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极限变身 > 第五十一章:新的任务
    那一幅幅草图渐渐变大,变得精致、细腻,也变成了印刷品,摊在了桌面,摆到小七的面前。

    “你叫我去杀郭先生?”小七瞪大了眼睛看向桌子对面的孙永庆。

    “有问题吗?”孙永庆带着淡淡的笑意,眼里却隐含疯狂。

    “没……没问题。”小七沉吟了一下回答。有问题,问题大得很!这老小子指定是疯了,竟然叫我去杀郭先生?郭先生如果那么好杀,就凭他做的那些缺德事儿,早特么不知死多少回了。

    不过小七没办法拒绝,一方面自然是因为作为奴隶,他没有权力拒绝孙永庆的安排,他在国兴好不容易才有的一点点空间,一旦拒绝就会荡然无存,再想争取来,又不知得花去多少时间精力。

    其次他对那什么郭先生、传承商盟也颇有兴趣,跑一趟看看就是,跑路又不会死,再说子星3号星他可一直都想过去,他私人也有不少事儿在那边等着办呢。

    “没问题就好,你赶紧把变身枪手训练营的工作和正好交接一下,下午就出发,我让猫女陪你一起去。详细资料你可以到了飞梭上再慢慢研究。”孙永庆说道。

    猫女?这又是一个意外,作为孙永庆的另一位贴身保镖,小七并不常见到她,除了参加商盟理事会竞选时见过几次,孙正欢死后见过一次,其他的时候,猫女就仿佛人间蒸发了似的看不到踪影。

    下楼,与孙正好交接工作,正好对他工作的进度颇有些惊讶,后续只要督促土建完成,内部装饰、人员就位包括训练营的正式运营,小七都已经计划好了,只要按部就班推进即可。

    “效率挺高啊!”孙正好拍了拍小七的肩膀。

    “你天天无聊住在大厦里,效率一样高。”小七在心里暗暗腹诽了一句。

    中午,猫女穿着一身昂贵的狐裘,贵妇人般来了小七的房间。

    “快走快走,你怎么什么行李都没收拾啊?”猫女催促着。

    “我没行李。”小七空着两只手和她一起走进了电梯。他变一次身就得费一套衣服,带多带少都不合适,不若带着钱,随要随买更方便一些。

    “啊!太好了!”猫女兴奋地拍着手,两人在一楼大厅出了电梯,小七只见接待员桌边摆着三只巨大的皮箱,每只都有半人多高,从外面就能看出塞得鼓鼓囊囊的,活像三个刚刚吃撑了的小矮人。

    “你这是……?”小七看着猫女站在这三个小矮人身边,冲自己露出期待的表情,顿时就有些发懵,这猫女不会是要移民子星不回来了吧?

    “你就不能绅士一点?女孩子的行李当然会复杂一点。”猫女见小七没有伸手的意思,嗔怪地责备道。

    听了猫女的话,小七方才会过意来,他上去一手拎起一只皮箱,瞅着剩下的那只小矮人。

    他看向猫女,就见这女人居然还是一脸无辜的神情看着他,我去,也是,叫一个穿狐裘的拎一大皮箱,也特么不是个事儿。

    小七干脆右手再加了一个,拔腿开路,心中怀疑,这女人使了什么法子把这三个箱子给弄到公司来得?

    出了大厦,孙永庆的司机赶紧过来帮忙,算那老小子有良心,居然还知道派自己的“开拓者8888”来送行,司机接过一只箱子,结果手臂一沉,箱子直接落地上,硬是没有拎起来。

    小七叹了口气,将手里的箱子搁进后备箱,又回头将这箱子塞进了轿车后座,没办法,后备箱塞不下了。

    “哇,肌肉哥哥,你好厉害哦!”猫女捏着小七的胳膊做花痴状,把司机的脸臊得通红。

    “挪开你的爪子,肌肉哥哥厉害起来不是人,小心点。”小七板起脸吼了一声,这女人得了便宜还卖乖,可不能宠着她。

    “真的吗?不是人是个什么模样?”猫女追着小七上了车,小七有意钻去了驾驶室,猫女只好进了宽敞的后座,却还是不老实,撩起狐裘贴着驾驶室坐下,敲着隔板。

    “喂!打开来说说话嘛,一个人好寂寞的。”猫女央求着,小七硬下了心肠不理她,横了一眼有些犹豫的司机。

    虽然国兴有自己的私家弹射机、私家飞梭,但孙永庆为了保密,给小七、猫女购买的都是普通航班,结果一路上小七就成了猫女的苦力,拖着她的三个小矮人,就和她的跟班一个模样。

