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极限变身 > 第五十四章:大胡子
    子星的饭菜在小七看来,和祖星没什么两样,如果硬要找些不同出来,那就是做法更繁复,做工更考究。

    在祖星要过一遍油的,在这儿最起码得过2遍,在祖星拇指大的肉丁,到了子星,比小指头还要小上一圈。不禁让小七联想到了青枫县绿荫镇上的农家菜。与子星相比,祖星的食物也都像是农家菜了。

    这倒让小七在子星那貌似坚硬的外壳里面,看出了他骨子里的精细与脆弱。

    吃饱喝足,吴霞问起小七晚上有什么打算,小七也没隐瞒,直接说他准备和梁鸿运晚上去大胡子变身俱乐部,吴霞听了手一拍。

    “巧了,那里我熟悉,晚上姐姐陪你一起过去,VIP八折优惠。”吴霞掏出一张黑色的卡片,显摆似的摇了摇。

    小七一听也乐了,这感情好,真要打起架来,有个女武神助拳,心里笃定多了。

    吴霞又拉着那说话声音细细的女子,偏要她一起陪着去,那女子起初有些不乐意,不过经不住吴霞姐姐长、姐姐短的一通纠缠,也只好勉勉强强地应了。

    饭桌上吴霞介绍过这女子,名字叫做于丽,只说是她一关系特好的姐们,小七也没往心里去,只是感觉在座几人,包括梁鸿运对她都挺尊重的,这时看到吴霞硬拉着于丽去大胡子,心里就有些顾忌。

    吴霞自然以为他们是去玩耍,小七却知道,今晚过去,弄不好就得动手,他在祖星是个什么情况,自己心里明白,能盯上他的,就没有动机单纯的事儿。

    吴霞与他一起共过生死,替他助拳自然没什么心理负担,可把一个毫无关系的女人扯进来,不说打架时牵扯精力,既便出了事情,也不好对吴霞交代,于是赶紧冲吴霞咳了一声。

    “男人婆,于丽姐不想去就不用勉强了吧。”

    “对她,没有勉强,只有用强。”吴霞咋咋呼呼地,揽着于丽的腰,一副咱们女人的事,你们不懂的嚣张劲儿。

    “吴霞,小七去大胡子,是有些私事要处理。”梁鸿运听出了小七的意思,也觉得于丽过去不大合适,在一边帮腔。

    “你们打算去打架?”吴霞站住了脚,有些摸不着头脑地眨巴着眼睛。

    “为什么事情?”于丽也皱着眉头,声音柔柔地开了腔。

    “只是觉得有些古怪,那个什么大胡子从空间站就盯上我了,又去梁子的公司打埋伏,晚上我就是想去弄个明白。不过看那大胡子鬼鬼祟祟的,十有八九要打架,倘若真的打起来,怕伤了于丽姐。”

    小七笑着解释。

    “能伤了我姐?”吴霞像是听了什么大新闻似的笑了起来。“我告诉你小七,我姐一个打你七八个,不带眨眼的,不信你可以试试。”

    小七听了吴霞的话,对于丽还真的起了点忌惮,看着于丽那苗苗条条的身段,变身会是什么?像吴霞说的一个打他七八个,他没打过,自是不会相信。

    不过子星藏龙卧虎,吴霞既然能这么说,只怕这位于丽也是个夜叉级别的,只不过是一个表里不一的夜叉。

    “小霞你别胡说,我哪有那么厉害?”于丽推了一把吴霞,脸上却露出了一种隐晦的不悦神情。“听你这么说,我倒也好奇起来了,去看看也好。”

    小七见于丽居然来劲了,只得住了嘴,不好再说,卓伟、侯晓东两位原本吃了饭还有其他事情的,一听晚上有情况,也全都打电话取消了自己的安排,结果六个人一起奔了大胡子。

    众人乘着梁鸿运的大保姆风驰电挚,不一会儿就到了位于阆苑东路14号的大胡子变身俱乐部,这俱乐部果然气势不凡,大门居然是一左一右,两尊两米多高的男武神与女武神的钢制雕塑。

    就见男武神满脸狰狞,女武神冷面含霜,雕刻的惟妙惟肖,进了大门,是一条长达百米的廊道,廊道两侧用钢铁雕刻着一个个张牙舞爪的变身形象,各个均不相同,加起来不下2百多个。

