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极限变身 > 第八十七章:霸王龙
    顺利结束了与军盟的谈判,小七和栾维回到了阆苑市。

    国兴在军盟有自己的关系,毕竟营养液的生意做了多年,让出运输权又是送钱给军盟,老实说,在小七进入国兴所接的所有任务里,唯有这个最轻松了。

    一离开弹射机,小七就接到萧芸的电话,晚上去她家吃饭,他本待客气客气,毕竟自己说了邀请对方吃饭的,可犹豫了一下,还是默认了,萧芸的话里显然有事情要和自己商量。

    和栾维打了个招呼,小七就叫了辆出租直奔萧芸家所在的信息产业园,如今小七可是孙永庆身边的红人,栾维没有多说什么,笑着与他分手之后就上了公司的车,他还需要去向孙永庆汇报。

    晚饭照例萧满意不在家,萧芸一个人在厨房忙碌,小七倒了杯果汁站在厨房边,靠着门框和萧芸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闲天。

    很奇怪,萧芸总喜欢自己做东西给小七吃,什么稀粥啦,煲汤啦,卤牛肉啦,上次小七在萧芸家避难,萧芸也是拿着一本菜谱,规规矩矩一餐要做上七八个菜,说实话,小七不是很爱吃。

    萧芸就不是那种做家务的料,除了为他小七做吃的,平时恐怕连厨房的门边也不会去碰,这既让小七有些受宠若惊,又让他有些尴尬。

    看着萧芸用天平认真称量着每一种作料的分量,小七终于忍不住了,他走进厨房,将果汁搁在一边的台子上。

    “还是我来吧,哪有连放盐都要称出分量来的?”小七笑道。

    “不,我告诉你,这本菜谱特别好,放多少盐,放多少糖,都有明确的计量,不像上次我买的那本,什么适量啊,什么少许啊,根本就摸不着头脑。”萧芸戴了副眼镜在脸上,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感。

    “做菜就是这样喽,众口难调,喜欢味道重的,自然作料就得多放一点,喜欢清淡的,作料就少放一些,哪里有一定之规嘛。”小七说着禁不住笑了起来。

    “怎么可能?总归有一个最佳的量吧,就像极点刺激,电流只能在一定的范围内,低了没用,高了会有痛感……”一说起这个来,萧芸那学究的毛病就出来了。

    小七听她说的振振有词,一时也想不到用什么反驳,而且看她护犊子一样,霸着灶台不让开,只得又拿起果汁躲到一边。

    “我烧菜是和我妈学的,我妈就没那么些讲究,她说烧菜凭的就是一感觉,譬如天太热,她就会多放一把盐,让菜咸一点,炖肘子,她就不放盐或者放很少的盐……”小七絮絮地说着。

    “我妈去世得早,当时在医院里,她拉着我的手,遗憾没有教会我做菜。我当时还不懂事,就说做菜多简单的事儿,哪里要教的,脑子里过一遍就会了。”

    “后来我挺后悔的,当时我如果坚持要她教,也许她就不会……当天晚上我妈就走了,兴许她觉得我这女儿太能干,所以就放心了……”萧芸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低着头看着锅台。

    “我妈说,喜欢一个人,就要让他爱上你做的菜,他只要爱上了,一辈子就不会离开你,我爸就喜欢……哎呀,都怪你……”萧芸小声地惊叫一声,又忙碌了起来。

    听着萧芸说的话,小七突然觉得鼻子有些酸酸的。

    “那个……当年我在主战场救你,你真的别往心里去,那种事换了别人,一样会救你。你还年轻,家庭也不错,你应该找一个天天能把你捧在手心里的男人……”小七鬼使神差干巴巴地说道。

    少女有的时候就是那样,看了一场演唱会就爱上某个歌手,看了一幅照片就会爱上照片里摆拍的模特,看了一个伤感的故事,就会爱上那倒霉的男主人公。

    有的时候那种感觉其实就像美丽的泡沫,在阳光下散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芒,可很快就会破碎,看泡沫的人和泡沫本身都经不起折腾,而经得起折腾才是感情的真谛。

    萧芸突然停下了动作,扭头看着小七,小七被她看得有些莫名其妙,他低头瞅了瞅自己穿的衣服,挺好,这趟去子星来回都没变身,衣服妥帖,没有破烂的地方。

    “你跟我来。”突然萧芸走到小七身边,不由分说便将他扯去楼上,小七懵懂地跟在后面。

    到了楼上萧芸的卧室门边,她用力一推,房门开了,萧芸转脸看向小七。

    “我以为你不是个君子,没想到你君子得很,在我家住了几天,到处都打扫,就不进我的房间,我以为你会进来的,你为什么不进来?难道我一点女人的魅力都没有?你连偷窥一下都不愿意吗?”

