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极限变身 > 第七章:惩罚
    “……我们要见朱启泰!我们是代表国兴生物科技的商务人员,你们会为你们的……嗯?你怎么知道?”听了小七的话,正在叫唤的胡睿停了下来,狐疑地看向小七,孙永庆也看了过来。

    “他们没有缴我们的械,也没有限制我们变身。”小七一边迅速解开太空服,一边解释。

    “缴械?我们哪儿来的械?”胡睿依旧不太明白小七的话,但是孙永庆显然听懂了。

    无论他们三人有没有携带武器,对方并未让他们交出来,也没采取搜查的行动,从这一点来说,小七的判断无疑是正确的。

    而限制变身就再也明白不过了,变身是可以被限制的,嫌疑人被警方抓获,第一件事就是注射限制变身药物,否则审案的时候,嫌疑人突然变身,就特么成闹剧了。

    没有被限制变身,意味着他们并未被当做犯人对待。

    “可……他们荷枪实弹的……”胡睿这时才后知后觉起来。

    “只要没有敌意,你管他做什么?”小七有些好笑,人家荷枪实弹,必然是人家的安保要求,要你在那里操什么闲心?看来,这荒无人迹、漆黑一片的星球上,也并不安全啊。

    “闭嘴,谁让你说话的?”孙永庆突然冲小七发起火来。

    看了看孙永庆,小七闭上了嘴巴,奴隶没有随便说话的资格。

    脱下太空服,增压舱门打开,身穿蓝色工装的星球警卫人员依旧荷枪实弹,警惕地在舱门边守卫着,小七注意到,这帮人与把他们押回生命中心的,并不是一伙人。

    仍然没有缴械和限制变身,他们只是监督着三位顺着中心里一条白色的走道缓缓前行。

    走道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对外的窗口,小七发现,除了他们过来时乘坐的星球车,远处又有一辆星球车驶了过来。

    “没想到,这破星球,有点繁忙啊。”小七暗暗想着。

    三人被引进了一间空荡荡的房间,除去一把椅子,里面什么都没有,好在乳白色的灯光还算明亮,让人莫名地有一种安全感。

    孙永庆自顾自坐去了椅子上,双手交叉在胸前,手指不停地相互敲击着,小七看着他的模样,突然涌起了一股好奇,他很想看看孙永庆的变身是什么?

    这些大人物,变身极少示人,但变出来的东西总是稀奇古怪的,似乎从另一个侧面验证着大人物们的与众不同。

    就像自己的上一个老板,变身是一个点钞机,你能想象吗?一个呼风唤雨、无所不能的大佬,变身居然是那种不着调的东西。

    不过据说蒋晓东在位期间,赚的钱是瑞晴历任总裁最多的,就像是证明了他的变身点钞机名不虚传。

    这家伙又是什么变身呢?小七根据自己的经验,好奇地猜测着。

    门打开了,一个穿着黑色大褂的家伙走了进来,小七本能的挡在孙永庆身前,这穿大褂的家伙看不出有多大年纪,胖乎乎的脸上像是始终带着笑容,让人一见就忍不住的心生亲近。

    一只手坚定地把小七往一边推开,小七愕然回头,发现孙永庆已经站了起来,恭敬地向着黑大褂鞠了一躬。

    “郭先生!”孙永庆声音不大,但那份敬意叫人费解。

    郭先生冲着孙永庆嘿嘿一笑,相识多年老友似的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嘴里说的话却让人心中一凛。

    “老孙,你坏了规矩,恐怕让你死在来这儿的路上,才是对我们最好的选择啊。”

    “郭先生,我……”孙永庆悚然瞪大了眼睛,试图解释,却又不知从哪儿说起。

    “国兴、瑞晴不能合作,是红线,你做了这么多年,不会不明白吧?这……举报都到了我的桌子上,你叫我怎么办?”没容孙永庆多说,郭先生一边坐到椅子上,一边怡然看向孙永庆。