    小七瞅着这进门的气势,心下暗暗便有些气馁,这变身俱乐部看起来就是一股财大气粗的模样,那盲流似的络腮胡子,怎么看也不像是这里的老板。

    吴霞一马当先拖着于丽抢先进了内厅,内厅极为宽敞,迎面两扇大门,一扇还是那男武神的造型,只是门洞开在胯下,让人不自禁便有些膈应。

    另一边却是女武神的造型,小七看了一眼门洞的位置,也就无话可说了。

    男女武神手里都各拿一把三尖两刃刀,刀刃上刻着明晃晃的“男宾部”、“女宾部”。

    两个小姐姐缩在大厅角落的接待台那里,见着吴霞顿时眉花眼笑起来。

    “霞姐,世雄哥刚好有空,我马上叫他过来。”一个小姐姐冲着吴霞笑道。小七见那吴霞听得小姐姐的话语,脸上竟露出一丝娇羞的神态,不禁大是好奇,也不知那世雄哥究竟是吴霞的什么人。

    好在吴霞倒也知道正事要紧,冲那小姐姐摆摆手,话音倒是柔和了起来。

    “叫世雄等一等,你们老板在吗?我有几个朋友要见他。”

    “额……不知道要见老板的是哪位……先生?”小姐姐见来的人男女都有,正在茫然不知怎么称呼,突然见了于丽,她冲于丽甜甜一笑,瞬间便把先生叫出了口。

    “叫肖广文出来,整天鬼鬼祟祟的,有事光明正大的不好吗?”于丽倒是不客气,听她口气似乎和大胡子的老板很熟的样子。

    “额……好的好的,于姐您稍等。”接待小姐姐似乎有些慌乱,匆匆地打着电话,突然从女宾部那不可言说的门洞里,钻出了一个用绸缎扎着脑袋,迈着袅娜步子、香风扑鼻的身影。

    那身影一见吴霞,立刻就扑了上来。

    “你个死样,怎么说不来就不来了?你看看你,脸上又长痘痘了,这是内分泌失调!每天来这儿调理一下能花几个钱?”

    “我和你说,你用什么化妆品都不如我们这里的幻彩液,你看看你,皮肤也粗糙了,这才多久没来?半个月没到吧?你看看你,就像变了一个人,还有你这头发,啧啧啧……”

    小七一开始还以为出来的是一位小姐姐,结果这位一张嘴,竟是一副公鸭嗓,偏又要做那女人婉转的口吻,顿时让人不自禁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再看这位爷,说着话还不忘用那翘着兰花指的手理一下头上的丝绸头套,顿时让小七才吃下去的晚饭又溢到了嗓子眼。

    “世雄哥?你咋出来了?今天不忙?我一直想来的,临时赶上点事,我知道,心里一直惦着呢……”却见吴霞见了那死人妖,居然露出了一脸小女人的神态,竟不管不顾地和他就在大厅里聊了起来。

    “这……吴霞姐的取向好像有问题啊?”侯晓东一副见了鬼的神情,让小七大是不满。

    “我说,你们天天呆在一起,对男人婆这事情就没有关心一下?”小七看向侯晓东轻声问道。

    “我去,天天打打杀杀的,哪里想到这个?这特么咱们这朋友做的,是够失败的啊。”侯晓东听了小七的指责,也不禁大觉有理,一边的卓伟也是一副惭愧的表情。

    就在这个时候,只见墙上男武神的裆下走出了一个人来,小七见了眼睛一亮,正是他在空间站见着的那个络腮胡子。

    “肖广文,架子越来越大了啊,老朋友来了,也不知道迎接一下。”于丽见了络腮胡子,细细的嗓音就像蒙上了一层寒霜。

    “哎呀,于姐,你来给我打个电话呀,我哪里知道是您大驾光临啊,有罪有罪,认打认罚,认打认罚。”络腮胡子肖广文乐乐呵呵地迎了上来,向于丽陪着罪。

    “知道赔罪就好,这几位,小霞我就不说了,其他人一人给安排个教练,开个房间吧,还有这位,他说你一直盯着他,是不是啊?”于丽指着小七,问向肖广文。

    肖广文看向小七,笑着冲他眨了眨眼睛,转身对着于丽耳朵小声说了几句话,于丽一听,原本淡然的神情,竟瞬间变了几分,紧接着,大胡子肖广文又呵呵大笑了起来。

    “既然今天大家来了大胡子,就是给大胡子面子,各位在接待台挑一个教练,开一个修炼室,今晚所有消费全免。这位小七先生,既然对我的邀请感兴趣,不妨和我去办公室一趟,咱们好好聊聊。”

