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极限变身 > 第八十五章:三角
    这是一次惨重的打击,一万名变身战士命丧太空,国兴公司的下一次交货被无限期延长,最起码年内国兴公司是无法走出利润、产值双双下沉的阴影了。

    而国兴公司的反击竟莫名其妙地铩羽而归,计划很周到,派出了3名杀手,然而却没有一点消息传回来。

    小七刚刚恢复就被孙永庆招呼着参加了一次防卫系统的特别会议,主要讨论的就是变身战士出事的问题。

    “瑞晴有了一种新的变身体,估计还不能大规模生产,但是肯定有小部分人已经接受了改造,我相信那个杜瑞卿应该接受了,否则不可能我们3个人解决不了对方一个人。”小七说道。

    “什么样的变身体?”孙永庆瞪大了眼睛,防卫系统的其他人也屏住了呼吸,这种力量的对比堪称颠覆性的,如果小七说的属实,国兴不啻已经面临着生死之危。

    “像螃蟹和蜘蛛的混合体,本体的物理抗性非常强,只能通过化学手段进行破坏,有八个节肢,像螃蟹或蜘蛛的八条腿,非常锋利,几乎能突破任何防御。”

    “唯一的缺点是和乌龟一样,翻过身后无法自行翻转,比较笨拙,腹部脆弱,但也是相对而言。没有变身技能,对变身技能的抗性也不强,但是他的攻防两方面都很突出,完全可以弥补这些缺陷。”

    小七简单介绍了一下蟹蛛怪的特点,与会人员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现在还有什么办法?”孙永庆看向小七。

    “如果国兴短期拿不出来相应的变身体,那就只有一个办法,绑架瑞晴的变身体研究专家,一般的研究员还不行,必须是能够完全掌握这种改造技术的专家。”小七平淡地说道。

    “嗯,首先确定目标,元平,这件事你去做,廖强,针对小七说的这些特点,你们要有针对性的研究一些办法,防止行动的时候遇到这样的变身体。”

    “杨溢、锦堂,这段时间你们要加大对公司人员的排查,如果被这种变身体混进了公司,后果不堪设想。”孙永庆急忙做了布置。

    “小七,你刚刚恢复,抓好防卫组的工作以外,多去林家乐那里接受恢复性的治疗,你和这帮蟹蛛怪交过手,可能到时候还需要你出面解决。”孙永庆看向小七,小七默默点了点头。

    方晋回到中央大厅,将蒋旭的回复传给云晖人。

    瑞晴同意云晖人来瑞晴公司,同时瑞晴公司也会派人前往云晖贸易。方晋知道,前往云晖贸易的人会是商盟排遣,他深刻地意识到瑞晴公司与商盟的关系已经密切到了一定程度。

    这种关系发展下去,国兴的衰亡几乎是注定的,难道商盟将会改变对国兴和瑞晴的态度?可是若不改变,一旦与瑞晴发生矛盾,商盟又将如何掌控瑞晴?

    不用说也知道,与云晖人的交流有多么的敏感,商盟就放心彻底的交给瑞晴?方晋眼神闪烁,像是看见了未来的一丝影子。

    蒋旭风尘仆仆地赶到子星3号星,梅丽的父亲梅若梧选择见面的地点是在传承星系中央自然博物馆,蒋旭觉得这种见面地点倒是新奇,但是却也不敢有丝毫怠慢,他携带着从祖星搜罗来的一斤上好的茶叶,按照约定的时间赶了过去。

    传承星系中央自然博物馆位于擎天市的博物馆区,由于是人类有意识开发的星球,有规划建设的城市,所以擎天市的各种设施都有一种集中的特点。

    要游览博物馆,去博物馆区就好,什么样的博物馆都有。

    自然博物馆位于整个博物馆区的最中央,随着传承人类对星系的开发越来越深入,科技进步越来越发达,人类反而对于自然有了异乎寻常的重视,他们越来越体会到人类与自然的那种微妙的共生关系。