    “金亿断你的货,是我安排的,本意是想就此在年初的第一次董事会上解除你的董事长职务,但是我小看了你对国兴的责任心。”郭先生的脸色渐渐凝重起来。

    “浓缩剂是营养液的主要材料,永庆不敢疏忽。”孙永庆说着话,灯光下,小七发现他的脸上已经起了密密的一层汗珠。

    “能如此关心企业,第一时间发现不对,即刻亲身前往,这等敬业,叫我感动,所以,我也不得不亲自过来一趟,毕竟,无论是国兴,还是瑞晴,都是传承商盟的掌上明珠,不容轻慢。”郭先生淡淡的道。

    “劳动郭先生特意跑一趟,是永庆的大罪,百死莫赎。”孙永庆的身子佝偻了下去,像是在向郭先生鞠着躬。

    “我跑一趟不算什么,就是干跑腿活计的,只是你这事怎么办,真得费脑筋,所以我把见面地点安排在这里,鬼不生蛋的地方,有什么事情,扔出门去,也就烟消云散了。”

    郭先生说得轻松,小七发现孙永庆听在耳里,那身子颤了颤,佝偻的更加厉害了。

    “既然你这么敬业,我就给你一个选择,咱们传承星系忙来忙去,不过是为了对付云晖星系,你去一趟角斗星,只要赢了一场,我们就既往不咎。”

    “但是记住,你们从瑞晴得到的资料,必须封存三年,不得使用。以后如果再让我发现你和瑞晴偷偷摸摸的眉来眼去,你我就再也不用见面了。”这最后一句话,郭先生说的斩钉截铁。

    听了郭先生所说,小七的脸色也变了,云晖星系与传承星系的战场主要分三块,第一块是主战场,在两个星系交界的边缘地带,横跨数十个星球,如今大的战役已经消停,但小规模的交火一直不断。

    再一个叫做交易星,在传承星系边缘的一颗星球,双方在那里一直进行着贸易往来,也就是所谓的经济战争,在互通有无的同时,寻找着击垮对方经济的办法,如今交易星是一个极为繁荣的去处。

    最后一个就是角斗星,位于云晖星系的一颗边缘星球,人类在那里与云晖人进行公平角斗,两个星系都会进行全星系直播,传承星系所有最最穷凶极恶的罪犯,最后都会被送去角斗星。

    尽管人类能够变身,但在与云晖战士的对战中,始终处于劣势,一度甚至整个星系也找不到角斗的自愿者。

    “那不是战斗,那是去送命。”从军时,艳羡角斗奖金的小七就听过军中前辈的教导。

    他原来也喜欢在电视上观看角斗星的角斗直播,但没多久就基本不看了,原因自然是人类的一次次失败让角斗毫无悬念,无论这个人类再罪大恶极,当他被粉身碎骨时,都不值得欣赏。

    现在叫孙永庆去角斗?开什么玩笑?他有那本事还需要我来做他的保镖?小七只觉得郭先生的决定荒诞至极。

    “郭先生,那瑞晴呢?”孙永庆语调颤抖,显然也知道这个选择意味着什么,只是他还不太甘心。

    “蒋晓东死了!我们只惩罚获利者。”郭先生面无表情。

    小七暗忖,获利者应该是蒋旭才对,不过,郭先生的意思,显然是从公司层面来说的,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蒋晓东的死对国兴来说,都是一场胜利。

    “我也已经通知瑞晴,他们获得的体内通讯网络连接技术,三年内不允许使用。”为了表示公平,郭先生又补充了一句。

    “请记住,这是一个惩罚,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如果你没有赶来76号星系,有很大的可能,你会在今年年底之前的某个日子死去。规矩不容挑衅,这是我们能够抵抗云晖人唯一的依靠。”

    “我还有事,你做好决定告诉此地主管,他会安排你去角斗星,或是让你永远留在这颗星球上。告辞了。”

    郭先生站起身,整了整黑大褂,又拍了拍孙永庆的肩膀,没等他们做出决定就打开门走了出去,剩下房间里三个人,面面相觑。

    房间里安静了许久,小七知道孙永庆没有其他选择,只能去角斗星,可孙永庆拿什么去打?自己的命与孙永庆紧密相连,姓孙的死了,莫非自己也会死?

