将浮游在这天地之间的灵气引入体内,炼化为属于自己的法力。”

    “天地万物皆由灵气孕养而成,故灵气有造化之功,法力更是浓度极高的灵气,自然是想要什么就能变化出什么了。”

    “但是想要引天地灵气入体,首先你得感应到灵气,与灵气取得沟通,这同样需要通过意念来办到。”

    “可以说,修仙的一切基础都在于意念,没有强大的意念,便永远不可能修仙,所以你还是老老实实修炼你的武道吧!”

    “修仙门槛高,但只要天赋异禀,就很容易修炼有成,武道门槛低,但要有大成就却相对困难。”

    黄蓉顿时大失所望,这修仙的条件也太苛刻了,难怪这世上真正的修仙之人那么少,甚至都没人见过。

    黄药师道:“不知这世上可有增强意念的法门?”

    杨翼飞点头道:“有是有,只是效果不甚明显,像一些道家的观想法,便有增强意念的作用,只不过要增强到足以感应到天地灵气的程度,很难。”

    丘处机小心翼翼的问道:“那公子你的意念是如何增强的?”

    杨翼飞道:“这就是天赋的重要之处了,你首先要拥有能够感应到天地灵气的意念强度,然后通过引灵气入体,锤炼肉身,增强意念。”

    “天地灵气自顶门灌入,经过脑子时,便会对意念有一个强化作用,而经过天地灵气锤炼的肉身,在凡间几乎可说是不死之身,你们看。”

    杨翼飞说完撸起衣袖,翻手取出一把青铜短剑,挥手在手臂上割出一道伤口。

    众人聚精会神的看着杨翼飞那被割破的手臂,随后齐齐发出一声惊呼,因为他们看到,那被割开的伤口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数息之间就恢复如初。

    杨翼飞拔了几张抽纸,将溢出的些许血迹拭净,手臂光洁如新,连丝毫痕迹都没有,若非有那些血迹存在,他们都要以为杨翼飞是用了什么障眼法。

    “你们也无须惊讶,当你们凝结武道金丹,肉身同样可以如此,肉身成圣之人的身躯更是坚不可摧,想受伤都难。”

    众人叹息不已,跟杨翼飞相处得越久,越了解他的神通广大,他们就对这超凡入圣之境越加向往与憧憬。

    黄药师和洪七公更是下定决心,之后的日子定要致力于真气的压缩凝炼,争取延长寿命,达成凝聚武道金丹的目标。

    近两个时辰后,周伯通恢复完毕,神气完足,与黄药师倾力一战,洪七公与他斗了四百余招,而黄药师却在斗了五百招后方才落败。

    倒不是说黄药师武功比洪七公高得多,而是他的武功较为灵巧,且对真气的消耗较小,他固然比洪七公强了那么一些,但也没强到那么多,若洪七公施展打狗棒法与周伯通相斗,同样能打到五百招后。

    这一战结束,这次华山论剑也就圆满完成了,虽然一灯大师没有参与论剑,但他身怀先天功、九阴真经总纲、一阳指三门绝学,武功在他们之中定然是最高的,周伯通自认不是一灯大师对手。

    最终江湖五绝变成了东邪、西童、南僧、北丐、中神通,武力值排行则是杨翼飞>一灯大师>周伯通>黄药师>洪七公。

    将一灯大师的南帝改为南僧是杨翼飞提出的,得到了众人一致赞同,相信一灯大师自己知道了,也会欣然同意的。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论剑既已结束,在下也该告辞了。”杨翼飞重新将青铜剑背在背上,对众人抱拳道。

    众人也纷纷对他抱拳一礼,洪七公呵呵笑道:“这次的论剑让我等眼界大开,他日若武道有成,皆仗公子今日指点之功,多谢了。”

    杨翼飞笑道:“在下期待着那一天,正如在下所言,道途漫漫,一个人走未免太过寂寞,前有‘八仙过海’的神话,在下希望在未来,世间能流传着‘五绝论剑,各显神通’的传说。”

    “呵呵呵……”众人闻言欣然而笑,眼中皆有憧憬之色。

    周伯通此时收起了一贯的嬉皮笑脸,认真的道:“杨公子,昨夜若非你点醒,老顽童一直在做老混蛋亦不自知,公子大恩大德,我与瑛姑永铭于心。”

    瑛姑也盈盈一拜,眼中的感激已是无以复加。

    杨翼飞对周伯通眨了眨眼,道:“老顽童,你和瑛姑现在都还年轻,尚有机会,希望下次论剑时,你能带着‘小顽童’一起来。”

    “啊哟……”瑛姑一听此言,顿时羞不可抑,捂着脸扭身跑到一旁,周伯通也是老脸通红,扭捏不已。

    “哈哈哈哈……”见老顽童这般模样,黄药师、洪七公包括郭靖黄蓉在内,皆是放声大笑。

    唯独丘处机因辈份问题,不敢笑出声来,只是双肩抖动,一张脸涨得通红。

    杨翼飞待众人笑罢,再度抱拳道:“诸位珍重,天涯未远,咱们江湖再见。”

    “公子珍重,后会有期。”

    最后与众人道过别后,杨翼飞剑指一引,青铜剑出鞘,随后跃了上去。

    黄蓉突然想到一事,叫道:“杨大哥,最后一个问题,你究竟多大年纪了?”

    其他人也好奇的看着他,杨翼飞对他展颜一笑,道:“我脚下这把剑,乃是秦始皇三十六年时,始皇陛下亲赐,那年我三十岁,是御前大将军蒙毅麾下偏将,我多大年纪,你自己算吧!”

    说完这句话,青铜长剑带着他划破天际,转眼间便消失在云端,只留下了再度被震惊得一塌糊涂的人。

    没人怀疑他吹牛,因为之前黄药师已确认,他那把剑乃是正宗秦代青铜剑,长生不老,这世上真有人能长生不老。

    众人心头一片火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