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极限变身 > 第三十四章:生意
    “孙正佳的安全好像不是你要管的事情吧?”小七冲林元平眨了眨眼睛。他觉得这位外勤组的组长好像管得有些宽了,公司高层的保卫应该是赵元应该烦恼的事情。

    “外勤组在这一块和防卫组的职能有些交叉,而且,赵元也想听听你的意见。”林元平脸色不变地说道。

    “孙总私下里没和我说过这些,我想他应该有自己的考虑吧。”小七摇了摇头,他知道林元平说得好听,问自己的意见,其实十有八九还是想探听孙永庆的意思。

    听了小七的话,林元平皱起了眉头,像是有什么事情想不明白的样子,小七也没管他那么多,想着晚上还是打个电话给赵有为,问一问究竟是怎么回事,如果工作太危险,倒要想办法让他脱身出来。

    刚刚回到孙永庆的办公室门外,秘书就挤眉弄眼地冲小七做鬼脸。

    “你去哪儿了?孙总叫你进去呢?”秘书说道。

    小七点了点头,去找程大庆的事孙永庆知道,也不知他又有什么事急着找自己,推开门,孙永庆见他进来,将一份信函扔到他的面前。

    小七捡了起来一看,上面写着:

    “根据赛程安排,传承商盟理事会成员资格竞选赛未来数轮,孙永庆先生都将轮空,待决赛开启,再请根据我赛事组委会的通知,前往参赛。”

    下面的落款是:传承商盟理事会成员资格竞选委员会。

    “这可是件好事啊,直通决赛,本来以我的计算,你最起码还得打上4、5场复赛呢。”小七不禁感叹孙永庆的好运气。

    “什么好事情?我总觉得这件事有点蹊跷。”孙永庆微微摇了摇头。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管他什么蹊跷,总之你做好准备就是,我本来还担心你的体力受不了,现在连休好几场,你的决赛希望大了好多。”小七竟有些为孙永庆高兴起来。

    “倒也是啊,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孙永庆嘿嘿一笑。“哦,对了,回头我要安排赵元去新月市接阿英,他可能在那边要呆上几天。”

    “最近公司大厦的防卫工作你可以多看看,我现在自保能力还是有一些的,你不用总呆在我身边。”孙永庆突然对小七说道。

    去接老婆,用得着防卫组组长亲自去接?看来孙永庆应该是对陆晓明有了警觉,新月市那边会有一些动静了。

    “我今天去上面,保安问我要你签发的特别通行证。”既然孙永庆让自己关注防卫这一块,小七顺带就提到了特别通行证。

    “哦,”孙永庆不在意地点点头,打开办公室的抽屉,掏出一个磁卡扔给了它。“50层以上是生化人制造区域,挺恶心的地方,也没有什么关键性的设备、资料,没必要多操心。”

    虽然给了小七特别通行证,但孙永庆还是提醒他少去50层以上。

    “哦?那国兴大厦哪里才是重要的地方?”小七顿时好奇起来。

    “当然是能够产生效益的地方。”孙永庆淡淡一笑,对小七倒是毫不避讳。

    他这样一说,小七也就明白了,国兴大厦的重要部门,首先自然是40—45层的营养液事业部,其次便是22、23层的植入式通讯系统事业部,再然后就是二级生物衍生品以及公司各个部门领导了。

    当然,国兴大厦里,阆苑市、晴天国、国兴总部,国兴公司大大小小的领导数都数不过来,小七一个人也烦不来那些神,最多从上到下看看,能照顾多少算多少吧。

    拿了特别通行证走出门,迎面就见国兴公司负责销售的副总栾维走了过来。

    栾维小七有印象,在国兴公司专门处理一些上不了桌面的业务,当年就是因为栾维和奇峰接过几次头,小七才下决心干掉了奇峰。

    此刻看见栾维进了孙永庆的办公室,顿时让小七产生了无穷的遐想,看来国兴又要有什么动作了。

    在国兴大厦从上到下溜达了一圈,小七不禁微微摇头,可能是在大楼里呆着平安惯了,大厦的防卫不是一点点的松懈。

    一个是出入,按道理来说,大厦的出入是有严格控制的。可小七亲眼看到,送菜的雇了一帮力工帮着装卸货物送进大厦,保安不说检查,甚至连全程监督都没有,打开门就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难道国兴防卫系统的工作细致到每个力工的背景都调查了?不至于吧?