    自然博物馆钢结构的外观仿佛是一株苍劲有力的参天大树,树下是一圈没有遮挡的大门,在细雨微凉的天气里,大门里透出橘黄色的光芒,让人不自禁地心生向往。

    走进博物馆,迎面就是一副巨大的恐龙骨骼,非常奇怪的事情,几乎每一个人类开发的星球,历史上总有那么一个时期,这种庞然大物统治着整个星球。

    但是当人类踏足的时候,这种生物就像是有意回避似的,无一不是早早告别了星球的舞台,成了生物考古的素材,只能通过化石讲述着它们曾经的辉煌。

    单细胞生物,多细胞生物,厌氧生物、嗜氧生物,厌光生物、嗜光生物,蕨类、裸子类、孢子类,哺乳类、爬行类……

    在自然博物馆,你会对生物的多样性由衷地赞叹,为人类在这个星系不曾孤独而深深地庆幸。

    当然作为生物科技企业的老板,看着这些东西,感觉又自不同,蒋旭猜测,这大概就是梅若梧要在这里见自己的原因吧。

    在自然博物馆的三楼,蒋旭见着了梅若梧,他几乎一眼就认出了这个人,梅丽和自己的父亲很像,有一种隐晦的睿智,似乎他们是不可捉摸的,总会在逻辑的缝隙间叫人措手不及。

    梅若梧冲他礼貌地点了点头,依然兴致勃勃地观赏着,蒋旭见他是真的对博物馆的展品感兴趣,便也不好破坏气氛,只能在他身边亦步亦趋地陪着他参观。

    走完了整整五层的自然博物馆,已经过了饭点,梅若梧乘电梯来到楼下,走进了依旧飘着细雨的博物馆前的草坪。

    看见一条钢制的长椅已经被雨水淋湿了,梅若梧若无其事地走了过去,从口袋里掏出一条大号的手绢铺在长椅上,然后直接坐了下去。

    他拍了拍身边的长椅,示意蒋旭坐下,蒋旭看了看自己一身笔挺的西服,尴尬地摇了摇头,将一直拎着的茶叶递了过去。

    “嚯,云间雾芯,好东西,这一斤怕是不便宜吧?”梅若梧接过茶叶看了眼问道。

    蒋旭微微一笑,并未说话,就这一斤茶叶花了他七位数,关键钱还不是最主要的,这东西每年只产那么一点点,托的关系、人情比钱金贵多了。

    梅若梧把茶叶就手放在一边的长椅上,任凭细雨不停打着它的包装袋,看得蒋旭有些心疼,想提醒他茶叶一旦受潮味道就变了,张了几下口,还是忍了下去。

    “尝尝?”梅若梧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用袋子细细包着的馒头递给蒋旭,差点把蒋旭的眼珠子瞪了出来,堂堂商盟副理事长,中午就用这馒头果腹?

    “梅先生,这附近就有不错的餐厅,我请你……”蒋旭说道。

    摇了摇头,梅若梧把袋子小心打开,露出馒头的一端,接着轻轻地咬了一口,细细地嚼着。

    “餐厅就不去了,年纪大了,还是吃自己家里的东西比较顺口,这馒头是我老伴蒸的,吃了几十年,越吃越喜欢,你说怪不怪?”梅若梧微笑着。“这馒头我在外面根本吃不着,不用喝水,绝对不会噎。”

    “里面夹了老伴做的卤肉,整个传承星系也是独一份,不塞牙,入口即化,我经常惋惜,这样的馒头,这样的卤肉,除了我,这世上只有梅丽能吃到,真是可惜了啊。”

    看着梅若梧一边吃一边说,蒋旭突然有些后悔起来,早知道应该把馒头接过来尝尝的,不过这老头说什么只有他和梅丽吃得到,倒是太武断了,只要梅丽嫁给自己,自己不是也能名正言顺地吃了?

    “看了自然博物馆,有什么感受?”谈完了馒头,梅若梧话锋一转,问向蒋旭。

    “感受很深,觉得我们做这行,真的还有许多秘密没有解开,在很多方面还有大展拳脚的机会,生物科技只是才刚刚起步而已。”蒋旭回答。

    梅若梧“噗嗤”一笑,摇了摇头。

    “我又不是做生物的,你和我说行业前景岂不是对牛弹琴?”