    萧芸的语气突然激烈起来,小七顿时便有些心慌。

    “那个……,你爸的房间我也没进去,卧室那个隐私……”小七结结巴巴地说着,被萧芸用力推到门前。

    他的眼睛顿时吃惊地瞪大了,这是怎样的一个卧室啊,到处摆满了各种霸王龙的玩偶,有塑料的、有木制的、还有金属的,最大的一个是只霸王龙形象的抱枕,足有一米多长,搁在床上。

    “我每天晚上不抱着这个根本睡不着觉。”萧芸走进房间,抱起了那个霸王龙的抱枕。“霸王龙,我闹下病了你知不知道?你把我救了,然后就忘记了一切,可从那时起,我就忘不了你了!”

    “你知不知道,为了找到你我花了多少时间?可是你……如果你不喜欢我,你就在这儿明明白白地告诉我,我爱了你20多年,我今年已经35岁了,不再是当年的小姑娘,你说,我受得住。”

    萧芸紧紧盯着小七,目光灼热的几乎要把他烧着了。

    “额……”小七看着萧芸,他突然意识到自己遇上了每个男人都梦寐以求的事情,自己被一个大美女惦记上了,而且还惦记了许多年,这算什么?对自己这一连串遭遇的报答?

    他看着萧芸激动的脸庞,根本说不出话来,虽然已经三十多岁,但萧芸依旧很年轻,不仅漂亮更充满魅力,要他说不喜欢,那纯粹就是违心的话。

    可这样的现实又叫他难以接受,被命运打击的太多,他根本不习惯这种命运的眷顾,总觉得那背后有什么危险在等着自己。

    看着小七复杂的眼神,萧芸的目光渐渐地冷了下来,她理了一下头发,放下了手中霸王龙抱枕。

    “你不用说,我明白了。”萧芸惨然一笑。

    “你不明白……”小七知道她误会了,赶紧解释。

    “你不用再说了,很烦哎!”萧芸突然瞪了一眼小七,想推开他出去,当她的手碰到小七胸膛的时候,小七的脑子猛地炸开了,萧芸在向自己表白,尽管他觉得自己配不上对方,但是……管他呢!

    小七一把搂住萧芸,双唇狠狠地印在了萧芸的唇上,萧芸像受惊的鸟儿在他的怀里扑腾着,但很快就停了下来,热情地迎合着他,小七能感觉到她的慌乱和笨拙。

    萧芸的身体很快就软了下来,两人栽倒在萧芸的床上,小七只感到霸王龙的抱枕硌得慌,用力一扯,将那抱枕扔在了床下。

    “霸王龙、霸王龙……”萧芸紧紧地闭着眼睛,双手死死抱着小七,嘴里喃喃地念叨着,小七突然抬起了头,惊疑地眨巴着眼睛。

    “什么味道?”小七问道。

    感觉到小七停止了动作,萧芸也松开了手,她睁开眼狐疑地看着小七,突然间她的眼睛迅速瞪大了。

    “哎呀!我的油焖大虾!”萧芸惊叫一声,从床上跳了起来,往楼下跑去。

    “小心点,别烫着。”小七也爬起身,追着萧芸冲了下去。

    “会谈很顺利,军盟对我们的要求基本上都同意了,只是催促我们尽快发货。”栾维对孙永庆说道。

    孙永庆点了点头,突然神情古怪地看向栾维。

    “小七去了萧芸家?”孙永庆问道。

    “我不太清楚,他说有人请他吃饭。”对孙永庆改变话题,栾维有些摸不着头脑。

    “真羡慕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孙永庆呵呵地笑了起来,冲栾维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出去了。