    好在猫女还算识相,一应通关手续主要由她办理,从弹射机到空间站,再由空间站登上飞梭,饶是小七龙精虎猛,也不禁出了一身汗,怀疑猫女是不是把整个家都塞到箱子里了。

    上了飞梭,总算可以松快一点了,却不料猫女又在他的耳边窃窃私语起来,什么子星流行什么服饰啦,擎天市哪家商场正在打折啦,哪家饭店上了热搜啦,哪种糕点阆苑市没有擎天市做得精致啦……

    等等等等,叫小七听得头昏脑涨,直到飞梭驶出去三、四个小时,经过第一次跃迁之后,猫女的兴奋劲儿才消停了下来,头枕着小七的肩膀,沉沉地睡了过去。

    飞梭里鼾声渐渐弥漫了开来,这是跃迁带来的副作用,小七看看睡得香甜的猫女,想把肩膀腾出来,结果她反而整个身子都趴到了自己身上,一双手紧紧抱着自己的胳膊,贴得更紧了。

    小七只好无奈地伸手从怀里掏出孙永庆给他的资料,就着飞梭里黯淡的灯光,在猫女的严重干扰下,研究了起来。

    这份资料记录了郭先生一个月的行动轨迹以及公开活动时的安保情况,看得出来,郭先生的日常活动还是极有规律的,早晨准时8点从家里出发,到达商盟大厦的时间一般不会超过上午10点。

    他会在大厦里办公大约半个小时,然后会离开大厦见各种各样的人,这些人没有明显的属性,各行各业都有,但还是以商人居多,在这期间,他会和其中的一位共进午餐。

    就餐点也没有什么固定的地方,一般见的人在什么地方,便会就近选择较为高档的饭店。午饭后,如果离商盟大厦少于一个小时的路程,郭先生都会赶回商盟大厦午休。

    倘若距离太远,他便会就近找一家档次比较高的饭店选一个较为高档的房间来休息,这种情况并不常见,一个月里总共只发生了五回。

    总之,午休对郭先生非常重要,他绝不会因为事务繁忙或者什么重要的人放弃自己的午休。

    下午15时,郭先生会准时结束午休,这是通过他在外面住宿的记录判断出来的,他如果是在商盟大厦内午休,一般午休后会在大厦内处理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的公务,然后再次离开大厦。

    下午的时间郭先生多用来浏览擎天市的各处艺术场馆和博物馆,据说郭先生在这上面的造诣颇深,他手下就有一个遍及整个传承星系的艺术团体,叫做“汇经社”。

    这个“汇经社”涉猎门类极多,戏剧、电影、绘画、雕塑、音乐、舞蹈、曲艺、杂耍几乎无所不包,旗下不仅有各类专业的团体,还负责从少儿培训到专业人员的培养等一条龙的教培服务。

    同时,“汇经社”也有专门的机构进行艺术品买卖活动。

    他下午的活动应该都是围绕着自己的生意展开的,一般来说,晚餐他都会和生意上的伙伴或旗下某个重要人物一起享用。

    晚餐后,如有特殊需要,他也会参加一些自己旗下或是生意伙伴举办的演出活动,不过,这样的情况不多,一个月仅出现了两次。

    一般来说,他都会在晚餐后回家,熄灯的时间不会早于午夜零点。

    郭先生每次外出都会带5名保镖,作为日常活动的安保配置,这个级别算比较高了,1位始终紧跟在他身边,3位与他保持5米左右的间隔,还有1人在外围。

    这些保镖无一例外全是变身者,但变身是什么?由于监控期间郭先生没有遭到刺杀,而几位保镖的身份又属秘密,所以无法探知。

    将资料重新塞进贴身的口袋里,小七闭上眼睛,将关于郭先生的情况在脑子里又过了一遍,郭先生的家在一个安保严密的高尚小区,进出都不方便。

    而上午的活动多在私密场所进行,跟踪还可以,动手的话未知因素就太多了。午休时间倒是一个有利的点,不过他在外面午休的次数并不多,地点更是过于随机,不过“比较”两个字值得反复咀嚼。