    梅若梧咬了一口馒头细细地嚼着吞下,方才接着说了起来。

    “我看这自然博物馆只看出了一样东西,任何生物都有天敌,再强大的生物总有管着它的东西,你说是不是?”老人说着话,两眼神采奕奕地盯着蒋旭。

    蒋旭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只能跟着点了点头。

    “瑞晴买下了彗星的技术,即将与云晖人交易,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梅若梧接着问道。

    蒋旭有点猜到老人的意思,心里突然有点苦涩,但依旧神情不动,听着梅若梧继续往下说。

    “瑞晴会成为一个掠食者,会成为一个我刚刚说的那种其他生物的天敌,你可不要急着高兴,这并不是什么好事情,记住,掠食者越往上去,数量越少。”梅若梧的笑容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

    “对你们这种人,或者说这种公司我很了解,一有机会总是想着掠食,如果你是在向你的同类发起挑战,就像雄狮为了交配权挑战其他雄狮,那没问题,那是勇气,值得肯定……”

    “但是,如果你是在向你的下一级生物炫耀你的爪牙,那你就大错特错了,你要记住,是谁让你拥有这些爪牙的。”

    “你也不要忘了,你的上面还有其他掠食者,只因为他们遵守着自己的规矩,你才能站在这里和我聊天。”

    “去吧,你是一个雄心勃勃的年轻人,在祖星,只要你恪守规矩,你还有一段漫长的好日子可以过,不要以为你与商盟的联系紧密了就可以为所欲为。”老人低头看了看手里的馒头。

    蒋旭缓缓走开,只觉得心里的愤怒一点一点的燃烧起来,把自己从祖星像条狗一样的叫来,就为了教训这么几句?特么的这算什么?如果为你们联系云晖人一点好处都没有,他蒋旭是闲得无聊了?

    看来这老头子是知道了自己和梅丽的事情,在这儿给自己下马威呢,哼!只要拿住了你女儿,再看你怎么神气去。

    他这样想着,从衣服里掏出电话,急急地拨了出去。

    国兴大厦六楼,林家乐的办公室,小七坐在那里,将他从工盟精英会那儿听来的东西,统统说给了林家乐。

    “诺,就是这么个情况,我感觉,我这次是因为突破了感应极限,又进行了一次极限变身,后遗症是五感消失,真是挺可怕的。”小七说起来依旧心有余悸。

    林家乐皱着眉头听完了小七所说,沉吟了半晌。

    “我觉得,就是你接触的那个工盟的组织,好像对极限变身也不是很了解的样子。”林家乐道。

    “唔?你怎么这么看?”小七惊讶地看向林家乐,他觉得当初赵洪涛和他说的挺全面的。

    “干我们这一行,遇到一个问题,首先要问为什么会发生,也就是原因,然后就是怎么发生的,这就是过程,最后是发生的后果,也就是结果,你想想,工盟关于极限变身告诉了你什么?”

    “为什么会极限变身?没有,我们权且可以解释为是你的天赋异禀,有机会突破10级天花板,但是怎么发生,说的也很模糊,他们是总结了几个极限,可怎么才能达到这些极限?还是依赖于巧合……”

    “最后是结果,这个结果等于没有结果,按部就班的修炼,达到10级以上,这难道就是真正意义所在吗?那极限变身出现的意义又在哪儿呢?”林家乐把问题一股脑儿地抛了出来。

    小七都听傻了,自己的极限变身居然还有这么多弯弯绕呢?不过说的也是啊,就说那个蟹蛛怪,自己9级居然都防不住它一下子,升级的意义其实并不大嘛。

    还是自己的极限变身厉害,一变身,什么牛鬼蛇神,全部一扫光!

    “额……那个,你不是说一直在研究怎么把我那极限变身唤出来吗?要不,你在我身上试验试验?我现在可也是9级了,应该扛得住吧?”小七听林家乐说的热闹,不禁又有些相信林家乐了。

    “这个嘛……”林家乐犹豫了一下。“其实你刚刚说的话提醒了我,精英会说同样的极限不可能重复出现变身,那也就意味着我们没法进行重复性的试验……”

    “嗐,想那么多干什么?我相信你还不就成了?怎么试你拿主意,我全力配合,现在活着不易,能唤出极限变身,也算是多一条保命的手段了。”小七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