    孙永庆走向窗边,看着夜色下的阆苑市,突然用力扩展着胸部,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禁不住又是一笑,看来以后得习惯自己一个人去31楼了。

    这种事怎么像抚养自己的孩子?你看着他牙牙学语,看着他依赖自己,看着他渐渐长大,看着他慢慢离开。

    “离开”两个字出现在孙永庆的脑海,他不禁身子一颤,扶着胸口停下了脚步。那是一种痛彻心脾的感觉,但是这就是生活。孙永庆咬紧了牙关,一步步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

    “具体的计划是这样,由于祖志明是瑞晴变身枪手的首席专家,比高怀月还重要,所以我们的目标就是祖志明,祖志明家在瑞晴福苑,是瑞晴公司为下属员工特别建设的住宅小区,保安相对严密。”

    “他每天的行动基本上就是单位到家里,每天晚上饭后会在小区里散步,如果要绑架他,只能想办法在路上动手,在小区、在公司风险都很大。”小七缓缓说道。

    经过国兴整个防卫系统的紧急运作,瑞晴的绑架目标已经确定,接下来就要进入行动的具体实施环节。

    “祖志明的防卫力量怎么样?”金锦棠问道。

    “他的保镖原来是三个,现在增加到了五个,每天上下班都会随车,有没有蟹蛛怪还不清楚。”林元平说道。

    “所以,我们同时会采取第二项行动,那就是刺杀蒋旭。尽最大可能拉动瑞晴的防卫力量。”小七说道。

    “蒋旭现在基本都龟缩在瑞晴大厦里面,想动他,很难啊!”廖强皱着眉,不停地摇头。

    “诸位,大家都知道现在国兴面临的局势,可以说是危如累卵,所以说,这是一次被迫采取的行动,会有很大的风险和牺牲。”

    “但是,我们不得不去做,去做了,我们还有一线翻盘的机会,不去做,国兴就等死吧。这次国兴所有的变身战士全部用上,所有防卫系统人员全部参加,不够的尽管从分公司调。”

    孙永庆面色严峻地看向在座诸人,斩钉截铁地说道。

    “这是一场生死之战,只能成功,不许失败!”

    感受到公司紧张气氛的孙正好,在下午特意跑去了小七在9楼的办公室。

    “小七,公司是不是有什么大行动?”孙正好关上门问道。

    小七点了点头。因为宏图分公司的事情,小七与孙正好现在也等于是在一条船上,所以没有瞒着的必要。

    “真的已经到了那么严峻的关头?还是说老头子又在发疯?”孙正好对孙永庆的动机深表怀疑。

    “不是发疯,你应该知道我们在宏图国遇见了什么?我们怀疑瑞晴已经掌握了远远超过我们的变身枪手技术,不尽快赶上去,国兴会很麻烦?”小七摇了摇头,向孙正好解释。

    “可是,这边一旦出了问题,宏图那边怎么办?”孙正好急忙问道。

    “影响不了那边,瑞晴和国兴老对手了,谁打谁都很正常,蒋旭还想不到宏图国去,就算能想到,他的手也还没有那么长。”小七自信地说。

    “可是,我听宏图国那边传回来的消息,好像又有一些不速之客去了那边。”孙正好语气严肃地说道。

    “真的?分公司那边有没有进行监控?”小七眼睛一亮。

    “监控着呢,这也是我找你的原因,这帮家伙真是难缠,究竟有什么目的?怎么总是阴魂不散的?”孙正好皱着眉头。

    “只要监控着就好,这件事交给我了。”小七说着话,微微一笑。

    交易星,中央大厅里挤满了人,云晖人与传承人相互对峙着,梅若梧站在传承人这边的前列,而手杵一根带着琥珀球顶手杖的云晖高级执行者站在云晖人的前列。

    一个被黑色斗篷从上到下遮掩得严严实实的云晖人,从高级执行者的后面走了出来,与之相对的,一个全身蒙在白色斗篷里的传承人也从梅若梧的身后走出。

    方晋在人群中紧张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幕,他知道这样的活动对整个传承星系来说,都极不寻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