    特么的,得想办法逃跑,劳资还有深仇大恨没报,可不能陪你在这儿做玩命游戏,小七的心思紧张地开动起来。

    “小七,你参加角斗有没有胜算?”孙永庆突然问向小七。

    “什么意思,想叫我去角斗?”小七听得一惊,姓郭的说话是放屁?这角斗还可以替代的?

    “我……我没打过,不太清楚……”小七吞吞吐吐地回答。

    云晖人的社会组织结构很独特,他们的顶层叫做繁衍者,这帮家伙天天吃饱了只做一件事,那就是不知疲倦地造人,直到繁衍能力耗尽,然后被好好伺候着等死。

    第二层叫做执行者,可别以为执行者就是干跑腿的活儿,实际上云晖星系的所有事务都是由各级执行者操持,他们保证了云晖星系的稳定和繁荣。

    第三层叫做战斗者,也就是云晖战士,他们一出生就经过严格的检测,所有身有残疾不适合成为战士的,都会在第一时间被杀死,剩下来合格的,会经过长年的艰苦训练和残酷杀戮。

    高达80%的淘汰率,使得任何一位有资格走上角斗场的云晖战士,都是一把锋利无比的人形兵器。

    与人类相比,云晖战士更喜欢角斗,他们嗜血、狂热,以战斗搏杀为乐,据说报名自愿参加角斗的云晖人已经排到了数年之后。

    而人类在角斗星的一蹶不振,也大大助长了云晖人入侵传承星系的野心。这也是郭先生为什么会用一场角斗作为孙永庆跨越红线惩罚的原因,人类太需要参加角斗了,哪怕是输定了的。

    以变身人类与云晖战士交战的胜率来看,三个中级变身战士才能与一个云晖战士抗衡。谁都不敢说面对云晖战士一定会胜出。

    当然,依照小七的个性,他也不会承认自己就一定会被云晖战士击败,没打过,一切都是未知数,他只是不明白,孙永庆凭什么就会让自己替代他去角斗。

    “只能这样了,没有更好的选择。”孙永庆似乎没有听见小七的回答,转脸看向胡睿。

    “我会签一份服从证书,如果小七角斗失败,我会承受和小七一样的结果。”

    “老板,我得提醒你……”胡睿听了孙永庆的话,顿时吃惊地瞪大了眼睛,急急地想要劝阻孙永庆。

    “不要废话了!我还有其他的选择吗?还是你替我去角斗?”孙永庆不耐烦地大吼起来,胡睿惊得立刻闭上了嘴巴。

    “可是……”小七想说,可是我还没答应你呢,凭什么由你来决定我的生死?我死了,你也死,好像很感人,可特么我一点也不想死好不好?我根本没必要去参加那个什么角斗。

    “没有什么可是?”孙永庆如吃人的野兽般盯着小七,“我说我们的性命连在一起,那可不是形容词。只要我一死,你就会砰地爆开。”

    “无论你逃到宇宙的任何地方,都会如此,不要以为那些手术只是改变你的外貌!不信你可以试试。”

    小七被孙永庆的话惊呆了,原来他还留着这么一手呢,这特么自己果然是奴隶,还特么是现代奴隶,接受了高科技改造的那种。

    “所以,为了你自己的性命,你也必须赢下来!”孙永庆将脸凑到小七的面前,如一个赔上了一切的赌徒般,凶狠地说着,唾沫星子喷了小七一脸。

    “我去,我去,你不用这么激动好不好……”小七抹了一把脸,愣愣地看着孙永庆,生怕他心脏病发作,结果自己也会“砰”地一声。

    开门,通知生命中心主管,签署服从证书,主管对小七上场,毫不意外,孙永庆看那模样就不是去角斗场的料。

    “太空梭会在角斗星轨道等待你们三天,赢了就赶紧回来,那里也没什么好玩的。”三人在登上76号星球的弹射机前,主管对他们说道。

    那是活着,小七很想问问假如自己死了会咋样,但是被厚厚的太空服束缚着,他的话主管听不到,最后只好笨拙地冲对方比了一个V字,表示了一下自己必胜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