    小七是没打算离开国兴公司,否则不知有多少办法混出去,可正如听证会上孙永庆所担心的,他现在离开国兴能做什么?举目无亲、孑然一身,只能成为瑞晴的活靶子。

    另一个就是大厦内的保安力量极度匮乏,在瑞晴,除了下面几层对公众开放的场所,大厦几乎每一层都有一个专门的房间供变身枪手呆着,变身枪手的密集巡逻二十四个小时从不间断。

    可这里,连孙正欢总经理的办公室门外,小七看了十多分钟,才有两个保安晃晃悠悠地经过。看来,方晋很失职啊,把国兴公司都掼成了无忧无虑的阳光下的花朵了。

    “小七,怎么有空来这里的?”孙正欢看见小七,满面笑容地请他进办公室坐坐。

    “孙老板吩咐我各处看看。”小七笑了笑,进了办公室四下打量了一番,孙正欢亲自替他沏了杯茶。

    “总经理,你这边的安保漏洞可不小啊。”小七捧着茶杯,笑眯眯地说道。

    “原来人挺多的,后来我让全撤了,这两个还是赵元坚持才保留的,负责这一层的工作。”孙正欢毫不在意地说道。“安保这一块原来投入太大,我来了之后和董事长商量,砍掉了三分之二。”

    “每年给公司节约这个数。”孙正欢献宝似的向小七神秘地竖起三根手指,小七也不明白是三千万还是三个亿。

    “安保看着是个费钱的东西,可一旦公司出了事,损失可就大了。”小七闲聊似的说道。“其实想省钱,可以从别的上面动动脑筋,譬如变身枪手之类的。”

    “变身枪手我们和瑞晴有差距,弄出来对公司的声誉没好处,至于安保,你也知道,我是董事长的大儿子,太在意这一块,董事长会为难的。”孙正欢的口气很有点推心置腹的味道。

    小七瞠目看着孙正欢,他不明白这位国兴的总经理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处在国兴如此敏感的位置上,安保方面竟然还在考虑一些面子上的问题,特么的比我还不把小命当回事呢。

    离开孙正欢的办公室,小七本想把自己看到的情况去和廖强说一下,到了电梯前却又打消了主意,自己特么什么都不是,凭什么和人说三道四去。

    孙永庆让自己看着,自己就上点心,至于其他的,还是省省吧。

    午夜,小七拨通了赵有为的电话,赵有为果然依旧很忙碌的样子,过了半天才接了电话。

    “七哥,对,我在魏局长的公平商社……额,不是魏局长的,公司法人是魏局外甥姑姑的连襟,不过他也就是挂个名,主要还是魏局在管,最近有些忙……我们正在和瑞晴做一笔大单子。”

    “和瑞晴的大单子?你和林元平汇报了这事吗?”小七的眉头皱了起来。

    “当然,那还能瞒着?瑞晴这边鬼鬼祟祟的,接洽的是个叫宋梅的女人。和楠楠一个姓,总是半夜找事情。”

    宋梅?小七不禁坐起身来,碎片般的回忆如破碎的玻璃,一片一片地扎进他的脑海,小七禁不住低低喘息了一声。

    “他们要做什么?”

    “瑞晴要买一批变身枪手。”

    “变身枪手?瑞晴自己不就是做变身枪手的吗?还用买?”

    “瑞晴要买一批档次低一些的,好像他们要举行什么活动,档次低的赶制不出来。”

    小七点了点头,估计就像上次防卫例会里说的,是要应付军盟采购团,可档次低的枪手有什么用?当炮灰!小七瞬间明白了过来。

    “你们从哪儿买的?”小七几乎立刻就联想到了新月市的陆晓明。

    “一个叫刘正行的人,他的货瑞晴那边倒是满意,我们主要是过一下手。”赵有为说道。

    刘正行?变身荒原狼的刘正行?小七突然想起孙永庆结束比赛后与刘正行那隐晦的眼神,难道,这里面国兴还扮演了什么角色?

