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城。

    一处富丽堂皇的酒店内。

    杨程和胡三奎开车到了酒店之内,把车停下之后,胡三奎立刻恭敬的说道,“主人,我们现在就要行动了吗?”

    “暂时不用,明早,你给我准备一些纸钱,我要去祭拜一下父亲!”

    杨程深吸了一口气,十五年了,从他被逐出杨家开始,他就没有去杨家祖坟祭拜过,这一次找卢家讨要说法,势必会引起杨家主意,杨程不想回归杨家,所以先打算祭拜自己的父亲!

    “好!”

    等胡三奎把周围安排好,杨程就朝着房间走去。

    而就在杨程和胡三奎踏入房间的时候,在唐忠书的书房内,他的手机突然发出滴滴的响声,唐忠书拿过手机,看了看短信之后,顿时内心猛然一颤,惊骇的说道,“小少爷回省城了?”

    此刻的唐忠书立刻从书桌上,把衣服拿了过来,立刻让人备车,急速的朝着杨程所在的大酒店赶去。

    等到了楼下之后,唐忠书有些犹豫起来了,毕竟他这属于调查杨程的行踪了,他狠狠咬牙,最后还是硬着头皮给杨程打电话。

    而此刻的杨程刚刚洗完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杨程看了看号码,竟然是唐忠书打来的!

    杨程顿时皱了皱眉头,暗道,“唐老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难道杨家发生了什么事情?”

    说话之间,杨程立刻接通,低声的问道,“唐老,这么晚了,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那个,小少爷,您,是不是在省城?”

    唐忠书犹豫了一下,立刻恭敬的说道。

    杨程听完唐忠书这话,整个神色瞬间变了,冰冷的说道,“唐老,你派人调查我?你可知道,调查我的行踪,那可是触犯军纪的!”

    杨程这声音落下之后,唐忠书顿时吓得哆嗦,他颤抖的说道,“没有,没有,小少爷,你误会了,我是让我手下留意了胡三奎的行踪,我怕您安排他来我们省城办事,就想着,如果他来了,我就可以通过他,帮少爷办点事情!”

    “老爷子知道我回来吗?”

    杨程脸色冰冷,低声的说道。

    “小少爷,我还没有通告老爷!”

    唐忠书恭敬的说道。

    “好,你现在应该在楼下吧,上来吧!”

    杨程脸色平静,低声的说道。

    “是!”

    唐忠书这才松了一口气,毕竟如今的杨程已经今非昔比了,帝国战神,那可不是杨家能得罪的。

    等唐忠书敲门进来之后,杨程这才冷冷的说道,“唐老,下不为例!”

    “是,是!”

    唐忠书急忙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然后低声的问道,“不知道,小少爷,这一次回省城,是准备回杨家,还是其他的事情,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了,我的一些个人小事,还有,明早,我会去一趟杨家祖坟,祭奠一下父亲,此事我不希望任何人知道,包括老爷子!”

    杨程低声的说道。

    “是,小少爷,我明白,我希望明天可以让我陪同小少爷一起去!”

    唐忠书恭敬的说道。

    杨程朝着唐忠书看了看,点了点头,唐忠书也不敢逗留,立刻匆匆的离开了。

    翌日清晨。

    当第一缕阳光照射在省城,整个省城陷入了忙碌之中,街道之上,车水马龙,一片繁华景象。

    而距离省城市中心二十里的山峰上,山下有专门人看守着,杨程和胡三奎的车缓缓的开了过来,结果车子刚刚到这里,立刻就被人给拦下来了。

    “这里是杨家祖坟所在,闲杂人等,速速离开,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其中一个杨家仆人冰冷的说道。

    “我是唐忠书!”

    唐忠书摇下窗户朝着外面望去,低声的说道。

    “唐老,唐老,您怎么来了,对不起,我看这车牌号不是我们省城的,还以为……”

    这些保安还准备解释什么,就被唐忠书摆了摆手,那保安根本不敢说什么,径直的把车放行了。

    等杨程到了墓碑前,立刻开始祭拜起来了。

    而省城的另外一处庄园之内。

    一个中年男人洗漱干净之后,缓缓的从楼上下来,而旁边一个管家急忙恭敬的说道,“卢三爷,刚刚接到卢管家的通知,老爷子最近要准备开个茶话会,让卢家的人都过去!”

    “哦,还有这事情,你立刻打电话通知卢明伟,让他赶紧回来,老爷子就爱这个,可不能耽搁了,让他准备准备,要在茶话会上表现出彩!”

    卢浩山顿时紧张起来了,低声的说道。

    虽然这是卢家的茶话会,但是卢浩山知道,这是卢家老爷子考察后代的方式,而且茶话会上,卢老爷子还会邀请一些卢家的朋友过来,顺便指点一下卢家子嗣,同时也巩固一下卢家的人脉!

    而且每一次卢家开的茶话会都不固定,有时候几个月才一次,有时候一个月两次!

    “那个,我已经打电话给少爷了,但是少爷那边电话没有接通啊!”

    卢浩山身边的人无奈的说道。

    而卢浩山的妻子徐红也下了楼,朝着卢浩山说,“老公,怎么了?”

    “老爷子要举办茶话会,明伟跟张兆丰去江城办一些事情,还没有回来,现在电话没有打通!”

    卢浩山低声的说道。

    “这多大的事情啊,打电话给张大师,既然张大师跟过去了,让张大师通知就好了!”

    徐红顿时微笑的说道。

    “对,你打电话给张兆丰,让他通知少爷!”

    卢浩山朝着自己身边的人,低声的说道。

    “那个,张大师的电话也没有人接通啊!”

    卢浩山旁边的人无奈的说道。

    “怎么可能?那张大师的弟子们呢?你打电话问了吗?”卢浩山顿时惊讶的问道。

    “卢三爷,都没有人接啊,我已经打了十几个电话了!”

    卢浩山身边的管家低声的说道。

    “什么?”

    卢浩山听完这话,整个身躯猛然一颤,他立刻就喊道,“快,速速给我去江城,查一查,到底是怎么回事?”