    肖广文笑呵呵地说道。

    “那什么,小七和你去了办公室,你要对付他怎么办?先把事情在这里说清楚了我们再走。”

    却不料正和她那世雄哥聊得热火的吴霞跳了起来,小七不禁心中感动,这男人婆果然够意思,不是个见色忘友的!

    “小霞,没事的,和他去聊聊,对七哥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于丽在一边劝道。

    “还能挑女教练!”却听梁鸿运在接待台那儿一嗓子叫了起来,侯晓东,卓伟立刻就蹿了过去,小七不禁连连摇头,这都特么一帮什么朋友,一个女教练就把哥们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这样啊,那七哥,你放心和大胡子进去,出了事,姐姐管保叫他这变身俱乐部在擎天市开不下去。”

    还是吴霞不错,没忘了她的七哥。

    “你那么凶干嘛?你看,痘痘都充血了!开不下去,叫你世雄哥喝西北风啊?”肖广文还没说话,她那世雄哥首先不乐意了。

    “我就是这么一说,你当什么真啊?再者说了,我还能让你没饭吃吗?说的那么可怜。”吴霞居然娇嗔地扭了扭她那小蛮腰。

    “你还管我?你瞧瞧你那小脸蛋,自己都管不好,还来管别人,快和哥进去,哥先替你松松骨。”说着话,吴霞和她那世雄哥直接就从女武神的胯下进了女宾部。

    这边三个爷们还在那里挑三拣四,小七叹了口气,看了看墙上那威严瞅着自己的男武神,对自己当真要从他裆下进去,实在是有些拿不定主意。

    “咱们大胡子有个变身箴言,所谓不识耻与辱,难上更高层,所有真正的高手,都得经历艰难困苦,方才能玉汝于成。”

    “倘若连一点小小的胯下之辱都受不了,如何能担当大任,更何况这可是一位武神呢。”

    肖广文看出小七对走那男武神的胯下通道,心里有些膈应,当即笑吟吟地眼含深意对小七说道。

    听了肖广文的解释,小七点了点头,也觉他说的有理,特么的自己在国兴公司当奴隶,不也是受那耻与辱吗?这样一想,便觉得走这大门也不是什么不能忍受之事了。

    只是心下还是有些狐疑,这大胡子做生意,让客人首先就来受这胯下之辱,生意能做得下去?却不料转眼只见梁鸿运、侯晓东、卓伟兴致勃勃地从男武神裆下钻了进去,竟是半点也没有在意。

    看来,这大胡子变身俱乐部定是有那让天下英雄竞折腰的手段,倒是自己矫情了,小七赧然一笑,冲那肖广文点了点头,昂首阔步随他从那男武神的胯下钻了过去。

    于丽一个人留在空荡荡的大厅里,看着二人离开的背影,神情变幻,也不知在那里想些什么。

    进了门洞,里面并立着两台电梯,肖广文领着小七进了一台电梯,随手按了一个3,小七注意到这电梯地上只有3层,地下倒是有6层之多,看来地上应该是办公区,训练室都集中在地下。

    到了3层,肖广文领着小七从电梯里出来,沿着一条走廊走去,小七恍然发现,这条走廊竟是一条连接不远处一幢大厦的空中回廊,两人走了好几百米,才进入了大厦,小七警觉地停下了步子。

    “这好像不是去你的办公室吧?”

    “你到了便知道,相信我,叫你来我们没有半点恶意。”肖广文神秘地对小七笑道。

    看了看夜色里黑暗幽静的大厦,小七暗忖,既然进来了也容不得他退缩,大不了拼了便是,自己倒也不是泥捏的风一吹就散了的货色。

    他倒要看一看这肖广文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这般想着,他也冲肖广文笑了笑,做了个请的手势,随着他向大厦深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