    “七哥,我这边没什么,就是最近有些忙,忙完了这个单子,估计能歇一歇,你不用担心,没什么危险,我和楠楠也解释过了。”赵有为在电话那头感谢小七。

    小七掐了电话,在黑夜中默默地坐着,刘正行、陆晓明、国兴、孙永庆、唐英、孙正佳……还有宋梅。

    一张张脸在他的脑海掠过,他蓦地悚然而惊,瑞晴想接军购大单,国兴已经悄悄出手,为了避免国兴横生枝节,瑞晴在关键时刻给国兴制造一些麻烦,简直是再简单不过的逻辑。

    这么一想,他再也睡不着觉了,黑暗中摸索着套上一件单衣,他开了门向外走去,隔壁孙永庆的房间安宁平静。

    小七顺着电梯来到22层的通讯事业部,心里一直琢磨着,如果自己想要给国兴找一点麻烦,该会从哪里下手?

    他在空荡荡的楼道间缓缓而行,脚步声传来空洞的回响。

    第二天上午,一则新闻证实了小七的担忧,一位植入式通讯系统的使用者突然爆头而亡,家属声称这是植入式通讯系统导致的,一些草鸡机构也纷纷发文响应,国兴陡然陷入麻烦之中。

    一大早,陈子娟就进了孙永庆的办公室,紧接着孙正欢、孙正好都来了,然后杨溢和林元平也被叫了上来,孙永庆又叫小七旁听,他进去不久,萧芸也到了。

    “毫无疑问,这就是针对植入式通讯系统的一次阴谋。”孙正好首先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系统确定没问题就不用担心什么,子娟,你们处理这件事注意一下手法,原则问题坚决不让步,但是私下可以给点钱作为慰问吧,毕竟是我们的用户。”孙永庆用手指狠狠地按着眉心。

    “我不同意,我们的通讯系统根本没有问题,如果这里开了口子,我们几百万的用户都来闹,根本赔也赔不过来嘛。”孙正好连连摇头。

    “几百万用户个个爆头?目前非常时期,大事化小吧,子娟注意一些手法,不要落人口实。”孙永庆不满地看了一眼孙正好。

    确实,目前国兴的态势有一点被动,五代营养液迟迟难以面市,已经严重影响了公司的利润,库存大批挤压,植入式通讯系统再出事,无异于雪上加霜。

    “我同意孙叔叔的意见,子娟我陪你一起去处理。”萧芸说道。

    “那得谢谢你了。”孙永庆冲着萧芸点了点头。

    “没什么,在这件事上,极光国兴是一家。”萧芸赶紧回答。

    “根本就不能和这帮家伙妥协。”孙正好依旧在一边愤愤不平。

    “正好,不要摆出这样的态度,现在可是大举建仓的机会嘛。”孙永庆突然说道。

    孙正好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

    “爸……我……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不要被人利用了就好。”孙永庆摆了摆手。

    “爸,正好不会的,我可以替他担保。”孙正欢的脸色也变了。

    “你?你还是保好你自己吧。”孙永庆古怪地看了孙正欢一眼。“都出去吧,我有些累了,杨溢、元平、小七你们留一下。”

    孙正好、孙正欢满腹忐忑地和萧芸等人出了孙永庆的办公室。

    “杨溢、元平,你们替我查一下,我要知道爆头的内幕究竟是什么?”孙永庆待人走完,向杨溢、林元平交代。接着便示意两人可以离开了。

    待办公室只剩下了小七和孙永庆两个,孙永庆突然一边用力地揉着脸膛一边含含混混地问道。

    “小七,你怎么看这件事?”

    “瑞晴的手笔,孙老板,你最近可能不会消停了,我建议你迅速提高公司的安保级别。”小七面无表情地说道。

    “瑞晴做的我倒不意外,可提高公司的安保级别?你以为瑞晴还会对我们动手?”孙永庆松开双手,疑惑地看向小七。

    “事情明摆着,不用组合拳打晕我们,他们没把握军购大单能够安稳地签下来。他们有多看重这笔单子,对我们的手段就会有多强烈,这不是寻仇,这是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