    商盟大厦不用考虑,就像国兴、瑞晴大厦一样,不准备一支军队,想在那里面杀人,那就叫做异想天开。

    最后就是郭先生的下午时间了,这一块可利用的点比较多,擎天市的艺术场馆虽然不少,但相比于饭店,那可就算屈指可数了,可以通过他的行动轨迹来判断他下一日的去向。

    这件事监控的人已经在做,下半个月的预测准确率达到80%。

    参加演出活动无疑是最有利的点,现场人多且杂,进出便利,唯一的缺陷就是他参加的次数太少,难以预先研判他会参加哪场演出活动,不过也不是一点希望没有。

    当然郭先生上班、回家的路线上有没有机会,还得去现场看一看才能捋出具体的计划。

    计划,必须要有一个完备的计划,杀郭先生这样的人,无论是刺杀前的准备,还是刺杀的过程,亦或是刺杀后的脱身,都必须要有一个完备的计划。

    他还没活够,可不想早早地为了这个总穿着黑大褂的胖子把命给丢了。

    飞梭再次发生轻微地抖动,跃迁又开始了,一阵浓浓的倦意袭了过来,天大地大,睡觉最大,就算有万般事,到了子星再说。小七闭上眼睛,沉沉地睡去。

    飞梭抵达3号星空间站,小七摇醒依旧睡得昏天黑地的猫女,俩人匆匆取了行李,又去搭乘前往3号星的弹射机。

    整个传承星系虽然拥有星球数不胜数,但真正作为人类定居的星球只有12颗,分别是祖星、父星A、B星,以及子星1—9号星。

    其中,传承星系的所有主要组织机构全部集中在子星3号星,所以子星3号星又有整个传承星系首都星的美誉。

    从祖星前往父星或子星,需要履行繁琐的通关手续,因为星际层级的限制,没有明确的目的,祖星人是严禁进入子星的,如果发现有移民倾向的,更是会立刻驱逐。

    当然,所有制度的设立,都是为了有空子可钻,每年祖星、父星偷渡到子星的人依旧络绎不绝,原因很简单,在子星哪怕扫厕所也比在祖星坐办公室挣得多。

    至于赵有为那样,放弃子星移居祖星的,一般都有不为人知的苦衷。大部分普通人依旧视子星为天堂,祖星是地狱,当然像孙永庆、蒋旭这类的非普通人,他们的看法则又不同了。

    空间站里,长长的队列在空间站入境大厅如长蛇般盘曲成无数圈,等候着子星的入境审查,子星的入境审查分两道关,第一关是总审查,核查入境人的相关身份信息。

    有任何犯罪记录或身份信息不明以及难以提供足额存款担保,明显有移民倾向的,都将被拒绝入境。第二道关则是通向子星各星球的,没有明确地入境目的,并被相应星球认可,也会被拒绝入境。

    审核的手续非常繁琐,队列的行进慢极了,虽然身上既背着犯罪记录,身份信息也模糊不清,但小七一点也不担心,他相信对于孙永庆这样的人来说,这些都不过是泥塑的老虎,纯粹的摆设。

    叫他不舒服的,是那些穿着空间站警卫制服的家伙,他们拎着电击器在队列里来回巡视,眼神里充满了毫不掩饰的不屑和敌意。

    就像这些排队的人都是一群想要去子星行窃的小偷,而他们则把守着那钱袋的入口,一不留神,就会让这些小偷钻了空子。

    如果有可能,这些家伙恨不得把所有这些排队的人都扔进外太空去,这样他们看守的钱袋子才不会受到任何威胁。

    小七可没有丁点偷窃子星财富的想法,正相反,子星的人还欠着他一大笔钱,他只是要去子星杀个人而已。

    他很想告诉那些警卫,别特么用那种眼神盯着我,惹火了劳资,劳资可不介意在郭先生以外,再增加一些添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